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白龙「我的手臂力大无穷,可以把狐狸直接托起来」

「明环」半夕蝶梦

这是写给小伙伴的约稿文,所以禁止转载

夜色如墨在天空中晕染开,点缀着沉睡的大地万籁俱寂,一记微光穿破层层叠嶂,厚厚云层,吐露盈盈光华,循着那昏黄的烛火,闯入明世隐的居所,落在他细长光滑的雪指上,仅这轻轻一点,煽动优雅美轮美奂的翅膀便化作一个人形,翩翩起舞。

十指连心,方才的余韵犹存,惊扰了明世隐沉静似水的心灵,他不动声色,欣赏着曼妙的舞姿,风起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

琵琶语声来,清脆如小溪击石,浑厚如隔窗闷雷,声音绵长,不绝如缕,惟愿心上人听此曲解意,寄相思,诉衷情。

明世隐似是听懂她曲中深意,向她招手,示意她端坐在自己腿上,好环抱着怀中人,感受这窈窕佳人,冷若冰霜的外表之下由心而生的那一丝暖意。

仙风道骨,飘然出尘,美人在怀,心痒难耐,就要褪去这丝绸罗衫,感受其中似水柔情,千姿百媚,杨玉环捉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她粲然一笑,如晨曦微露,春风拂面「当日隐向我允诺感受那份人间真情,朝暮爱意,肃杀心中毫无波澜的冷清,如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思君心切,却不见你有情,念我。」

明世隐霁颜含笑「书中世界精彩无比,傲游其中,喜不自胜。」

杨玉环一颦一蹙,略带怒意「我竟不如隐的一本书珍贵。」她端起那书,似有千言万语,诉不尽心中悲欢,眼神复杂。

明世隐莞尔一笑「平时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玉环当真是信了,噗嗤。」

玉环面红耳赤,方才竟与书争宠,让她羞涩,只道「玉环平日里喜书,与隐别无二致,深谙其中知识广博,悠远深厚,读来如同漫游广阔星海,不觉自醉。」

明世隐笑谈「玉环平日里喜欢何书,若是与隐相似,倒可以借此畅谈一番。」

杨玉环嫣然「《礼记》《吕氏春秋》等音律之书。」

明世隐松了环抱腰间的手,提议「不若玉环再为隐弹奏一曲,高山流水如何?」

杨玉环眼带笑意,不解询问「此乃是伯牙子期初见奉为知音之曲,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讲述相知可贵,知音难觅,隐要我奏此曲,可是暗示玉环……」

明世隐似笑非笑,装作不解「暗示什么?」

杨玉环也不好戳破其中真意「我弹便是。」

一曲流殇簌簌,曲高和寡,靡靡之音,如此天籁让明世隐轻闭双眼,陶醉流连,他心中盛开了一片片牡丹,那姿态香气总是在梦中重现,一如他所追求的白月光高挂于天空,终有一天坠落凡尘与他相知相识,相依相守,执子之手,白头到老。

睁开双眸,眼前佳人飘飘欲仙,过了今夜便会离开独上天宫,琼楼玉宇,他总有这般旖旎的错觉,她如此真实,又如此虚幻,虚无缥缈,仿佛只能在梦中与自己相会。

她是一只蝴蝶,会飞离他的窗,到无迹可寻的地方,连占卜也黯然失色,卜不出她的所在,归属之地。

一曲终了,玉环见明世隐似有痛楚隐现,她也不忍再看,一门心思扑进他的怀里,寻求此人的温情。

「隐如此深邃复杂,总叫我看不破。」她道「隐喜欢远离尘嚣,栽种牡丹,却又愿意出世,为君卜卦,说是缘分所在,我无法理解,既是未来即将要面对的真实,早知晚知又何如?」

见此,明世隐轻抚她的青丝「玉环当真不食人间烟火,不通人情世故,人对未知的恐惧会夜思日思,无限延伸,不如早知,以做准备,静待事件来临。」

杨玉环像是小猫缩在他的怀里「那为何隐拒绝武则天的橄榄枝,要在这远离尘世的避世之所隐居,男儿当以精忠报国,马革裹尸,守卫国家,似乎是这个世界的主题,你总是如此特立独行,与众不同,让玉环……玉环心悦不已」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抬头注视明世隐的眉眼,似有亮光闪过,星辰璀璨。

