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流海葬沙第五章

第五章:原始诱惑


北陌那日与农泊温谈话,无非是为了试探他的底线,不曾想他居然真的把他的四哥约来,令他始料未及,这下真是百口莫辩,无论如何都要硬着头皮去了。


夜晚,北陌到了茶馆,看见农泊温和一个陌生男子在一起,此人头发乌黑,眼睛大而浑圆,瞳孔大而且漆黑,居于眼睛中央,有五分之一被眼皮遮盖,好像瞌着眼睡觉的犀牛,故为伏犀眼,剑眉更添几分英气,唇形含笑,微微上扬,脸部线条流畅,轮廓均匀给人感觉温柔可亲,充满魅力,所以北陌对他有一种天然的好感在里面。


农泊温站起身向北陌介绍道:“这是我四哥柏汐。”他在北陌耳边小声的说道:“我跟他讲了你很中意他。”


农泊温接着对柏汐说道:“我要了一壶白毫银针,四哥你们慢慢聊,我先撤了,聊完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当专职司机送你们俩回去。”


柏汐微笑“到时候随机应变。”


农泊温感叹:“真拿你没办法。”


待农泊温走后,北陌就有些不适,和陌生人谈话总归难以放松,他不说话,露出笑容,祈祷对方赶紧说话。


柏汐眉眼含笑,突地笑出了声:“抱歉,你太有意思了,不用那么紧张。”


北陌自觉自己外表并没有表现出胆怯不适,他又是如何看透他内心的。


北陌继续保持沉默,以笑容示意他继续,柏汐立刻领会他的笑意,收住了笑:“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小陌,初次见面是在你八周岁的时候,也就是2008年3月16日的春天,那时再过一个月零四天我就9周岁了,你因为父母双双出走,所以来到了钟离之家,与我们相处30天就匆匆离别。”


北陌听闻,对儿时的事情有些许印象,没想到他记得那么准确,他一向按照虚岁计算,刚出生为一岁,现在24岁,若照他那么说自己岂不是年轻了一岁。


“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我记得2010年7月7日,大哥主动请你来钟离之家和大家一起住,结果惨遭拒绝,为此他郁闷了好些天。这么看来,我们今日的相见并非偶然,如有任何事情尽管诉诸于我,不必太过介怀。”


北陌不知该说什么,突地想起刚走的农泊温,有了灵感:“我想知道泊温的事情。”


“泊温原名为左丘貉,在家排行第五,他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个过分善良的弟弟,说来惭愧,从小到大都是他细心照顾我。记得2015年6月12日,我回来很晚,发现他坐在门口等我,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一见到我,立刻很精神的拉着我的手到了餐厅,让我等他十分钟给我做热腾腾的蛋炒饭。”


北陌听闻有感而发“泊温他也照顾过我,认真细心程度令人不可思议,本是为了感恩而答应他的告白,却又觉得这是在榨取他的价值,于是选择分手,奇怪的是他一点都不生气,甚至很难捕捉到伤心的情绪,当我告诉他我对另一个人感兴趣时,他所表现的是积极,这实在很反常。”


柏汐听闻微笑“这才是小貉的愿望。”


北陌不解:“愿望?”他心想,失去恋人不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吗?


“因为他追求的是小陌,得到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够一直在你身边,住进你心里。我记得在2013年7月17日凌晨2点,他突地钻进我的被窝,一切毫无预兆,我自然是吃了一惊,在听到他的声音明显带着哭腔后,我就跟他聊了一晚,这才了解到他很喜欢我,拒绝以后,他还是一如往常,甚至比以前更用心,好的有些极端了,我当时高中,他初中,每天中午为我送饭,乐此不疲,还必须看着我吃完才肯走。他表达爱的形式比起说话更注重于行动,也就是即使不是恋人,只要他还喜欢你,他就不会因此而放弃,反而越挫越勇。”


北陌想了想生出了忧虑:“这么说来,他会一直在我身边?”


