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白狄」破晓(九)

主题:李白和狄仁杰的甜蜜相处

第九章:温存

天空渐渐泛白,一切初醒,不久便是欣欣向荣的景象。

李白睁开双眼,窥探这个温柔的世界,经过一夜,除却身体还有些疲软,已经好的差不多。

待他转过头来,才察觉到身边睡着一个人,那是他最喜欢的怀英,就躺在他的身边,李白抚上他的发,没有想象中的柔软,而是有些发硬,如同怀英一样刚正不阿。

这种微妙的感觉,大概就是幸福了。

李白看着狄仁杰的脸庞出神,含情脉脉中还带着一点傻笑,如果只是一个美梦,情愿它不要醒来。

狄仁杰还是转醒了,映进李白棕色的瞳孔中,显得尤其可爱,那带着雾蒙蒙的,睡眼惺忪难得一见,只是惊鸿一瞥转瞬清明起来。

两人四目相对,李白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怀英,毕竟这样的距离和姿势都太过亲密,也不知他是否会反感。

反倒是狄仁杰一派从容,看李白不好意思的离远了些,反而凑近了些,像是某种暗示。

他上前抱住了李白,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我还想睡一会。 」低沉深邃的声音恰到好处,余音绕梁,久久回响,震的李白的心砰砰直跳,他不敢动弹,生怕惊扰了怀英,肢体也变得僵硬了起来。

狄仁杰察觉到他的变化,嘴角弯起一个弧度,这个人真是太可爱了,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他。

小童进来的时候,便是看到两人相拥的景象,忍不住咳嗽一声,非礼勿视,把药放到桌子上,便离开了。

啧啧,真没想到,两人竟是这样的关系。小童嘀咕道,这年头很盛行龙阳之癖,世风日下啊。

被人看见了,李白有些紧张,狄仁杰却保持原来的姿势,似是没有听到这声清咳。

「怀英……我们」李白仓皇的说道。

狄仁杰未睁开眼,似是呓语「怎么了,好困。」

李白见狄仁杰似是没有听见那声清咳,也不忍打扰他「没什么,怀英继续睡吧。」

这次却是狄仁杰主动转醒了,他松开李白,要他躺在床上,不准下来,李白乖乖的听从了他的话。

狄仁杰经过简单的洗漱后,给李白打了一盆水,把柳条枝泡在水里,让他混着青盐刷牙。

又打了一盆淘米水供李白洗脸,这一来二去,让李白很是震惊,怀英这个样子就如同照顾夫君的娘子,既让他享受又让他惶恐。

狄仁杰把凉了的药拿去煮了煮,端上来的时候,李白更是难以置信,怀英如此细心的为他做这些事情。

他有点不知所措,更多的是欢天喜地。

尤其是怀英帮他吹药喂给他喝的时候,他有点不能自已,羞答答不敢看他。

狄仁杰调侃道「剑仙怎么面红耳赤了?是昨晚的烧还没有退吗?」

「不,怀英,我自己来就好」想到称呼说错了,他看了看狄仁杰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瞬间改了口「呃,狄大人。」李白想要拿起碗,也不管烫不烫,准备一口干了,结束这让他心动不已,又尴尬的局面。狄仁杰看穿了他的意图,抢回了碗,让药水撒了自己一身。

李白万分愧疚,他心知药水的温度,担惊受怕的问着狄仁杰的感受,怕他从此讨厌自己,更怕烫伤了他。

索性无碍,他松了一口气,不过,怀英的衣服被他弄脏了。

弥补的唯一办法也只有……

「怀英,你的三围是?」狄仁杰看着他,装作不解「怎么问这个问题,我的衣服脏了,你的衣服正好今天也干了,安心在这里养病,衣服先借我。」

「好」李白一口答应。看着狄仁杰穿起他的衣服显得有点大,这曾经不是他自己的新衣吗?怎么跟刚好为我准备的一样?李白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话说,白色跟怀英一点也不搭,他怎么会选择买这样的衣服呢?