明世隐与杨玉环对视,映进她清澈透明的瞳眸中,莞尔「玉环希望隐每日被尘世骚扰不断,难以清静?不是早就知道答案了吗?」他勾了勾杨玉环挺翘的鼻梁「人人自私自利,为了欲望诉求不择手段,而你除了我便没有其它追求,我除了你便不再眷恋世间任何,不过是出于使命责任,让我这隐士惊鸿一现,显山露水,最终是要返璞归真到滋养我的土地上,培植花卉,小桥流水,怡情自乐。」

听此杨玉环环抱着明世隐「论知音,我从未懂过你,只知你的特质吸引着我,指引着我,我们两个那么相似,又异乎寻常。」

明世隐赞同的抚上杨玉环的脸颊「当日里你的曲子令每个人都沉浸幸福欢愉,却唯独给不了自己幸福,也无法带给我憧憬美好。从那时起,我便想要创造属于自己的快乐,毕竟一无所有虽然逍遥,却也有无法体会红尘悲喜的遗憾。」

玉环感怀「我记得隐你说过,一无所有反倒豁达自然,一旦拥有了什么便会害怕失去,隐之殇可是玉环带来的?」

明世隐握住杨玉环的双手道「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爱情也不可能一帆风顺,须得经历磨难,方能修成正果。」他拍拍玉环的手「自从认识了你,我的心学会了悸动」他把玉环的纤纤玉手放在自己结实的胸膛上「它让我比任何时候都感到自己在活着。」

杨玉环红透了双颊,宛如风雪中傲立的红梅,她不动声色的吻上明世隐眉间的朱砂「世间有如你这般男子,玉环何求?」

明世隐拨开她的发丝,又用手指细细勾勒眉梢「你是我的梦,一个我不想醒来却又不得不醒的梦。」说罢,他启声吟唱「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国,再顾倾人城,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唱毕,明世隐款款深情,绯瞳里满是杨玉环的身影。

「我不会离开隐的」杨玉环坚决了几分。

明世隐只是拥抱着她,就像拥有整个世界。

「傻姑娘,你明日再来就好了,我们在一起还这么悲伤,不好好风花雪月,这夜可要过了。」

杨玉环轻叹「北方有佳人,不是隐挑起来的吗?」

明世隐笑「佳人确实是佳人,回眸一笑百媚生。」他抬起杨玉环的下巴「今宵良辰,我们就这样彼此都不要错过,在最好的时间和最喜欢的人一起烟花风月,琴瑟和鸣。」

灯已熄,人若醉,床榻上厮缠的身影被夜色掩埋,看不真切。

天空之上月色初露,绽放流光。

END

来约稿吧

首先占标签致歉

自身情况:由于同人写的太多担心自身的想象力会受到抑制,难以再写原创,故而从此以后便写原创,如果小伙伴喜欢哪对同人CP,并认可我的写作水平,可以指定你喜欢的CP进行约稿。

约稿规则:

1.千字5元,2千15,3千30,4千50,5千75,短篇基本3000到5000字不等,前10人约稿享受九折

2.可选定题材风格类型,具体详谈,一旦定稿拒不再改

3.约稿需要交5元定金,短篇交稿日期基本在约稿之后一到三天就可完稿,如果有特殊情况会及时报备拖后延期,完稿后以前1000字发给进行试读,全文待付款之后发予。

4.如果有想要约稿的小伙伴私聊我就好,本人的QQ:2653794332,请注明:约稿

5.拒绝接枪手,勿扰

「约策」斯水之畔,与彼曾伫

大漠孤烟,飞沙走石,黄沙满天,一眼望去一个个沙丘,伫立连绵,无边无涯。

暖风合着炽热的烈焰烘烤着这片大地,以火之名压榨着人体的水分,将生命摧残侵袭。

百里守约在这片荒芜之中,步伐坚定的向西域前行,只因获得消息形似玄策的人在那里出没。他一刻也不曾忘记寻找弟弟的踪迹,将他带回家,完成与母亲的约定,他期盼着他们的重逢,他渴望将那个小小的身影用自己的身躯包裹住,为他挡住所有的艰险困苦,如同当年,相依为命,风雨同舟,只要有弟弟在,一切都有了希望,充满生机。

