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白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二)

狄仁杰本以为李白一路上缄默不言,会一直安分守己,不料,李白支付了车费,才刚下车,狄仁杰一还钱,李白就出言诋毁他「就你这块木头,若是有女生看中你那肯定是眼瞎。」

狄仁杰摸不着头脑,他还钱天经地义,这李白怎么突然就发作了。

李白瞥了狄仁杰一眼,看他毫无反应,还在发呆思考,嘴角扬起「发什么呆呢,赶紧回去啊。」

狄仁杰是再也不想理会李白了,这会逮住机会,遂自顾自的走了,李白看着他的背影觉得很开心,这傻怀英手机被摸走了都不知道。

他快速溜到自己的宿舍,因为其他人联谊还没回来,所以显得格外安静。

李白将狄仁杰的手机打开,发现有密码,就将手机连接到电脑上,自己编程了一个解码器,很快便破译了。

手机上的短信,QQ和微信上的消息,相册,李白全部在电脑上拷贝了一份,还在手机上安装了窃听器,一有电话打入就会被记录下来,传到李白这边,如此狄仁杰的所有信息他都掌握了。

李白将一切准备就绪,就差还手机了。

他轻轻敲了门,没有反应。考虑到狄仁杰有可能在洗澡,就伸手将门打开,小心翼翼的走进去,听到来自浴室的水声,他站在浴室外考虑着要不要进去,没想到水声渐停,里面传来声音「是元芳回来了吗?」

听到狄仁杰的声音,李白心跳加快,脸色红的滴血,他很快安抚自己镇静下来,学着李元芳的语气「是我」

狄仁杰说道「我忘记带睡衣了,你帮我去我衣柜拿那套深蓝色带格子的睡衣」

李白回答「好」

他想到过一会就能看到狄仁杰的衣柜,并且还能趁机溜进浴室看怀英的……想想就觉得脸颊发烫,既羞涩又期待。

狄仁杰的衣柜里衣服平平常常,以深色为主,质地不怎么样,摸着手感不佳,李白蹙眉,把蓝色带格子的睡衣拿出来又放回去,去自己的宿舍拿了自己的深蓝色睡衣递给狄仁杰。

门开了一条缝,狄仁杰伸出一只手拿了睡衣,他看了看又递回去「这不是我的。」

李白趁机推开门,狄仁杰见他用衣服遮挡着自己。

「怎么是你。」

李白先是被狄仁杰虚掩着的身体吸引了,又不自在的瞥开眼,命令道「穿上」

他见狄仁杰无动于衷,怒火中烧

「叫你穿你就穿,扭扭捏捏以为自己是大姑娘吗?」

狄仁杰脸色铁青,礼貌的请李白出去。

李白颇不乐意,将自己的睡衣一把拿去,在看到狄仁杰时心一动,顺便把狄仁杰盆子里的衣服尽数扔到楼下。

「既然不想穿,那就别穿了。」

狄仁杰别过身,双臂环住自己,不想李白的神情落到他身上,实在太尴尬了「你出去。」

李白不理会他,将睡衣放到阳台上,站在狄仁杰身后。

狄仁杰感到李白的靠近,先是轻声说着让他出去,李白不理会他,他只好大声吼出「出去」

谁知李白竟然从背后抱住他,凑到他的耳边「怎么,这么怕我?」

狄仁杰快速转过身,一把推开他,又狠狠推了几下,没有推动,被李白抓住双手,压到浴室的墙上。李白看着那湿漉漉的发丝,淌水的脸颊,坚毅的眼神,心动不已,情动的吻上,狄仁杰转过脸,隐忍着愤怒「请你自重。」

「呵」李白恢复理智,放开狄仁杰「你以为我会吻你吗?」他无所谓的摆摆手,退出浴室「又丑又蠢,真是无趣。」

他把睡衣扔给狄仁杰,被狄仁杰稳稳接住「不穿你就要光着身子从浴室走到你的衣柜那,要是这时候你舍友回来了,看到你这样,不知道会作何评论。」

狄仁杰将睡衣抓紧,有些咬牙切齿「这个睡衣是?」

「放心吧」李白闷闷不乐「新衣服,从未穿过的。」

「那你来这里……」

「还你手机,丟到聚会上还不自知,蠢到家了。」他将手机递给狄仁杰,狄仁杰刚要接,李白又收回手「我扔你床上。」遂快速走到狄仁杰床边,将手机放上去,之后逃一般的回到自己的宿舍。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自己竟然会失控想要亲吻那个家伙,竟然会觉得他很美丽,真是着魔了。

李白觉得莫名生气,在挣扎了一会之后,他坦然承认了自己对狄仁杰的情感,他确实在看到狄仁杰的身子后想要行不轨之事,他确实想要看那个人哭泣,更多的表情,他确实喜欢他生气。

他抱住自己,一想起那张脸,就有一股热流冲上头顶。

李白用凉水冲澡,平静了不少。

第二天,狄仁杰就被楼下的宿舍阿姨告知12栋有空的双人间,而且价格比四人间还实惠,邀请他去居住,想到天下没有掉馅饼的事情,狄仁杰自是不愿,在看到李白从楼梯下来,跟他打招呼「刺猬头,早晨好啊。」他便同意了此事。

狄仁杰前脚刚搬进去,李白后脚就搬进去了。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