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亮瑜」危险重重的婚礼现场(尾声)

婚礼进入敬酒阶段,从结婚会场来了一帮身穿警服的不速之客,以周瑜贪污受贿为名企图逮捕,诸葛亮护着周瑜与警官叫板:“我夫人行的端,做的正,根本没做过贪污受贿之事,敢问阁下有何证据逮捕他?”


“这是局长的命令,我们只是武警,并不清楚前因后果,请您配合。”


“既然毫无证据,却要勉强带走我夫人,不符合你们的办案规章吧?我有你们局长的电话,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我们有任务在身,容不得你捣乱,兄弟们,上。”


“等一等,你们有警察执照了吗?我怀疑这是一起恶性事件,我一说打给局长你们就激动,这不对劲吧?”


“上级下命令,我等听从指示,如果有什么冤屈,警察局见吧。”


诸葛亮笑了,命令他的护卫队上前,企图与警察大打出手:“真不巧,这个锅,我们还真不背。”他大喊:“把这群假警察给我抓住。”一群人蜂拥而至,与武警打斗,很快把来的警察都抓获了。


周瑜站在诸葛亮身后,笑着看全程,只觉得有趣:“阿亮,我以为与你敌对的家伙智商有多高呢,原来全部是一群蠢才。”


“公瑾,你就光看戏去了,也不知道替自己辨说一番。”


“我辩解有什么用,你的亲卫队才是真实力。有了你,我的表现怎么也得略逊一筹啊。”


只见被抓住的警察怒道:“你们羁押警察,对抓捕行动进行反抗,罪加一等。”


诸葛亮笑笑没有理他,而是抱住周瑜:“亲爱的,让你受苦了,难得的好日子就让这帮人白白糟蹋了。”


“我知道你接下来想说什么,保持安静,咱们还得换套衣服敬酒呢。”


“公瑾,我觉得不对劲,这群人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被我抓住而出现的。”


“哦,这么说,是连环计了?”


“公瑾小心!”


“一般的摔炮而已,不碍事的。”


诸葛亮看到那孩子心里冒火:“在这玩摔炮,你家长怎么教导你的。”


“阿亮,我没事,你何必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


孩子的家长很快来了,刘备和孙尚香一脸愧疚:“对不起,是我们没有管教好他,刘禅,跟叔叔道歉。”


刘禅抬着头,一脸愤怒:“我玩就玩了,咋的了?”刘备打了他的头:“不听话的东西,快道歉。”


周瑜只觉得好笑,摸摸刘禅的头:“小家伙,谢谢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哥哥准备了喜糖,要不要吃?”


“滚,我才不吃,少跟我套近乎,我跟你很熟吗?”


刘备一巴掌打下去:“咋说话的?”


“呜呜呜呜啊……”刘禅的哭声响彻云霄,孙尚香觉得丢脸:“你再哭,我和你爸晚上混合双打,快道歉。”


刘禅流着泪不情不愿的说:“对不起。”随后狠狠撞了周瑜身后的诸葛亮一下,一个闪光弹接踵而至,孙尚香和刘备两人同时攻击周瑜,司马懿趁机与诸葛亮缠打,还有枪声响起,场面一度混乱,诸葛亮眼看周瑜被暗枪击中,无能为力,李白挺身而出,才力挽狂澜。


诸葛亮留了几个装作服务生的人员,很快控制住了场面,他看周瑜中了麻醉,昏睡不醒,觉得心疼不已。


回到婚房发现里面的装饰已经被破坏了,乱七八糟,就像有强盗入室,洗劫一空。


他只好抱着周瑜进了一个普通的房间,好看护他。


事后,高渐离意欲出诋毁诸葛亮的报道,什么废弃传统,意欲西化;恶搞群众,爆竹吓人;扣留警察,大打出手;大骂孩子,没有爱心。结果主编不让发表,一切泡汤。他又匿名发表诽谤被举报后以玷污他人声誉被抓。


几天后,诸葛亮接受采访提到自己准备了三拨人,一拨是安保人员,一拨是亲卫队,一拨是服务员,所以才能安然无恙。至于那天来抓捕周瑜的不是警察,是周围拿钱办事的混混。


而孙尚香和刘备则是小乔请来的,企图绑走周瑜,不让他嫁给诸葛亮。


周瑜那天半夜醒来,有些头晕,诸葛亮放过了他,他却是不依不饶,诸葛亮就把周瑜绑了起来微笑:“既然夫人喜欢,我自然遵循你的意愿。”


周瑜生气:“什么叫遵循我的意愿?你不记得你答应我了什么?”


诸葛亮笑:“我记得啊,我答应你用绳子,这不正在用着吗?”


“你这个人!”


“公瑾真是的,又不是认识了我一天两天。”


“我这么难受,你还捆我,有没有良心。”


“我的良心被狗吃了。”


“你!我真后悔嫁给你。”


“公瑾真是,嫁都嫁了,还说这些有的没的。你现在就是我诸葛亮的人了。”


“好好好,我的夫君,这绳子捆的我好难受,松开好不好?”


“好~”


“你怎么还不松开?”


“这夜过去后我就松开,来多喝点水,夜还很长呢。”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