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药鱼」献祭者的黎明

心已冰冷如刃,繁花谢后霜寒,冰封千里。在背叛与欺骗中,从死亡边缘逃过一劫,扁鹊的善被凐灭了干净,残留的唯有对医学至高无上的追求,皮肤再生,容颜复原,需要献祭者来为这伟大的实验做出牺牲。

强加在药人身上的痛苦哪比得上自己当年的沉痛半分,切割,折磨,他们如同提线人偶默默呜咽着,祈祷灾难度过,却被专注于研究的扁鹊搞的非人非鬼,瘫软抽搐不止。他们都是物品罢了,唤不醒他一丁点的同情。

他的世界都是黑色的,只是为了使命而苟活于世,所以他要不断的,继续他的魔道实验,直到成功的那一天,直到殒命的那一刻。

1.庄周

暗夜流光,夜沉似水,庄周呼呼大睡,一蹶不振,旁边的小童已是习惯大人的嗜睡,不发一言,默默守护在身侧,等他醒来。

这次一睡便是三天,不食不喝,长此以往,这身子根本撑不住。

有一门客向他推荐鬼医扁鹊,可治疑难杂症,保证药到病除,至于代价便是重金和药人,否则就是皇帝来了,他也不治。

由于治病条件的残忍性,门客表示他愿捐献一人作为庄周大人的医疗费,只盼望他快一点好,为大家解梦祈福。

小童心想按照大人的心思定是不会同意,他们只能瞒着他,带他去了鬼医住处。

此刻扁鹊正在用人试药,见有人打扰心底不悦,便是那一箱银子也未曾看一分,直接开门见山询问是否有药人。

他欲为庄周把脉,只见神兽鲲驮着他,心想他的身份定是众人称颂的解梦大师庄周,据说他有一个坐骑似鱼悬浮于空中,如水中遨游,本以为都是民间传说,做不得真,今日一见,大开眼界。

便要众人出去,他独自治疗,等治好,他自会送回。

小童诚恳的对扁鹊说「神医大人莫要同庄大师讲起药人之事,我们私自带他求医,也只是盼望他早点治好病灶,若非如此大师决计是不会同意的。」扁鹊未让他赶紧出去,小童说罢,姗姗离去,关好了院门。

他们俩独处一室,庄周仍在梦中,睡得香甜。

扁鹊仔细观察他,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长长的睫毛颤动,呼吸声悠长绵软,纤细的腰身,雪白的臂膀,这一切一切诱惑着他,让他忍不住抚上他的身躯,感受流转在手中绝妙的触感,当真是神人,让他沉寂已久的心开始沸腾,又一次有了活着的感觉。

扁鹊内心汹涌澎湃,面上不露声色,嗜睡吗?真是有趣的疾病,让越人好好为你治疗。

2.醒来

庄周清醒之时,发现身处异地,也未有任何警觉,唤着小童,揉揉惺忪的睡眼,朦胧之间看见一个男人在捣药,见他神色凌厉,吓了一跳,差点从鲲上摔下。

那双眼睛简直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如何不叫他心惊动魄,他稳了稳心神,不好意思的询问。

酥麻低沉的声音宛如一支乐曲,听得扁鹊心情尚佳,头一次愿意交代缘由,若是换了旁人他恐怕理都懒得理。

庄周微笑「想必我和神医定有命中注定的缘分,我在梦中之时已见过你。」说着他站起身,在扁鹊的手上写了一个「善」字,令扁鹊忍不住皱眉。

他早就丢弃这个字很久,也不打算捡回,他师傅曾伤他至深,叫他如何再次信任人类,便是眼前的人他也怀有警惕心。

扁鹊不答话,思纣了片刻,问他「听说你能够解梦?」

面对扁鹊毫无尊重之意,庄周不在乎的笑笑,只当这人木讷,性格沉闷「不知神医想要解什么梦?」见扁鹊不答话,他道「与我一同入梦,我便知神医梦境。」

扁鹊见他上前主动握住他的手,有些想要甩开,但手心传来的热度让他孤寂了许久的心开始绽放,由于过近的距离,他甚至能够感到来人的体香,令他安心不觉困倦,软倒在来人的怀里。

