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流海葬沙第八章

第八章:十里画廊


北陌挂了电话,翻开笔记本最后一页,撕下一张纸,用白板笔写道:我想跟你见一面。


他将纸贴在卧室门外侧,看了一会书便洗漱睡了,第二天北陌醒来发现纸上多了一个人的笔迹,写着:十里画廊。


看字体粗细明显是用他的白板笔写的,说明那个人进到过他的房间里面,虽不知做了什么,至少没有伤害到他。


他一如往常去上了班,下班路过十里画廊,见写着正在营业,便推开门,激起风铃清脆的声音。


店主正在看报纸,见北陌来,放下报纸请他进来参观,北陌看了一眼报纸觉得稀奇:“没想到在电子产品发展突飞猛进的今天,还能见到报纸,真的很稀奇。”


店主投以职业性的微笑,白色的衬衫搭配深棕色的毛衣,头发光洁亮丽又整齐,戴着黑边眼镜,给人温和的感觉。他回复道:“很多年前的报纸了,我舍不得扔掉,就留下来了,偶尔会拿出来看一看。”


“可以给我看一看吗?”


店主合上报纸将他递给北陌,北陌看了一眼日期是2009年10月12日感恩节,有些黯然神伤,他打开报纸见那天发生了一个重大案件,钟离之家枪杀案,未细看,便合上了报纸,将他递给店主,并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你。”


店主依旧微笑着,成熟的笑容给人信赖感:“真的好巧,我开店第一天你就来了,本想着新店开张,又不放鞭炮,也没有通知客户,亲朋好友,没人知道。”


北陌付之一笑:“我是收到这张名片,时刻关注着这边的装修情况,才刚好赶上。”


店主看着名片笑了:“这真是缘分,恰好这里的画大多数都是我弟弟的手笔,你见到画师本人了。”


“那真的很巧,那天我见他站在雪地里,揣着裤兜,年纪大概13,14岁的样子,这么小就可以出作品,真是很了不起。”


“别看他长得小,我弟弟已经18岁成年了。”


“非常抱歉,我以貌取人了。”


“也不能怪你看错,他啊,一画画就废寝忘食,导致营养不良,身高也才1米五几经常被人看成是小孩子,导致我一带他出来写生,别人都问我他是不是我家孩子,怎么教的,画的那么好。”


“有个弟弟挺幸福的。”


“是啊,就是不听我的话,特别挑食,营养不良还怪我这个哥哥待他不够细心。”


“蛮有意思的,相信他的画也很独特。”


“这个画廊分为前厅,后厅,前厅挂着临摹作品,后厅摆着他的原创作品,我们边走边看,我给你介绍每幅画的信息。”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走走看看,感受独自徜徉在艺术的走廊这样的诗情画意。”


“好,每幅画下面皆有名称,编号,中意哪幅,记下其中一个,我这免费登门寄送。”


“嗯。”


北陌漫步在悠长的走廊中,享受每幅画吐纳艺术的气息,感到很开心。


他看到伦勃朗《犹太新娘》的临摹画,想起父母在世时也是如同这幅画那么恩爱,就是因为他们眼中只有彼此,而忽略了北陌,他就像插不进去的第三者,看着父母甜蜜日常的影像,毫无份量。


临摹画看完了,接下来是后厅的原创画,分了几个房间,展示风格迥乎不同的创作,首先是季风13岁的画作,以黑白画呈现,看着简洁,又让人毛骨悚然,尤其是其中一幅名为《黑色空间》的画作,站在楼梯下男孩的微笑着拿着手上的眼珠企图要吞咽下去,掉在地上的刀子,满地的血似乎意味着什么,有一个耳朵从楼上垂下,上面有人提着线,一只蜘蛛从楼上爬下来。


另外还有一幅是他15岁的作品,画的油画,背景是一片丛林,两个男人以极其别扭古怪的姿势腻在一起,仔细看的话,发现丛林里有一个黑影,睁着眼睛,隐匿在其中,所以画名为《偷窥者》。


在季风17岁的作品里,北陌看到了幼时的自己,坐在凳子上看着书,一个孩子站在他身旁与他一起看,背景板是有一群孩子正在开饭,其中拿着筷子和碗穿戴围裙的一个孩子看向他们,一个孩子把下巴撑在桌子上,只有阴影,没有表情,一个钻到桌子底下,另一个伸出手想要拉他起来。


这一幕发生在他8周岁的时候,他觉得熟悉,却记不起来了。


临走的时候,北陌问店长:“你弟弟他接单吗?我想要订制一幅风景画挂在我卧室的墙上。”


店长霁颜:“你打他名片上的电话联系他就好了,不过我建议发短信,他创作的时候手机调成静音,被接听的概率很低。”


“好的,谢谢你。”北陌拉开门走出去,见天色已暗,想着回家煮个面条当作晚餐,正在此时,他收到农泊温的短信:我在你家,已经做好了饭,喜欢吃什么菜?我再多炒几个。


北陌看到这则短信有些不悦,农泊温什么时候有了他家的钥匙?


