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快新」捕获

楔子:午夜时分,夜色如墨渲染,点点勾勒零星几许,不见月色,白色长袍从一处闪现到另一处,灵活的躲避身后人的追逐。

他嘴边噙起一抹笑意,突地用烟雾弹消失了踪影,正当工藤新一左顾右盼之间,被从后面以手肘切入晕了过去。

第一章: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黑羽快斗对工藤新一的恋慕在多次对决中逐渐加深,恰是他的出现让游戏变得更加乐趣,直到他看见工藤新一和毛利兰的温存,唤起了他心中沉睡的野兽,想要关系不再止步于此。

工藤新一与他一模一样的脸颊,透着自信的面容被挂在密室的墙上供黑羽快斗欣赏,这样干净聪明的人被情欲所折磨究竟是怎么样的姿态,使他无比期待。

见过太多他游刃有余,胸有成竹的模样,便想要探索更多的他,仿若猎人看见了心爱的猎物,历尽千辛万险也要得到,他黑羽快斗势在必得。

黑羽快斗想了一个不错的方案,每次都是打晕工作人员,然后变装,这次不如就让新一睡一会,他装成他的样子,窃取宝石好了。这么想着,他已经写好了预告。

工藤新一看着拿在手中的卡片陷入了沉思「镜中人扼住你的喉咙,将你拖进无底的梦魇,在璀璨的星辰之下,等待破晓的日光高挂,纪念弗洛伦斯救死扶伤」这后三句暗示他偷宝石「光明女神」的时间,每年5月12日是纪念弗洛伦斯·南丁格尔的国际护士节,故而怪盗基德会选择这一天深夜下手,至于前两句意思,有可能是他要对某个人动手,新一想:怪盗基德最喜欢变装了,不过这么刻意的写究竟有何含义呢。

还没有到时间,工藤新一已经在省市厅博物馆看着那枚外形如翅膀,中间巨大十字架的红宝石发呆,为了诱怪盗基德上钩,故而仿造了一枚一模一样的宝石,里三层,外三层,层层保护,至于真正的宝石,还在铃木次郎的保险柜里面,凭他对怪盗基德的了解,这样的做法根本不能引来那个行家,反而容易使敌人声东击西,腹背受敌。

他本欲去监控室看一看,却被一个突然出现奔跑的身影吸引了注意力,他追逐着他,到了街巷,气喘吁吁的感叹自己体力不济,那个人好像是故意引诱他来此,在他停顿之时,也停下来,还放了烟雾弹,新一感到不妙,还是被人袭击了。

等他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报道称,光明女神被偷了,又被还回来,不知道怪盗基德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第二章:工藤新一醒来发现自己处于陌生的地点,在天花板上还挂着自己的海报,不明所以。

他动了动自己的身体,被锁链捆束着不得自由。想到昨夜的一切,是自己太掉以轻心,盲目行动才会导致事态发展成这样。

他以为怪盗基德在犯案之前一定会到现场观察宝石的真假,故而格外关心博物馆进出的人员。铃木次郎的保险柜非他本人的指纹不能打开,所以把警务人员都放在了他身上。

后来他便想到,只要之前和铃木次郎有一定的接触,想办法搞到他的指纹,开启保险柜也不是难事。就在他准备实施一些措施的时候,偏偏遇到一个行为怪异的人。

要说怪盗基德每次宣布作案时间的缘故实际上是为了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因为有了特定的时间,之前人们便会有所松懈,疏于防范。

实在无奈,挣脱不开锁链,他干脆就这么静静等待犯案人,绑架必定有企图,他可以在交涉中想方设法出逃。

第三章:工藤新一等了一天,饿了一天,在夜幕降临时,那道紧闭的门扉开了。

在寂静的房间,脚步声格外响亮,震撼人心。未知总是令人恐惧的,尤其工藤新一并不知道自己有何种价值,他除了等待以外,别无他法。

眼睛被那个人蒙上了黑布,灯光被唤醒,点点黄晕,显得暧昧不清。

被那个人抚上了脸颊,让工藤新一吃了一惊,尤其那个不安分的手顺着脖颈,捏了捏他的喉结想要从衣领里划到更深处这一行动,让他忍不住开口「请问阁下绑架我就是为了羞辱我吗?」

那只手停住了,工藤新一感到它骨节分明,细长庞大,男人的手,他略有思索。

一个古怪诡异的机器音响起「好了,不逗你了,我们谈正事吧。」男人放长了锁链,把工藤新一扶起来,不紧不慢的给他喂饭「你先把这粥喝了。」

工藤新一饿了一天,且相信此人抓他来必有目的,就没有拒绝,只是这被人喂食的感觉就像在养阿猫阿狗,他看不见,对方也不知什么表情。

黑羽快斗看着新一顺从的吃食,心里乐的快活。不过,新一在链子放长以后明明双手有机会抅到眼睛,取下黑布,他并没有这么做,也没有拒绝他的行为,安安静静,仿佛他才是那个猎手。