3.梦隐

一梦沉浮飘零,唤醒了他记忆深处的回忆。

师傅徐福欺骗他利用他甚至差点杀害他,自己如此信任他,却换得差点被活埋的悲惨结局,想来是很搞笑的,他活的不开心,他也不要别人欢乐,纵使负天下人,也不愿再被别人辜负,他铁石心肠起来,想着自己的医术是为了成就大业,别人的死活与他何干,一个个虚伪至极,救命的时候拼命乞求,在世身体健康又不好好珍惜,简直是自作自受,活该去死。

他见一只翠绿色的幽蝶在眼前飞过,狠狠一捏,便被他揉碎了。

生命不过如此,生老病死皆为常态,他又何必妙手回春,看花谢便是。

梦境的最后,他看到了庄周,心疼的看着自己的蝴蝶被扁鹊捏死,轻轻叹息「你又何苦这般对待他人,他们并没有对你造成伤害,伤害你的明明只有你的师傅。」

扁鹊不悦「需要我的时候一个个殷勤献媚,不需要的时候就忘却疏离,他们不过是利用我,你又懂我什么?」

庄周用怜悯的眼光望着他,让扁鹊沉寂的心变得火热非凡,想要将眼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彻底打碎,他凭什么以这么美好的姿态存在,这么惹人讨厌,让自己打破既有的信念。

只听庄周叹息「你遇到了错的人,经历了磨难痛苦,折断了你通往善良的双翼,或许你只是需要被一个人真心实意的爱着,被人间的真情温暖着。」

「呵呵」扁鹊讽刺「你倒是懂我,你来温暖我啊,有谁会愿意接近我,你一开始见到我,不也吓的不轻吗?」

对此庄周只是轻轻抱住他「该是醒来的时刻了。」

4.相处

两人双双醒来,扁鹊未得到答案,压着庄周的身体大声质问他「你倒是说啊」扯着他的衣领显出非常愤怒的神态。

庄周面对扁鹊的粗暴,坚定的望向他的双眸「我答应你用爱温暖你。」

听到这句话扁鹊反而冷静了,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秘密都被这个家伙知道了,如果他告诉了别人或是做不到,他就会毫不犹豫的结果了他。

是知名的解梦大师又如何,还是实实在在的人类,而人类的秉性是不会变的。

扁鹊刚要离开,继续捣鼓自己的药物,被庄周叫住了。

「我饿了」他摸摸自己的肚子,每次醒来都是几天不曾进食,幸有称职的小童照料他,否则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

庄周这才感觉全身瘫软没有多少力气。

见扁鹊没有理睬他,他的声音又大了些许「我饿了,你这没有可以进食的东西吗?」

扁鹊白了他一眼「要吃自己去厨房做。」

庄周想要站起身,差点从床上摔下去,幸而鲲接住了他。

「在我爱你之前,你也得学会爱我啊。」庄周满心不悦,控诉扁鹊冷酷无情,扁鹊走到床边,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的饼递给庄周,这是我一天的口粮,你吃吧。

庄周接住了饼,将它掰成了两半,递给扁鹊一块「喏,你也吃吧,忙了那么久,肯定很辛苦。」

扁鹊看了看庄周,接住了那块饼,三下五除二就啃的干干净净。

庄周也吃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还是很饿。

「你既然这么忙,肯定没时间去买食物,我就出去一趟,很快回来,帮我看下鲲,谢谢啦。」说着庄周便要离开,一着地才发现自己脚步不稳「我也太弱了」他喃喃自语,还是下了床。

走了几步,感觉还好,扁鹊也不知是良心发现还是生出来别的情愫。「我去买食物,你留在这里。」

庄周感激一笑。

扁鹊却阴沉着脸「留在这间屋里,不要在这里随处乱走。」说罢便离开了,庄周不知他话中何意,眨巴眨巴眼睛,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并非那么想。