这份想念与期待造就了不凡的意志,守约穿过茫茫沙漠,到达北齐,在一家客栈歇脚,便思索着如何打探弟弟的下落。

他点了一些吃食,以此增加体力便听到有嚣张张狂的声响传来,那声音穿过耳膜,激起层层涟漪,在守约的耳旁回荡,他情不自禁站起身,向那边望去,见如同彼岸花般瑰丽的红发扎起,可爱的兽耳直挺挺的伫立在空中,一个小个子右脚踏在凳子上,阴狠的说「我说掌柜,你这生意不想做了吧,给的什么酒,全是水,难喝死了。」

掌柜擦擦额头的细汗,有条不紊的说「这是我自家酿的一坛,味道不佳,请客官见谅,实在是边境之地条件恶劣,我也没有办法。」

掌柜说的诚恳,玄策听此却极其愤怒,揪起掌柜的衣领「明明是酒中渗了水,我岂能不知。」

掌柜惶恐,赶忙应到「对不住,对不住,我不会酿酒。」

玄策松开他的衣领,也懒得跟他置气「真扫兴。」扔了几个铜板在桌上「给你重新酿酒的机会,若是下次我来喝,还是这味道,我就把你家店砸了。」

掌柜赔笑「好好好,客官,你慢走。」

见此,守约跟上他,不多时被一记飞镰迎面招呼,他堪堪躲过,见此人进攻犹如脱缰野马狠厉快速,不由惊叹起来。

守约不善近战,他想要举起枪,缴械投降,那人却不给他机会,如同雨点般的进攻,细细密密,直到他一时不稳,被飞镰靠近了脖颈,宣布战斗的结束。

守约不慌不忙,淡然从容,就像清楚此人不会杀害他,温柔唤了一声「玄策」。

听此,那人全身僵硬仿若见了鬼魅一般,他退后了几步,差点跌倒。

「玄策」守约站起身,定定的看着这个人,向前走去,眼中的思念一瞬间溢了出来,竟化为泪水流淌,沾湿了衣襟。

玄策指着他,大声叫到「你不是我哥哥,别过来!」

「玄策」守约心痛到难以附加,再次见面,他竟然不想认自己了吗?「玄策,我知道是哥哥不好,这些年不在你身边,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抛下你了,好吗?」

「哈哈」玄策大笑起来「你要我如何相信你?我好恨啊,恨你将我丢弃,你知道面对献祭我有多绝望吗?如果不是那个剑士代替我,我现在已经死了。」

「玄策」守约苦恼着「对不起,哥哥对不起你,原谅哥哥吧,跟我回家。」

「回家?」玄策不屑的说道「师傅就是我的家,我要跟他在一起。」

守约心痛到难以复加「难道玄策连一个弥补过失的机会都不肯给哥哥吗?这些年,也不曾想念哥哥吗?」

玄策转过身去,不愿看他沉痛的样子,想念,怎么会不思念哥哥,他在梦里都叫着他的名字,都渴望着再次与哥哥相会,可是怎么能轻易原谅。他握紧了拳头,转过身又是另一副样子,满脸笑容,看见他一滴一滴的泪水滚落,竟再也笑不出来「不要哭了,这个样子,超丑的。」说着他就想抹去守约的眼泪,只可惜个子太矮,抅不到,郁闷的跺脚。

守约抹了一把眼泪,趁机把玄策带进怀里,见他挣扎,更紧了几分。

「我说你啊,力气也太大了,弄疼我了。」玄策抗议着,守约一愣松了手,被玄策推开。

「在我没有原谅你之前,不准碰我。」玄策愤恨的说。

守约只得答「好」,见弟弟如此傲娇可爱的模样偷偷笑了。

「我现在要出去捣马贼窝,你就别跟来了,武力那么差,还不被人当囚犯一般打。」玄策以为哥哥会生气,见他以春日桃花的微笑相待,顿时羞红了脸,不敢看他。

守约拿下自己背上的银色狙击枪「虽然我不擅长近战,不过远战没人是我的对手。」他抚上前方玄策的发丝「我们来合作吧。」

「你又骗我」玄策捉住守约的手腕「说好不碰我的。」整个脸如同初生的日光染红了天边的祥云。

「哥哥想你」守约反握住玄策的手腕「想碰你,感受我们相连的血脉。」玄策想要挣脱他的手,不悦道「你是个骗子。」

守约注视着玄策,目光温柔似有火花闪现「这是最后一次失约,从此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离。」