他回复道:我今晚就不回去了,泊温,谢谢你。


农泊温发来短信:我做错了什么,非要故意躲着我?


北陌回信:不,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泊温,我们都诚实一点,分的干净一点好不好?


农泊温回复:北陌,瞧你说的,我们不是早就分手了,我来就是跟你讲讲这次的案子,没别的,你听了也注意防范防范。


北陌:明天可以吗?今天天已经黑了,你早点回去休息。


农泊温:你那边可以听到风声,我去接你。


北陌想了想,他们这是短信交流,他怎么知道他在外面吹风。


北陌:不用,太麻烦你了。


农泊温:我已经下楼了,北陌,你到一个还开着的店里面坐一会,我很快就到。


北陌:你知道我在哪里?


农泊温(语音):我要捉到你。


到此他们的交流断了,北陌本想继续走下去,找个旅馆住,农泊温已经狂奔到了他面前。


他不容分说的将北陌抱上车,让北陌震惊,他想了想问农泊温:“泊温,你和十里画廊的店长是什么关系?”


农泊温却表现的异常愤怒:“谁让你去十里画廊的?”


“我很喜欢艺术品。”


“以后别再去那里了,你根本不知道有多危险。”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们是仇敌,不共戴天,那两个人就是疯子,为了画画什么都干得出来。”


“嗯?”


“他们去太平间偷过死人的尸体。”


“他们应该没有伤害过活人,不然早就进监狱了。”


“他们做过,只是找不到犯案的证据。”


“发生了什么?”


“有一幅画叫做《孽火的莫安娜》就是他们为了画画,找真人实验,烧死了她,北陌,你进这种人的店,不怕被他们当作目标吗?”


“又没有强有力的证据,泊温你怎么就认定是他们做的?”


“我亲眼看到他们从莫安娜的住所出来,不久就燃起来熊熊烈火。画面上,画的火势,很符合当时的环境,以及燃烧时间。”


“这么说他们照了相?”


“季风记忆力超群,看一遍就能记在心里,根本用不着相机。最残忍的是,他们在人身上点火,从尸检报告来分析,莫安娜全身被束,浇了汽油被点火后又把窗帘引燃。”


“我记得季风是你的十二弟?”


“有这么个兄弟,我感到恶心。”


“上次周礼案件,我忘记问你了,泊温,我的画像去哪了,你知道吗?”


“没有在现场找到,我也不清楚它的下落。”


“那你当时怎么知道我礼盒里丢的是画像?”


“还不是季风那个家伙,说有个人定了你的果体,真是可恶。”


“他好像很喜欢气你?”


“小时候不这样,长大之后越发肆无忌惮。”


“他对别人也这样吗?”


“这倒没有,他特立独行,完全不听话,就只有大哥镇的住他。”


“我怎么觉得他对你的兴趣很大?”


“被这种人盯上,我只觉得后背发凉,总之,他敢来惹我,我就把他送进监狱。”


“你知道我在这里,是不是也是他告诉你的?”


农泊温看了北陌一眼,老实回答:“是。”


“有没有打听过,他是怎么把我的果体画下来的?”


“你嗜睡,机会太多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亏你还能笑着问我。”


“这么说,我家真是可以自由进出的交易所,他们如果真把我当作是目标,想杀了我,我活不到今天。”


“所以,北陌,你住我家吧,今晚就搬进去,我们明天回你家收拾东西。”


“如果他们善于开锁的话,那不是在哪都一样。”


“我家是人脸,眼球以及指纹综合识别,还需要我手上的这个特殊材料的钥匙才能打开,你在那里很安全。”


“我比较想回自己的家。”


“好吧,不过今晚我住你家,睡沙发,保护你。”


“你这样的行为,已经超越一个朋友该有的范畴了。”


“我只是希望看到你好好活着。”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