本想把疑问脱口而出,李白又全部咽进喉咙里面。若是怀英不愿意回答,他该如何是好。

正思纣间,狄仁杰已经准备离开,看着狄仁杰远去李白依依不舍的道别,躺在床上既无聊又乏味就容易多想。

这样不潇洒的自己也只有面对怀英的时候才会出现吧。

他今早叫了怀英四次,但都没有被讨厌,这是不是说明他可以这么称呼呢?

李白不知道是,医馆外有一只满脸黑线的韩信等着他,本是带消息给他,正好看见了他们相处的过程,历历在目。

欢迎加入我的QQ群:17岁以下:555093339
17以及17岁以上:805990694

你有一封邮件,请查收

原创人物:
                 攻:肖虔
                 受:白铭

性格设定:
        姓名:白铭
        职业:大学讲师
        年龄:26
        表性格:善解人意,安静儒雅,略显呆萌
        里性格:腹黑,聪慧,观察力异于常人
        喜好:古诗

        姓名:肖虔
        职业:警察/罪犯
        年龄:32
        表性格:稳重,严肃认真
        里性格:杀人如麻,恶趣味
        喜好:办案,犯罪,猎捕

情节设定:邮件作为整个故事的线索,一个平常的午后,白铭收到一封离奇的邮件,在看过之后自动被删除,他本以为只是恶作剧,没想到最近的连环杀人案的死者皆因收到电子邮件而死。

「白狄」破晓(八)

第八章:浮出

三杯两盏金浆玉醴入肚,该是畅快淋漓,自得其乐,李白略感不适,下腹有一股热气蹿上来让他意识到明世隐来者不善,酒中含药。

若是蒙汗药,他早就倒地不支了,身体也不会有如此反应。

火以水克之,想到此处,便想要下河缓解不适。

明世隐见李白笨手笨脚的下河,抱住河边的一棵大树,不让自己掉进水里,哭笑不得。

他本意只是想看李白发情又不得不忍耐的神态,然这一幕也是超乎寻常的有趣了。

醉花亭位于河边方便约会赏景,是个风雅之地,但此处人烟稀少,鲜为人知,方便明世隐享受乐趣。

李白来时,他就注意到脚步声有两人,若是另一人通风报信,算算时间这会也该到了,是时候撤退了。

李白在冰冷的河水里一泡,燥热感消退了不少,他浑身湿漉漉的爬上岸,又累又冷的瘫倒在地上。

夜凉如水,他身体不自觉的打颤,怕是要生病了。

狄仁杰来时,便是见到这一幕,湿身的李白蜷缩在月色下瑟瑟发抖,哆哆嗦嗦。

狄仁杰走到他跟前,李白闭上眼睛,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今日栽在你的手里,我无话可说。」

李元芳疑惑不解,看李白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也是愣住了。「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李白听是李元芳的声音,睁开厚重的眼皮,模模糊糊可以看到狄仁杰的相貌,呢喃了一声「怀英」想要动弹,身体不听使唤,挣扎了半晌不见效果。

