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索取第八章

第八章:说破


夜晚凉风习习,周围黑漆漆,左南看着纪风侠去找庄周,酣然入梦,脱下自己的外衣盖在他的身上,心里觉得欢喜,他喜欢和恋人待在一起的宁静。


回到家,他将左南抱起来觉得十分吃力,还是一步一个脚印上了楼梯,来到了房间里,为他脱去外衣,换上睡衣,趁机感受了一下抚摸的快感,又觉得乘人之危不行,立刻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像是做贼心虚,纪风侠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很厉害,已经不能和左南单独相处了,他喃喃自语:“小南子怎么睡的这么熟,还不醒,害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他相处了。”


他蹲下身,仔细思考了一会,然后把其它房间的被子床单抱过来,随意的铺了铺就在门口睡下了。


纪风侠觉得这样就像守护者,而他在门口守着他的心爱之人。


纪风侠一走,左南就睁开眼睛了,他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个家伙让他不再喜欢他,毕竟他是确确实实不喜欢男性,一样的身体,究竟有什么意思?说是做兄弟吧,他还能够接受,可那家伙偏偏对他怀有不正常的感情,现在年纪小一些,还挺正常,不会做太出格的事情,以后可就不一定了。


自从纪风侠缠着左南之后,左南就特地上网了解了一下同性恋,他只觉得十分恶心,两个人抱在一起亲啊,做啊,简直违背自然规律,他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骗也骗了,还要他怎么样,纠结之中,左南找不到好的方法,想着自己要不要试着变成另外一个人,换一种性格和做法,说不定他就不喜欢他了。


第二天,左南开始玩起了冷暴力,对纪风侠不管不顾不问不说,整个人闷闷的,虽然他想尽可能做到自然,在纪风侠抱起他的时候,左南的身体不自觉的发颤,被纪风侠视为最好的回应。


两个人一整天都是纪风侠一个人唱独角戏,左南佯装冷漠,可是纪风侠就像是爱上了这场游戏,他干脆的扑倒左南,对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纪风侠对左南说:“小南子,这个游戏挺有趣的,你就这样,一句话都不要说,让我做就好了。”他说完就开始上下其手,左南尝试尽量忽略还是忍不住身体的异样感,将纪风侠狠狠推开,他刚想破口大骂,又安静了下来,纪风侠从背后环住他,一边翻着书,一边讲述,还挺快乐。


“小南子,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假如世界上有名为‘左南’的香水,我一定会全部买下来。“说着又狠劲嗅了嗅,让左南恶寒,他站起身特别想踹纪风侠一脚,又忍住了,纪风侠只觉得好笑,对左南说:“今天是什么日子,小南子你这么好,这么乖巧,以后也天天这样就好了,做我的贤妻良母。”


左南刚要开口又忍住了,他把纪风侠的作业从他的书包里面翻出来,然后全部撕了,纪风侠就这么看着笑出了声。


“小南子真会为夫君着想,这样一来我就不用写作业了。”后来无论左南做什么,纪风侠都津津乐道的看着,还为他加油打气:“这样毁掉最好,我正好换新的。”


“小南子好酷,能这么近距离的观赏你平时看不到的一面,这就是所谓的幸福来敲门,躲都躲不掉吗?”


左南的每次听到这样的话,都觉得纪风侠像个痴汉,自己有啥魅力,让这人这么癫狂。


吃饭的时候,纪风侠坐在左南身边,不断的为他挑菜,还默默观赏他的表情,左南就想着,一定不能让他发现我喜欢吃什么,就每个菜全部尝试了一遍,结果纪风侠居然看出来他喜欢吃什么了,他吃的时候难道不是面无表情的吗?而且等用餐结束,纪风侠还撤了一些菜,嘱咐厨师不要再做了,把他的喜好摸得透透的,这家伙这么能干,如果是女孩子他或许会考虑,只可惜他是个男人,接受不了一样的身体。


左南不说话一整天,纪风侠就陪了他一整天,直到晚上,左南想起来他想要离开这里,要是等假期结束,这厮还不肯放他离开该怎么办?


