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献给彼方

夏宁:

我自北方的风雪而来到南国寻求风雨的洗礼,这一段情彻底葬在灰烬里之后,又重生般爆发式的袭击。

我很喜欢的人,在他的领域是我的禁区,无法触及,只好躲在远处偷偷观看,以化解思念之苦。

几番来回,看着看着心便是更痛,彻夜不眠,再也没有勇气接近那里。

我不喜欢用酒精疗伤,好让自己暂时忘却,我想记住,让这段经历刻骨铭心。

我曾幼稚的爱过一个人,单纯的,没有任何条件的付出,然后华丽转身,再不得不告别的时候,选择潇洒离开,成全他,也成全我自己。

没有他的日子里,我有了新的恋人,他待我很好,却始终走不进我的心里,我躺进他的怀里,汲取他的温暖,我们都是孤独的人,需要彼此,所以理所当然的走到一起。

乔木有点孩子气,我想多多纵容他,他不喜欢的家务我做,他解决不了的事情我帮他想办法,可真像我的孩子一样,我也愿意把他当成孩子,至少和我在一起,我要保护他。

很快乔木跟我提出来结婚,戒指和鲜花,单膝跪倒,在一个寂静的夜晚,他知道,我这个人心软,尤其是晚上,最怕寂寞。

我笑了笑,不知如何是好,答应乔木就得彻底放下心中的那个他,多不甘心,多不情愿,为什么。

看着乔木真诚的眼神,我不好逆了他的意就说:“创意不够,再来一次,或许我会考虑考虑。”

乔木站起身来,拍拍裤子上的尘土,冲我笑笑:“好,我下次一定做到让你满意。”

我初认识他,是看到他坐在石凳上,垂头丧气,他告诉我他被前女友甩了,嫌弃他不成熟,做事像个孩子一样,给人没有安全感,他就像我一样,默默付出着,努力做事,还是没能给心爱的人最想要的东西,能力不足,一厢情愿。

看着乔木,我想,他可能一辈子都很难长大,不过他的可爱和纯粹是他人难以比较的,他可以拒绝全世界只为了跟我在一起,而我也愿意尽我所能照顾他。

曾经的情我走不出,现在他我也很难放弃,下班之后我就在凳子上坐一会,看看时间再回去,尽量把最好的一面留给乔木。

我坚信时间是一个伟大的作者,它会让我将季哲这个人隐藏在心里,好慢慢接受现在的一切,专一和唯一,我都得到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或许不是不满足,只是觉得陌生,不真实。

我知道自己对乔木有多不公平,我走进了他的心,拥有了他的一切,他也傻傻的以为我真的爱他,就认定我一个,面对其它追求者花式拒绝。

我会因为感恩而和他在一起吗?我不敢想象。

季哲:

夏宁走后,我望着她飘逸离去的背影,知道此生再也不可能和她见面,她的情揉不得一点沙子,干脆快速,一刀两断。

这以后我和很多女人谈过,她们没有哪个会像夏宁一样把我当成心里敏感的孩子,顾及我的感受,用心理解我的需求,只要一个眼神,她就知道了。

我想找到她,可是又不知道说点什么,说,对不起,我错了吗?那和渣男有什么区别。即便如此,她也不会答应和我再续前缘。

工作忙起来,我就忘记了她,闲暇的时候会经常想起她,念起她的好。

究竟是喜欢她这个人还是喜欢她的好,我不清楚,每次喝酒的时候,仿佛她会坐在我旁边,跟我说:“一起喝。”明明她是最讨厌酒精的。

我很快结了婚,跟一个长的漂亮,性格又好的女孩子在一起,她的身上仿佛能看到夏宁的影子,却不会是夏宁。

在外人看来我们是天作之合,如胶似漆,非常甜蜜,可是我知道,我需要一个对象来弥补我对夏宁的愧疚。

每每听林静说:“季哲,你待我真好。”我就会心满意足,牵起她的手献上一个吻。

林静从来不陪我喝酒,她只会劝我少喝,说不清什么缘由,我喝的更凶了,然后又让她收拾残局,她无怨无悔,说道:“你都对我那么好了,喝酒呕吐这点小事,我怎么会介意呢,再者看你那么难受,我很心疼,以后不要喝酒了好不好。”我每次都答好,还是会喝酒,我放不下夏宁,一直想着她。

最后还是忍不住调查她的去向,发现她跟我在一个城市里面,已经有一个男朋友,而且对她特别好,就像林静对我一样。

我很嫉妒,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可以那样轻松从容的牵着她的手,他们的幸福让我愤怒。

我首次对林静发了火,又向她道歉自己的失控。她把我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笑着像是在哭,轻轻对我说:“你终于愿意对我坦诚一点了,我以为我拼命努力一辈子,也很难走进你的心里。”

我把她拥进怀里,她紧紧抱着我,安慰道:“没事的,相信我。”

林静是个好女人,我再一次确认了,只要我不想夏宁,我才能对得起她。

夏宁,这就是我们的缘分,已经到头了,对不起,但是,我还是不想祝福你。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