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金瑞」落日的余晖

格瑞视角


金最近总喜欢一个待着,坐在角落里,闷闷不乐,想起以前他朝气蓬勃,精力充沛的向我撒娇,只觉韶华易逝,岁月无情。


“格瑞,我觉得很冷,你抱抱我。”


“格瑞,我觉得你跟嘉德罗斯打架很帅,但我也知道你不喜欢私下里单打独斗,所以咱们不理他了好不好?”


“格瑞,虽然凯丽和紫堂都在找我,可是我并不想回去,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他安安静静的坐着,低着头,表情阴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土地上偶尔会看见矢量箭头留下的印记。


我过去他也不理我,好像耗尽了心血,极其疲惫,通常我会把金抱到床上,让他好好休息,告诉他:一觉醒来就会好很多了。


他拉着我的袖子不愿意我离开他,力气很小,仿佛被什么掠夺了力量,身体如此疲弱,整个人也在消瘦。


我看着他日渐憔悴的样子,于心不忍,便找来医生给他看病,他大叫着让医生快滚,有些疯狂,我只好握住他的手,以此安慰他。


医生查不出什么,只说是精神问题,身体无碍,随后就离开了。


“格瑞,格瑞”金呼唤着我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不要找医生来好不好,很快,我很快就会好了,相信我。”


“我相信你,金,快点好起来。”听到这话,他显得很开心,当我追问他如何变成了这副模样,他沉默不语,安静,死一般的寂静。


他闭上眼睛,之后就睡着了。


金生病以后变得格外依赖我,当他醒来,倘若我不在他的身边,他就会失控,大声喊着我的名字“格瑞,你在哪里?我好害怕,害怕,不要离开我……求你,求你……我已经已经支撑不住了。”


刚开始他是如此亲近我,离不开我,后来却一直驱逐我:“格瑞,拜托了,离开我,快离开我,不要再靠近我了,我会伤害你的。”


饶是他如此,我也没有离开他半步。


中秋节那天,他突然好了,像是换了一个人,没有曾经的外向活泼,变得安静异常,我做了饺子,两个人沉默的吃着,谁都没有说话。


我煮少了,剩了最后一个饺子,他将它夹起来放进我的碗里,平静的说道:“格瑞,它是你的了,解决掉。”


这不是金说话的方式,我点点头,沉默的将饺子吃掉,他看着我,嘴角扬起一个优美的弧度:“格瑞好听话,晚上奖励你跟我一起睡。”


没有请求我的意见,本该是命令的语气说成是我的渴望,金变得与往昔不同,让我难以适应。


我脱掉衣服,在浴室里冲澡,他突然进门打量着我的身子,眼神有些炽热,随后又藏住了,以我忘拿睡衣为由安放好衣裳就出去了,让我觉得那一瞬只是我的错觉。


晚上,和金睡在一起,我很快入眠了,第二天我刚睁开眼就看见他盯着我笑,我没有多在意,金身体康健,比一切都重要,至于性情大变可能是疾病的后遗症,我是他最好的朋友,理应陪在他身边。


紫堂和凯丽昨晚死去了,金看起来一点也不伤心,他如同往常,喜欢一个人安静的看书,练习矢量箭头,他见我来了就让我陪他练习,金比以前强了不少,但他还是打不过我,有些挫败的抱住我:“格瑞,以后这个时间陪我一起练习好不好?”


他撒娇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曾经的金,点点头默许,他又一次抱住我,抱得有点紧,想必是很开心吧。


接下来不断有人死去,丹尼尔说杀手越来越残忍无情,甚至在他人身上捅了很多个窟窿,避开心脏,让对方极其痛苦的死去。


我本对此事无感,有一次半夜,我突然惊醒,见金从外面回来睡在我的身边,他轻轻的说道:“格瑞,你都知道了吗?”


知道什么,我并不清楚,但为了得到真相,我说:“我知道。”


“那格瑞怎么看我?”


“金如何看待自己呢?”


“我觉得我真是一个恶魔。格瑞,你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这么冷静,你认同我的做法吗?”


“只要金认为是对的就去做吧。”


“格瑞,你想知道我的心愿是什么吗?”


“什么心愿?”


“我想跟你就两个人长长久久永远的在一起。”


“好,我答应你。”


金抱住我睡着了,我却陷入了沉思,金觉得自己是恶魔,为什么会这样呢。


次日,我陪他练习,发现他进步神速,竟然连我全力跟他打才勉强平手,他笑着说:“格瑞,我一定会强大到能够保护你的。”


我看了一眼笑嘻嘻的他说了句:“不需要。”转身开始自我的修炼。


这天晚上我没有睡着,金也没有睡,他在我耳朵嘀咕:“格瑞失眠了吗?”


他起身冲了一杯牛奶递给我:“牛奶可以安眠,格瑞喝了就一定能够睡着。”


看着那杯牛奶我一口气喝了下去,只消片刻就开始犯困,金撩开我的发丝说道:“我陪格瑞一起睡。”


天已经大亮,金却不在身边,他准备了早餐,清粥小菜,邀请我一起共进早餐。


丹尼尔播报又有人死了,这次死去的是嘉德罗斯,这让我吃了一惊,他的战力排名第一,按理来说,不可能有人打得过他。


经过尸检是中毒已久,又与他人打斗加速死亡。


我去看太平间看他的尸首,金随我一起,他疑惑的看着我:“格瑞很在意他吗?”


我没有说话,见雷狮站在身后,看着金和我,说了一句:“该轮到你们了。”随后袭击金,跟我打了一架,金至始至终都看着我们打,面无表情,我不知他在想什么。


后来雷狮死了,嘉德罗斯的尸首被火化,城市里的异能都死的差不多,仿佛只剩下了我和金。


金钻进我的怀里一脸幸福:“格瑞,我的愿望实现了。”


他变成了以前的金,活泼可爱,又有点傻傻的,好动不喜静,唯一不同的是他喜欢不断的撩我,看我不好意思的转过头,抑或是严肃的说:“不要再这样了,我不喜欢。”


异能死亡之谜至今没有破解,我也无心去追究,金回来了,只是这样就好。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