他们两人躺在一张床上,纪风侠表达自己的感受:“小南子,明天也这样,好不好,我觉得这样有家的感觉。”


去他的家的感觉,左南忍无可忍终于说话了:“你究竟要我怎么做,才不会喜欢我。”


“不喜欢小南子,我宁愿死掉。”纪风侠说完,或许是想要证明什么,把自己的小刀拿出来递到左南的手上:“给小南子一个摆脱我的机会,用这小刀割断我的脖子,杀了我吧。”


左南看着纪风侠安然的神色,恨恨的说:”为了你,坐牢?简直做梦,当我是傻子吗?“


“可是,只要我还活着,就会忍不住去爱你。”


“我再问你一次,好好回答,你究竟是喜欢我什么?非要跟我在一起?”


“喜欢你的身体,喜欢你的气味,喜欢你的性格,喜欢你的一切。毕竟你是给我第二次重生机会的男人,让我能够好好活着,所以我要用一生来爱护你。”


“什么叫第二次重生,你在说什么鬼话,我根本听不懂,能说人话吗?”


“第一次重生叫做出生,就是我诞生的那一天,而第二次重生是你赋予我的,让我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别说的那么伟大,我可什么都没做。”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为了改变我的,根本不需要做什么。’


“话说你究竟哪里变了,我认识你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啊。”


“不一样,小南子不是听我爷爷说了吗? 我小时候又蠢又笨,那是真的。你就没想过为什么我会改变的如此彻底?从倒数第一变成正数第一。”


“说实话,你的事情我一点都不关心,也不想关心,和一个完全不喜欢你的人在一起,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费力不讨好。”


“没事,我喜欢就好了,能够一直付出就好了,每一天我都当成末日来活,自然对我来说从他人身上得到什么无足轻重。”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你不过也是一个人。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什么因为我而变得很努力之类的话,我一点都不想听,纪风侠,我再说一次,我喜欢女生,我厌恶跟我一样是同性身体的你。”


“现在变性手术不是很发达,如果小南子想,为了你,做手术是可以的。”


“别说这么恶心的话,男不男,女不女,我更讨厌。而且请你不要说什么为了我,明明是为了自己能够取悦我,真是过分。”


“过分?呵,我在想如果我能够自私一点,不考虑你的感受,那就好了。”


“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哪次不是自作主张?”


“你和甄晓梦谈恋爱的时候我没有阻挡过你们吧,即使我心里很难受,我还是要承受着,好不容易熬到你们分手了,我怕你被其它女人抢走,所以才自作主张,那段时间就像噩梦一样,看着你们两个,我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你还要我怎么忍?”


“你的感情对我而言就是廉价的,一文不值,纪风侠,以前我不说破是很给你留面子,不代表我要继续受你的道德绑架,你喜欢我,想要做什么,随你喜欢,你追求你的,我也可以不接受,但这次的事情是未经我本人同意,你就将我绑到这里,已经属于触犯法律,我不告你算是顾及咱们的一点同学情谊,你醒醒吧,别再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想象有一个名叫小南子的人跟你在一起。我现在不喜欢你,以后照样不喜欢,也别拿什么刀子让我杀了你,真是小孩子幼稚的玩具,一样可笑又可悲。”


纪风侠听完突地笑了起来,又像是在哭:"对不起,我太不成熟了,让你不喜欢,我一定会努力变成让你喜欢的人。"


“知不知道什么是撞了南墙不回头,就是撞的头破血流照样什么都得不到,纪风侠,你还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观,有没有一点廉耻之心?别人不喜欢你,你还想强行让他人喜欢你?”


“罢了,得不到你的心,只要陪在你身边就好。”


“你还真是低到尘埃里面。”


“我哪有,示弱还不是为了让小南子你开心,你开心我就开心。”


“我怎么认识了你这种人。”


“虽然为你而活,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我愿意,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