玄策无奈「好好好,我知道了,不要说这么煽情的东西,想跟来就自己跟来,我可不管你。」

守约牵起玄策的手吻上,微笑着问他「一起去怎么样?我会证明自己的价值。」

玄策对于哥哥的拉拉扯扯,纠缠不清有些排斥,他不知自己的脸色怎么样,应当是红透的苹果吧,他不解,哥哥怎么这样了,以前还好好的。

「行吧,我过会上前挑衅,你就躲在一旁开枪,威慑他们。」

手心里传来的热度让玄策发热发烫,他不知自己怎么了,对哥哥的触碰竟然如此敏感。

「喜欢,最喜欢哥哥了。」玄策犹记得当年与哥哥相处,哥哥喜欢亲亲他的脸颊,抱着他的身体,与他共眠,如此餍足。

现在他只觉得羞耻,都多大了,哥哥还是像曾经一样那么对他,难道不知道他已经长大了,成为一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再也不需要依赖谁了吗?

沙漠里的枪响突兀的响起,惊扰了马贼,厮杀开始,玄策享受着杀戮,将他们的脖颈如同黑夜的流星般划破,踩着他们倒地的尸体笑的张狂「叫你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该死。」

守约见着弟弟冷血无情,毫不在意的杀人,感叹这些年弟弟过的不易,愧疚心更重,他胸下被纱布包裹的躯体,那一定非常疼痛,年纪轻轻,手上已经布满老茧,也不知他师傅是谁,竟然忍心这么对待他的弟弟。

他看到哥哥向他走来,快乐的招招手,像一个等待夸奖的孩子,以食指擦擦鼻子,刚才太愉快了,他就喜欢这样惩恶,以此宣泄痛苦,报复那些坏人。

守约摸摸他的头,感叹到「玄策,这些年你受苦了,如果跟我在一起,我一定不会让你……」

「行了,行了」玄策放下把那揉着他发丝的手拿开「我这些年好得很,即使没有你小日子照样过的快活。」玄策说出来便后悔了,认真注视守约,看他神色暗淡,小声嘀咕道「有了你,过的更好。」

而后挠挠头,好烦,好烦,哥哥这样倒像我欺负他一样,突然他想到什么「对了,我记得你做饭很好吃?」

守约眼前一亮「玄策想吃什么,哥哥都可以做给你。」

「我想吃肉」玄策饶有兴致「肉超好吃 。」

守约答应着,脸上露出愉悦的神情。

玄策见哥哥欢喜,自己也经不住笑了出来,看着自己的影子,推断时间,思索着,该去师傅那里训练了,倘若他看见哥哥,会不会生气?

说曹操曹操到,风尘中立着一个身影,隐没于黑暗,有形胜似无形,这便是他的师傅,兰陵王。

「你到那间客栈等我」玄策对守约抛下这一句就往师傅身边跑去。

守约还没来得及抓住,风尘就隐没了他们的身影,他只得回到客栈,询问掌柜有没有肉,他晚上可能会借厨房一用。

夜幕降临,玄策灰溜溜的回来了,看着他似乎遇到什么伤心事,欲哭无泪。

「哥哥,师傅他不要我了……你也会不要我吗?」

「我不会。」守约坚定的答道「因为我喜欢玄策,自然不会想让心上人离开。」

「喜欢,哥哥你在说什么啊」玄策不解的看着守约,觉得他有点危险。

守约坦言「从很小的时候,哥哥心里便只住着玄策一人,想要触碰你,拥抱你的感情越来越强烈,你那时太小,也不懂得,我也仅仅是浅尝辄止,不敢深入。」

玄策惊呼「哥哥,除了亲吻拥抱,你还想要对我做什么?」他以异样的眼光看着守约「你该不会是想说,从以前到现在都对我只有爱情吧?」

守约点点头,想要将玄策拥入怀中被他拒绝了。

「哥哥真疯狂就跟我的飞镰一样。」说着他拿起飞镰挂在守约的脖颈上「哥哥?你可真是个混蛋,居然对你的亲生弟弟有这么龌蹉的想法!」

守约含笑,镇定自若「来我的身边吧,玄策,我爱你,所以一定不会抛弃你。」

「你这根本是趁人之危,太……太过分了。」说着玄策耳根子都红了,这个坏哥哥,垃圾哥哥,死哥哥,居然对他抱有那种想法。

「玄策,难道不喜欢我吗?」守约笑盈盈的问「玄策是喜欢我的吧,不然这飞镰的利刃早就刺入了我的咽喉,夺取我的性命。」说着他想要靠近一步,快要接近刀刃的锋芒,被玄策眼疾手快的收回,慌慌张张。