“这倒不是值得担心的问题,只要小陌你跟我交往,小貉他就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说交往,这样不会太快了吗?”


“对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人感兴趣,说要追求他,不会更快吗?”


北陌一时语塞,确实是他告诉农泊温想要追求的。


柏汐认真看着他,轻轻说道:“先从了解开始进行交往吧,跟我去一个地方,怎么样?”


北陌本欲婉言谢绝,柏汐未等他回复便拉起他的袖子笑道:“放心吧,那里是一个风景秀丽,十分迷人的地方,你会喜欢的。”


11月的天空下着雪,铺满了街道,北陌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窗外的灯光,人影迷离,车影摇曳,一切朦胧不清,他又看看柏汐的侧脸,线条优美,一直含着笑,说不清是为什么,他觉得这个男人非常亲切,让他忍不住去相信,这样和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同坐一个车里,彼此安安静静,倒十分享受,他闭上眼睛,一切仿佛都沉寂了下来,他几乎把过往忘的干净,不想带一丝留恋,可是那天空般蓝色的眼睛却在梦里多次出现,现在也不例外,他又想起来让他喜欢的纯净蓝色。


车子到了目的地,仿佛是一个私人庄园,北陌下了车,看着耸立在在面前巨大的建筑物,有些恍惚,他不喜欢这样空旷的感觉,巨大的屋子就像是在黑暗中盯着它让他无所适从。


只是片刻,屋子里便亮起柔和的灯光,柏汐拉起他的手到了后院,带他到温泉处看寒梅开的美丽。


随后他从酷似假山的柜子里拿出衣裳,递给北陌,自己快速的脱衣,穿上黑色的短裤,泡进了温泉里。


北陌看着他一系列行动沉默不言,他觉得这显然早有预谋,柏汐在温泉里游泳,在昏暗的灯光下露出男性健美有力的酮体,分明是诱惑。


柏汐无言,游了一圈,看起来玩的很是欢乐,他只是微笑着,注视着北陌,两人四目相对,北陌指了指屋内,示意他在里屋里换,柏汐点点头,潜进水里开始练习闭气。


北陌在屋内,回忆起刚才的一幕,脸色有些微微泛红,他拿起浴衣,内心坚定了些,觉得自己不能示弱。


他上半身袒露,下了温泉,尽管还有心里因素存在让他不能过于放松,他还是选择走到了柏汐身边。


北陌努力让自己的笑容更加自然:“确实是一个美丽的地方。”


柏汐凑近了,嗅了嗅,笑着说:“咱们俩果然是同类,连想法都如此相似。”


北陌不解他是何意,只是看着他出神:“你经常锻炼吗?”


“黑带一段,比起小貉六段,还是差很多。小陌喜欢我的肌肉吗?”


柏汐拿起北陌的手放在自己的腹肌上:“这是雄性力量的象征,我自己很喜欢,你感觉怎么样?”


北陌此刻已经有点慌乱了,他还是象征性的摸了摸:“蛮不错。”随后收回了手,又想想觉得不妥,将柏汐的手放到自己腹部上:“我的就平滑多了,手感不错吧?”


“不错。 ”


北陌忍住异样感,将柏汐的手放下与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观赏四周的梅花:“这真是我看过最美的景色了。”


“可是,我看到了更好的景色。”柏汐打量着北陌,评价道:“你的皮肤白皙,摸起来丝滑,还有淡淡的清香,腰间纤细,手指骨节分明,平时应当是喜素少肉,不沾烟酒,洁身自好,算是人类中的极品了。”


北陌笑意盎然“前些日子多添了伤疤,至今还在,难道不是更有男人味了。我觉得……”他看着柏汐轻轻说道:“你这么漂亮,若是长发及腰,定是雌雄莫辨,倾国倾城。”


柏汐凑近了他“那小陌可喜欢这么美的我。”


北陌未退后,而是就这么看着他“美人用于欣赏,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难道不是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爱要相互尊重,张弛有度,哪能被美色迷惑就如饿狼扑虎,毫无风度。”


柏汐在北陌耳边低吟“如果这个美人心甘情愿与你共度春宵,你还要拒绝吗?”