「是我」狄仁杰见他如此虚弱,有些心疼,和元芳一起扶李白起身,李白并不似表面那么羸弱,因体重差距,让狄仁杰险些扶不稳。

扶到凉亭以后,狄仁杰吩咐李元芳叫车夫过来帮忙。

自行开始脱下李白的湿衣服,为他穿上自己的外衣,衣服有点小,勉强可以穿上。

李白全程垂眸看着狄仁杰的动作,不发一言,他很冷,却并不想表现的自己很脆弱。

待车夫来,他不肯走,非要带湿衣服一起,那是怀英送给他的。

李白如愿以偿躺倒在狄仁杰怀里,枕着他的双腿,若是放在平时,李白都要幸福的跳起来了,此刻他除了感到温暖以外,再没有别的情绪,就是这个人了,他心里这么想着。

狄仁杰抚摸李白的额头,温热发烫的温度,灼烧了他的心,表面也是一惯从容。

「直接去医馆」他对车夫下命令般的说道。

李元芳无法在狄大人脸上读取任何信息,狄大人对他来说无疑是成熟又复杂的,对他很好,类似家人的感觉让他依恋。

狄大人的作为,已经暴露了李白在他心中的份量,想着,算了,狄大人都那么喜欢他了,平时就对李白好一点了。

也或许是李白单薄无力的样子泛起来他的同情心。平日里那么健壮快乐的人如今病怏怏的,李元芳不知该有什么情绪,偷偷看上李白几眼,拿出小本本开始记录。

夜晚的马车里灯笼的光昏黄,照在狄仁杰和李白身上,有些暧昧。

不多时,便到了医馆。

小童虽不及师傅医术精湛,倒也是他的弟子。看在狄仁杰大人为官清廉的份上,直觉不该是他,便把李白的病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他的症结是由春药引起的,非正常消除药性,以冷水强行冲散,故而导致四肢绵软无力,又因寒冷而染上温病,幸好送医及时,保暖措施做的到位,才略感风寒,几天便会好了,我已经用冰袋敷之 ,也行了药,他的情况算是稳定了,你们可以进去看他。」

李白躺在医馆里,睡得安稳,看样子确实已无大碍。

也不知做了什么美梦,嘴角含笑。

碎碎念着「怀英」二字。

狄仁杰见李白如此可爱,忍不住抚上他的眉梢。

也不管李白是否能够听见,诉说着这几年的心事,元芳知道此刻不能打扰狄大人,便懂事的一个人回了府。

狄大人会在那里陪他的。

他本想一个人回府席地而睡,但一个人的声音突兀的打破了一屋的宁静。

「李元芳,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李元芳见从黑暗中显形的影子,满脸平静的说道「狄大人在外面查案未果,要借宿一晚。」

「你怎么不陪在他身边?作为密探的职责呢?说吧,你带他外出究竟是为什么?」

「我们按职位来说是同级的吧,我根本没必要向你汇报,这是狄大人的决定,作为下属的我们只能听从。」

话音一落,李元芳就被此人狠狠掐住了脖子。「要不是念在他将你视为家人的份上,我早就杀了你。」而后,松了手,李元芳连续咳嗽了几声,冷漠的说道「我是他的下属,也只会听从他一个人的号令。」

「记住你说的话」黑暗隐去,李元芳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个人真是狄大人的心腹大患,假以时日,必定要除掉他。

欢迎加入我的QQ群:17以下:555093339
17岁及以上:805990694

「白狄」破晓(七)

主题:李白身处险境而不自知

第七章:端倪

久久不散的浓雾滚滚,甚至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自从扁鹊失踪以来,民众积怨,呼声越来越高,全都为扁鹊打抱不平,一代名医竟被人绑架不知去向。

武则天迫于民众施压,要求狄仁杰早日找回扁鹊,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给大家一个交代。

狄仁杰苦恼线索太少,这茫茫人海,如何寻得。只能利用仅有的线索,去拜访关联人物,找寻线索。

首先是扁鹊的师妹,蔡文姬,虽不知去处,到她曾经居住的终南山倒也可以获得一些线索,终南山上只有他们师兄妹年迈的师傅,颐养天年,如同闲云野鹤,听说扁鹊出事以后,倒看的十分淡然。