趁扁鹊离开,他定要去这四周看看,医者的家肯定有很多名贵药材。

5.恐惧

他让鲲带他出了屋就在院落闲逛,书房,仓库,还有小黑屋。

庄周怕黑便不会进去,却听里面有什么动静,他刚想进去悄悄被回来的扁鹊厉声喝止。

「我有没有说过好好待在屋子里面,不要四处乱逛?你是嫌自己还不够虚弱?」

「啊……我」庄周粲然一笑「越人你还会关心我啊。」

扁鹊听了自己的名字表情微怒「你是去过我的书房了?」

庄周对他的愤怒恍若未闻「啊,是,你在研究什么啊,我都看不懂。」

听此扁鹊脸上阴云密布「居然还随意翻动我的书籍。」

庄周笑了「反正我都看不懂,你就不要……」说时迟,那时快,扁鹊将庄周从鲲上拖下来直接束缚左肩狠狠摁在地上「你好大的胆子」

对此庄周只是叫嚷着疼「你放开,放开我,好疼……疼」

扁鹊没有放开庄周反而加重了力道「给我记住,今天先放过你,再有下次,我就不会那么好心了」

庄周哭诉着「呜呜,我不敢了」

扁鹊这才放手。

一旁的鲲吓得躲在旁边,不敢靠近扁鹊。

扁鹊愠怒「等治好你的嗜睡症,就赶紧给我滚回去,别再待在这里了。」他看着鲲,表情更加阴暗了几分「还有你,看好你的主人,别纵容他乱跑,否则下场会很惨。」

鲲赶忙点点头,绕过扁鹊便到了庄周的身边。

庄周艰难的爬起,在鲲的背上,休憩片刻,让它带他回房。

扁鹊看到这一幕,心底里的火悄悄平息,他何曾这样过,这个男人老是让他失控。

他摸了摸怀里还热乎的小笼包,决定先不给他吃了,饿他一顿,叫他还敢不听他的话。

6.甜蜜

庄周上了床感觉自己骨头都快散架了,好久不出门运动,自己这身子骨,也真是脆弱。

见扁鹊煮了粥,掏出自己买的食物,庄周大喜过望,瞬间就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

扁鹊心想自己只不过是看他是个病号,想早点医好他,让他滚才会这么做,并非不想惩罚他。

见此庄周抱住了扁鹊很是开心「越人,你真好。」

扁鹊从心底里泛起一丝羞涩,掩藏的很好「不要叫我越人,我是医师,你是病人,你可懂?」

庄周甜甜的笑「我不懂,你不是希望爱你嘛,称呼上该亲近一点的,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庄周,字子休,越人以后这样称呼我就好了。」

扁鹊懒得在称呼上跟他纠缠,这也没什么大不了。

7.后果

因为扁鹊要出门采购药材,庄周的好奇心再一次战胜了理智,他偏要去那个小黑屋看看也不知道藏着什么宝物。

进去了,庄周才后悔了,里面都是半死不活的人,一个个奄奄一息,看来是传说中的药人了。

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就这样被折磨致死,于是想方设法,带他们出了府,送到一家医馆。

待扁鹊回来的时候便是见自己的药人全部消失无踪,罪魁祸首没有逃避,等在房中准备好好劝告他,让他的怒火达到了极点。

「做的真好」扁鹊冷笑「就没想过自己的下场会是什么吗?」

庄周平静答道「你不会伤害我的。」

「呵,我是对你太好了,让你忘乎所以,为所欲为。」他勾起庄周的下巴,凑近他的耳边阴冷的说道「既然你放走了我的药人,那以后就由你来做我的药人。」

庄周听闻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见扁鹊墨绿色的眸子深沉,他惊的不知该说什么。

「就是可惜了子休这么美的脸,被药物缠身,怕是会变成一个长相丑陋的怪物。」

庄周闭上眼睛惊叫着说不要,往后退了退「越人不会这么对待我的,不会……」

扁鹊笑容加深「你还真是自信,我当然不会这么对你,这样的身子拿去献祭给药物太过可惜,我自然别有他图。」

见扁鹊这么说,庄周松了一口气「越人,你吓死我了」没想到下一刻,便被扁鹊吻住了唇,狠狠掠夺内里的空气。

夜很深很沉,梦还很长……

END

评论(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