北陌制住颤抖的心答道:“来日方长,何必这么匆忙,早早了却念想。”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春宵苦短。”柏汐抚上北陌的脸颊:“需得及时行乐。”


北陌愣住了,他突然哑然失色。


柏汐看他这样退了一步,开始偷笑:“你真可爱,难怪小貉那么喜欢。”


“其实”北陌有些犹豫的说道:“我本想说洞里泉生方寸地,花间蝶恋一团春。分明汝我难分辨,天赐人间吻合人。”


“噗嗤,你已经在臆想我们结合的全过程了?”


“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大概是这个光景。”


“上句是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小陌,你这比喻是何意?”


“我的内心是比较苍老了,怎么样都有八十了。你说你愿是不愿?”


“我愿意,我允许你动手动脚,小陌,请吧。”


“好,我输了。”北陌感叹:“我玩不过你。”


柏汐微笑,颇为平静的说道“如果小陌再坚持一下,我就要缴械投降了,你都不知道自己如何诱惑了我,销毁了我所有的自制力。”


“这么说来我该上岸了。”北陌说着就穿上了浴袍,柏汐紧随其后,两人到了屋内,各自冲了澡,北陌本欲换上自己的衣裳,柏汐递给他早就准备好的睡衣。


“这边客房很多,留下来跟我谈谈怎么样?”


“你想谈什么?”


“周礼案件,小貉或者我,你想要听哪个?”


方才泡温泉让北陌感到有些疲乏,他无意再谈“我想以后再谈,我有些困了。”


柏汐带北陌来到一个原木色的门前,用钥匙将它打开“这个房间我想你会喜欢。”


“嗯,我很喜欢。”北陌说着就躺在床上盖上被子沉沉睡去,柏汐看着这一幕温和的笑了下,关上门走了出去。


第二天,北陌是被一个陌生的女子吵醒的,只听她说:“欧尼酱,我来看你了。”然后欢欢喜喜蹦到床边,见床上睡着一个陌生男子有些惊讶,她匆忙道歉:“抱歉,我走错了。”随后慌张的跑出门去,正好在走廊上碰见了柏汐。


“欧尼酱,你家里有客人?还让他睡在你的房间里面?”


“确切的来说是恋人,小蕤,我们换个地方谈。”


“唉,欧尼酱居然有了恋人。”她走在柏汐身边向他投去好奇的目光:“欧尼酱的初恋,感觉真是不可思议。”


“小蕤对他第一印象怎么样?”


“睡醒的样子非常可爱,小蕤很喜欢。”


“那小蕤愿不愿意为我俩做早餐呢?”


“为欧尼酱和欧尼酱的爱人做爱的早餐,我自然是很开心的。”说着竹蕤就快快乐乐蹦进了厨房,柏汐看着自己这个活力四射,活泼开朗的妹妹笑了笑,转身来到自己的房间前,轻轻敲了门:“小陌,醒了吗?”


听到房间里的声音,柏汐打开门,径直走了进去,看着北陌睡眼惺忪觉得可爱的紧,想摸摸那头蓬松的乱发。


柏汐关切的问道:“昨晚睡得好吗?”


北陌莞尔:“睡得很舒服,床铺上都是你的味道。”


“要不要再睡一会,今天星期天,你也不用上班。”


“好。”北陌答应着就缩进被窝里面。


柏汐接着就躺进了另一边,两人隔着一段距离,北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只觉得后背有点凉,他转过身,正巧看见柏汐炯炯有神的眼睛。


“你要一直这么诱惑我吗?”


“我在等你哪刻控制不住扑向我。”


“柏汐,你喜欢这个称呼吗?”


“我喜欢你称呼我为汐,这样亲密一点。”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