狄仁杰与他拉家常,得知蔡文姬素来爱琴,且只喜欢鲁班大师巧夺天工的技艺。

鲁班大师住所当年是人尽皆知,但世事无常,人死如灯灭,留有一个弟子,却不及师傅技艺的十分之一,早些时候便没落了。

回到狄府之后,狄仁杰开始看芈月当年案子的卷宗,并要元芳李白寻找擅长制琴的高手。

芈月早年与蔡文姬关系极好,算是形影不离的好友,后来芈月堕落寻找驻颜之术,在古籍里面寻得一个方子颇为有效,从此走上吸血的不归路,被百姓发现之后烧死在家中。

蔡文姬目前不知去向,这十分棘手,狄仁杰陷入沉思。

不觉身上已经被披了一件衣物,书案上多了一杯热茶,如此细心,自然不可能是李白,狄仁杰没有看身后的人,只是轻描淡写说了一声「回来了。」

身后的人发出一点类似嗯的鼻音。

「藏好」狄仁杰说道。

那人便隐没于黑暗,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白一向不擅长寻人,他只好死皮赖脸的拜托韩信。

韩信一听说是为了帮狄仁杰破案,面露怒意,李白几乎不会请他帮忙,这一请还是为了狄仁杰,但还是忍住了心底的不悦,换上平时的表情。

「可以,不过你总得抽出时间陪我这个朋友出去喝上一杯吧。」

李白挑眉「那也得看韩信将军有没有能力找到蔡文姬。」又状似无奈的摆摆手。

「我的时间都是怀英的,若是离开了一会,他喜欢上别人怎么办?而且怀英不喜欢我喝酒。」

韩信对这个友人也万般无奈,自从心有所属,越加不重视他了,不过谁叫他们是天底下最好的朋友呢,自己受点苦,有点委屈也没什么,只要李白开心就行。

曾经是这么想的,现在却有点恼火自己拼命付出,而他一心为他人之举了,或许是自己嫉妒了,狄仁杰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李白的喜欢。

再怎么样都要讨回来,韩信心中盘算,答应之后便很快付诸行动,他不能让李白对他失去信任。

有了韩信的保证,李白顿时很有希望,韩信从未让他失望过,也不会让他失望。

连跟元芳去探访制琴之人都十分有精神,名师难寻,一轮又一轮挫败之后,因未能完成任务李白不好回去,有些黯然神伤,怅然若失。

这才想起与明世隐有约,急匆匆跑到醉花亭,此刻已经是巳时,想着他可能已经离开,没想到,他还在,正看着月色出神,见李白,嘴角擒满了笑意。

亭中小石桌上的烛火明明灭灭,看得清他带来一壶佳酿,两个酒杯,明世隐邀请他入坐,刚拔开酒盖,那酒香香气四溢,沁人心脾,钻入鼻息,让李白欲罢不能。

他已经戒酒许久,如今这芬芳唤起了他内心深处对酒的渴望,不禁吟诗「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迫不及待想要品尝一口,又念在怀英厌酒,望而却步。

李白谈笑自若,委婉相拒「万花丛中过,滴酒不沾身。」

明世隐看出李白的忧虑只道是「我记得剑仙有一首诗,名为将进酒。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读来霸气十足,让世隐听之,便对酒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这珍藏了百年的新丰酒也是为此而开封。」末了又提一首诗「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义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让李白无从拒绝,再者新丰酒确实是他的最爱,本想浅尝辄止,不想深陷泥潭,难以自拔,爽快的一干而尽,又觉量少,不够味道。

明世隐见他喜酒,便一杯杯满上,李白也不好多喝,明世隐道「约会延时,理当自罚三杯。」

李白见他劝酒,也不想就此自甘堕落,便制住了口腹之欲「酒乃身外之物,此次相见,是为了狄大人,愿方士如实告知。」

明世隐嫣然一笑「剑仙既要世隐如实告知,何不自罚三杯赔罪。」

李白疑惑他想要自己多喝点酒,也不知道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狄仁杰见元芳只身一人回来,便询问李白去处。

元芳感慨「他说和人有约,我不解,没想到竟是赴约相聚喝酒 。」而后见狄仁杰沉默了一会,又试探性的说道「狄大人,李白他喝酒了。」

「他现在何处?」狄仁杰问道。

「醉花亭。」

狄仁杰起身,便要和元芳一起去看看,元芳以为狄大人是要去抓现行,就赶忙带路。

月如钩,光如露,景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