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信白」混吃等死

在酒吧街有个混混经常喝酒闹事,带着一帮子兄弟喝霸王酒不说,还调戏路过女孩,痞里痞气,因此多次进局子,被关几天又放出来。

韩信劝道「李兄,你这做事不修边幅,随心所欲,都进局子几次了还不知悔改,兄弟在多次帮你赎身后,已经没钱了。」

「呦呵」李白翘着二郎腿,抽着烟「没钱?你这不是富二代吗?逗我呢是吧,不是你说要跟着我混,你的钱就是我的钱,这是要跟我算账了是吧。」

韩信无奈的摆手「李兄啊,重言这个月准备买宝马的钱都被你用去泡妹子了,不是我不肯帮你,虽我家富有,钱完全是掌握到老爷子手里的,我这拿的钱那都是有定数的,为了给你更多的钱,我自个都去接客户,谈单子了,结果也补不了你这大窟窿。」

李白没理会韩信的难处,瞅着他却是笑了「你不是认识一帮名流淑女嘛,帮我约到一个,我把她身上的钱骗出来。」

「李兄啊」韩信快急哭了「什么时候不是你自掏腰包追人,哪有人肯倒贴给你钱的。」

李白嘿嘿笑了,意味深长的看着韩信「你不就是一个。」

韩信见李白意有所指,脸红了,李白看韩信整个脸跟猴屁股一样,笑得乐呵「瞧你这德行,也有人一大波妹子喜欢你,真是鲜花被猪拱了。」

韩信听闻傻傻笑着「我不会喜欢他们,我就喜欢你。」

「行了,行了」李白看着他只觉得傻里傻气「别恶心我了,说正经的,这次有没有看见好一点的货色。」

韩信不乐意了「你成天就知道妹子,妹子,也不在意兄弟,这不,跟随你的弟兄都跑了一半。」

「跑?」李白愤恨的说「敢跑,看我不打断他们的腿。」

「也不能怪他们」韩信委婉的建议到「他们跟你进局子出生入死好几次,结果甜头没捞着,尽是一些苦水。」

「你听他们胡说」李白眼神锐利「这把妹的时候我何时不是把自己中意的让给他们,这有你发工资我也不曾亏待他们啊,他们这就跑了,一个个白眼狼,兔崽子,我呸。」说着他还啐了一口唾沫。

韩信看到只觉得李白可爱,脸又红了。

李白看韩信意淫自己,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心想,要不是你这死家伙可以提供给我很多钱,我才不会结交你这死基佬。

李白经常去夜店,跟大家喝酒嗨歌无所事事,只知玩乐,韩信就站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他,也不说话,等李白醉了再把他带回去。

第二天继续,这样的日子似乎无休无止。

李白和韩信待在一起半年,因为韩信信用卡透支被家里发现了,韩信的母亲韩夫人找上门来,闻着他一身酒气,厌恶到骨子里。

李白举着三根指头「三百万,不多不少,你给我马上离开你儿子。」

韩夫人看了李白这德行一脸不屑,爽快的给了钱,结果她看见李白还和韩信在一起,就很愤怒了。

「我给钱让你离开我儿子,钱收了,你怎么还是和他在一起。」

「这不能怪我啊」李白把双腿翘到桌子上「你儿子非的死皮赖脸找我,又不是我的错。」

韩夫人气愤的就要离开,李白笑了「我说伯母啊,你再给我三百万,我一定马上立刻离你儿子远远的,再也不出现在他面前,见到他的人,我就躲,成不成交?」

韩夫人犹豫了片刻同意了「你在这合同上面签字画押,如果违逆就终身当我家的仆人,不得自由,别想再耍什么花招。」

李白掏着耳朵,一脸不屑「行吧,行吧,不就躲个人嘛。」

李白真是小瞧韩信了,自从他躲韩信后,韩信整个人的戾气增大了不少,尤其看他的眼睛发红,恨不得把他吃掉。

他无视,认为韩信懦弱可欺,没什么好怕。

结果在一条巷子被人绑了。

被人绑了还不算,那夜彻底失了身,被囚禁在一个不见天日的黑屋里。

只听韩信娓娓道来「太白,你答应的,永远做我家的仆人,不过,我不舍得你做仆人,就做我的伴侣好了。」

END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