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白狄」阳春白雪(四)

风止住了呼吸,屋内紧关门窗,一切从静。狄仁杰看着李白爬窗而入顿觉有些有趣。李白抱住狄仁杰些许,喜极而泣:“怀英,我好想你。”


狄仁杰摸摸他的头,算是表达自己的喜欢和思念:“你多日不在这里,我便想你去了哪里,现在回来就好。”


李白睁着炯炯有神的眼神“怀英,我是带你离开这里的,你看看你整天被哥哥欺负,都如此憔悴了。”


狄仁杰微笑看他:“我们去哪里?”


李白回答:“去人间,离开这该死的太白山。”


狄仁杰摇摇头:“我恐怕是你的累赘,因为多日住在此处,腿脚已经有些不便。”


李白抚摸狄仁杰的眉眼:“怀英真是傻,让太白背你不就好了。”


狄仁杰询问:“从山上背到山下?”


“哈哈,怀英真可爱。”李白笑道:“我会御剑,我们御剑飞行就好了。”


李白未等狄仁杰回应就为他披了一件大氅,抱起他,刚打开门,就看见哥哥凶神恶煞站在那里,他一时失措,想着白龙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不能为他争取足够的时间。


李白眼中含着恐惧,唤了一声:“哥哥。”


凤凰盯着李白又看看他怀里的狄仁杰,怒火中烧:“我的人也是你能够抱的?”


李白理屈,当即放下狄仁杰,双膝跪下,显得楚楚可怜:“对不起,哥哥。”


凤凰见他如此,直接笑了出来,从凤凰变成了白龙:“李白,你也有今天。”


李白站起身,火冒三丈:“我哥哥呢,办的怎么样了?”


白龙直言:“声东击西,他现在不在这里,宝物在哪?”


李白指着一个方位:“就在洞穴里面,你走进去就会看到了。”


白龙看着洞穴,心里不悦:“我要你跟我一起进去,你族的禁地,你最清楚。”


李白苦恼:“不然让我把怀英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咱们再进去。”


白龙不满:“你什么意思?”


李白答道:“宝物需要哥哥的内力才能催动,光是我一个人办不到的。请相信我,我去去就回,或者你跟我一起去护送怀英?”


白龙想了想:“我跟你一起去吧。”


李白抱起狄仁杰就往山下冲去,他将狄仁杰托付给李元芳后,自己和白龙一起回去等凤凰。


凤凰此刻坐在曾经关押狄仁杰的屋里,拿着宝物看的入神,见李白和白龙到场,冷漠的说道:“来的真快。”


李白见自己的哥哥坐在那里,心里泛起的恐惧油然而生。


“弟弟”凤凰居高临下的说道:“你忘了那年我是如此处罚你的,竟然还敢忤逆我?”


李白心跳加快,慌张不已,表面依旧从容:“我记得。”


“好好想清楚,背叛我的下场,这次就不是鞭刑加身,剥夺内力,还有针刑伺候,断其手脚。”凤凰将李白抓来,掐着他的脖子:“我不会杀了你,只会狠狠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凤凰用阴狠的眼睛看着他:“当年你说你之所以会杀死阴阳师,是因为喜欢我?这次从我身边带走怀英,又是为了什么呢?太白。”


“哥哥……怀英他是人类之躯,不能久居太白山。”


“哦,你的意思是我在他身体里下蛊不太对了?”


“哥哥,把宝物给怀英用吧,他已经快不行了。”


凤凰掐着李白的脖子收紧:“什么意思?”


“白龙他给怀英下了毒,如果再不救治,活不过明天,求求你了。”


“李白,你在骗我。”


“我已经救了怀英,根本没必要回来的,哥哥,求求你了,你也不想再等他的转世吧?”


凤凰将李白扔出去,见他站起来,转过身,冷冷的说:“宝物已经在你手里,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李白感谢万分,刚想和白龙一起离开,凤凰上前,刺死了白龙。


李白见此嘴角露出微笑,他心道:闯我族地域者,论罪当斩,哥哥绝对不会放过,白龙,宝物一千年只能使用一次,你如果不死,我就用不了它。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