他吓得结结巴巴,口齿不清「你,你不要命了。」

「我在赌啊」守约微笑「赌玄策究竟喜不喜欢我。」

「你……」玄策无语,看守约的脸越来越近,就要吻上他的脸颊,他用手挡住,正好吻到手心,脸更是红的滴血。「那什么,你今晚离我远一点,我要好好考虑。」

守约执起他的手又是一吻「考虑什么?」声音低沉嘶哑让玄策心脏漏了一拍。

「当然是如果我不答应做你的情侣,你是不是就会不要我,把我像当年一样丢弃。」说罢,他甩开手「我们是兄弟,是兄弟啊,哥哥。」

守约笑意更浓「玄策你承认我们是兄弟了。」他欺身上前「承认我们该更亲密,而不是像现在这么疏远。」

玄策吞吞吐吐「哥……哥哥……你也太心急了,我还小,还小啊。」

守约抱起他的身体「你这个年纪都可以娶亲了。」

玄策感到无地自容「不……不要说了」他仍由守约抱上床,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怎么面对他,朝思夜想,求的只是那份兄弟情意,没想到竟会变成这样,难以收拾,难以招架。

「好好好,我不说了。」见达成目的,守约心中窃喜,他就想逗逗这个可爱的弟弟,没想到他上钩后变得更可爱,让他更想要欺负他。「哥哥给你做晚饭去,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玄策见此抓住他的衣摆「哥哥,你真的不是想要离开我吗?」

守约霁颜「玄策不是想要吃肉吗?哥哥做给你吃。」

「哥哥,最好了」玄策霎时松了手,忘记刚才的不愉快,摸摸肚子「我好饿啊,哥哥你要快一点哦。」

守约粲然点头,玄策见他离开,松了一口气,这是演的哪出,哥哥他居然对自己有那方面的想法,他该怎么办,答应吗?就要和哥哥做不可描述的事情,不答应,哥哥从此可能会离开他,再也不理他,他该怎么办,能怎么办,如果连唯一的归处都失去了,他不知自己该怎么活下去。

毕竟,没有哥哥的人群那么寂寞。

END

用板绘绘制了一张图,涂色好累ORZ

涂完发现忘记给玄策画耳朵了……咳咳

勾线毁画系列
玄策「哥哥,要抱抱,举高高」
守约「好啊」

「白狄」深夜倩影,狐妖鬼魅【污】

正文见评论区链接

试读部分:

千年之狐*阴阳师

楔子:

月笼轻纱,迷离人间。悠长古老的小巷是烟花风月之地,天堂之所,人们流连忘返,络绎不绝,被众花的婀娜妩媚,仪态万千,腰肢乱颤迷的神魂颠倒,醉生梦死。

本地素有新任花魁迈着金鱼步游街之习俗,以风中飘零的樱花作渲染,绫罗绸缎靓装艳服陪衬绝色佳人的雍容雅步,绝代风华。

狄仁杰身处其间,人群之中,看着众星捧月的佳人微微蹙眉,花街柳巷精尽人亡的案件已经突破七起,实在诡异凄惨,若不是妖物作祟,实在难以解释,他便被委以重任,降妖除魔。

恰逢几乎十年一次的盛世,让他百感交集,略带同情。艺伎们的青春短短十载,新人层出不穷,优胜劣汰,胜者为王。

恍惚间未觉袭人已经远去,民众或跟随或攀谈,就当享受一场视觉盛宴。

剩余的文见评论区链接

所有CP的合集【车】【污】

正文请看评论区对应链接

「云亮」破碎之翼:【车】
「白狄1」风花雪月,「白狄2」如蛆附骨如影随形,「白狄3」耳鬓厮磨:三部曲,剧情相连,丝丝入扣【车】
「亮瑜」华灯初上:如何追求爱人指南手册以及追不到心如何得到人
「信白」触手侵袭:比较猛烈的车子,会左右来回摆动的那种
「all亮」七重猥亵之罪【比较猎奇的车】,因为剧情有争议,完整的剧情只有群里能够看,链接内容已经删节,感兴趣私聊加群
「亮统」蜘蛛之丝【车】
「策约」春深锦箨【车】
「all狄」红线:污剧情,如何铲除对手
「药鱼」献祭者的黎明:扁鹊和庄周的相处模式
「铠宝」攻陷:不按常理出牌

以前写的合集:包括信白,白狄,白亮,约策,云亮,邦信,信邦,铠约,我也把链接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