用餐过会,工藤新一说「你应该是高中生,需要我做什么,以这种方式绑架我?」

黑羽快斗环住他的腰,紧紧抱住「自然是喜欢你的男人。」

工藤新一企图拉开那双手无果,只得感叹「根据法律,犯以绑架者将处以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怪盗基德,你的偷窃行为本因归还宝石众人瞩目,俘获一大批少女的心,绑架我这种行为就像你人生历程上面一个巨大的污点,你放了我,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黑羽快斗浅笑「被发现了啊,不愧是名侦探。」他将手伸进工藤新一的衣服里,直达背部「名侦探可是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如果你是污点,我作为罪犯,自然要消灭你才可以啊。」

工藤新一也不恼,只是对于他人的侵犯触碰感到不舒服「擅长魔术精通易容能够模拟不同的声音,还怕追求不到一个人,俘获不了他的心吗?做这种事情,只会让你自身掉价罢了。」

黑羽快斗松了怀抱,抚摸他的锁骨「哦,这么说,新一可是愿意跟我在一起了。」他抬起头笑了「我以为刻意用机器音就可以瞒过你的,没想到最后暴露的竟然是我的手。」黑羽快斗的唇在工藤新一的耳边轻轻拂过「这么说,我的生物DNA也会残留在你身上,要是放你回去,那我不是凶多吉少吗?」

工藤新一摇摇头「我只会在战场上抓捕你,至于你私下里究竟是怎么样,我并不感兴趣。」

黑羽快斗欣赏着工藤新一红若樱桃的嘴唇,沿着唇线抚摸「好一个正人君子。」

工藤新一不怒反笑「怪盗基德竟然会喜欢一个侦探,这个理由无论如何都站不住脚,你是喜欢我的智慧呢,还是喜欢我的美貌呢。」

怪盗基德猜到了什么,笑道「这么说名侦探想要用你的聪明才智逃出这里了?」

工藤新一摆手「笼中鸟本就活不长,再者,我这一失踪,会惊动警方,到时候你有把握继续藏着我吗?即便你能够易容成我,继续生活,我身边最亲近的女友会认不出我来吗?聪明如你,在做什么事之前必定深思熟虑,不会为了一己之私葬送自己的大好前程。」

黑羽快斗捏着工藤新一的脸颊「放心吧,你朋友那边,我早有交代。既然抓都抓来了,不做点什么对不起自己啊。新一,你说我是帮你解了纽扣,还是你亲自来呢。」

「男人的身体有什么好看的。」工藤新一辩解道「如果你喜欢我的智慧,就应该跟我来玩智力比拼的游戏。」

黑羽快斗不吃这套「我们智力游戏玩得太多了,你还不是没有抓到我,比起心,从身体上的驯服于我而言更刺激。」

工藤新一强忍着不适「今晚就要做吗?你也太心急了。」

黑羽快斗看到他眉间的颤动,心里乐开了花「早点得到,你才会断绝对其他人的依恋啊。」说着他靠近工藤新一的颈间嗅了嗅「新一这么爱干净,一定是天天都有好好洗澡吧,我们去浴室里,以那为起点开始这令人愉悦的交合吧。」

工藤新一未说话,沉默了些许,下地走了走,猛地扯开黑布,便以脚往黑羽快斗的肚子上踢,被快斗一把制止住,反剪工藤新一的手臂,将他压在床上「还真是不听话。」

工藤新一无奈「身手还不错嘛。」

黑羽快斗温柔的问他「以卵击石可不是新一你的风格,究竟想要做什么?」

工藤新一坦然「你想做我不想做的事情,难道我还不能反抗了吗?」

黑羽快斗放了工藤新一,露出灿烂的笑容「新一你真可爱。」他退后了几步,打开了房间的灯,整个房间都亮堂堂的,让新一感到有些睁不开眼,他适应了一下光线,便见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完全不同的气质。

他突然明白了什么,想要跑过去,却因锁链的长度被绊倒了。

这时黑羽快斗走了过来,扶起工藤新一「你这样子,真叫我心疼。」

他的轻浮装模作样,令新一嘴角抽搐,他碰了碰怪盗基德的脸发现没有任何易容的痕迹,沉下心来,用力抱住黑羽快斗「你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吗?」

黑羽快斗满头雾水不明新一话中含义,便被工藤新一快速果决的用膝盖往脆弱上一撞,疼得脸色发青。

工藤新一居高临下的看着黑羽快斗,用刚才趁机摸出的钥匙打开了锁链。准备往下跑,就被路过的管家制服了。

黑羽快斗疼了一会勉强站了起来,看到工藤新一被五花大绑笑出了声「一次不行就偷袭两次,工藤新一,你可以啊。」他抬起新一的下巴「我可是故意让你逃的,既然已经失败了两次,就留下来跟我永远在一起吧。」

工藤新一面露不悦「我不会跟一个罪犯在一起。」

黑羽快斗沉声「你的意愿不重要,我才是主宰者。」他抱起工藤新一直往浴室走去「我的新一,以后你逃跑的机会多得是,现在跟我一起享受人间极乐吧。」

END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