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佐鸣」凶案现场

1.「宇智波佐助,你可知罪。」鼬面上冷静的审问自己的弟弟,内心实则汹涌澎湃「漩涡鸣人可是你杀死的?」

佐助波澜不惊,露出森森笑意「哥哥,事到如今你还装什么?鸣人之死难道不是你的手笔吗?」

鼬狠狠拍了拍桌子「别妄想混淆视听,警方已经掌握了你杀人的证据。」

佐助解颐「既然有了证据还问我做甚,想要嫁祸,屈打成招,随你们。」

鼬盯着佐助半晌,叹了叹气「你就说说那天发生的事情吧。这里有监控录音,很多双警官的眼睛在盯着,不会白白冤枉你的。」

2.佐助看了看鼬陷入回忆。

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清晨,鸣人告诉我他要为我爱罗庆祝生日,所以请一天假就不和我一起去工作了。

我应允了他。

我看了看手表,时间是8点20分。

那天我正在处理文件,在9点15分的时候手机响了,鸣人发来一条短信「佐助,今天是特殊的日子,晚上我会赶回来的。」

那天是8月9日七夕节,我马上联想到了。

在12点50分的时候,鸣人打电话给我,我每次都有录音的习惯。

「佐助,我正在给你准备惊喜,你会喜欢的。」

「既然是惊喜为何要告诉我呢?」

「小樱说有了期待会变得很快乐。」

「春野樱?你怎么跟她在一起。」

「我爱罗又不是只会邀请我一个朋友。」

「就是她提醒你今天是七夕的?」

「嘿嘿……」

「离她远一点。」

「佐助,你对她的偏见还是那么大,明明曾经她那么喜欢你。」

「就是因为喜欢我才不安全,你懂吗?」

「佐助,小樱只是女孩子,你不能因为我暗恋过她就看她不顺眼。」

(宁次)「鸣人,快过来」

「佐助,不和你说了,我还有事要忙。」

鸣人挂了电话,我感到心情很糟糕,决定放下一切去接他回去。

我到我爱罗家的时候是1点30,无论怎么敲门都没人,所有人的电话都打不通,楼道监控被我调出来显示1点钟左右,他们出门了,一行有春野樱,宁次,卡卡西,鸣人,雏田,还有你,鼬。

在市区里面手机没有信号,据我所知有温砂乐园,连庆宾馆。

我3点25分到了温砂乐园,查了人员记录,发现了你们的踪影。

在旋转木马上看到春野樱和雏田在玩,等她们下来,听闻鸣人跟你去了鬼屋,鬼屋全长1.3千米,且仅有一条道,可是我在鬼屋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你们两个。

等我出了鬼屋却看到在门口等候的宁次跟卡卡西,他们说跟你们一同进入鬼屋玩,因为你想要跟鸣人单独谈谈,让他们先走。

我不放心又去了鬼屋一次,在两个护士(假人)簇拥的病床上发现了鸣人的尸体,马上报警了。

那个时候是4点44分。

鼬,告诉我,究竟是不是你。

3.鼬直视佐助的眼神「发现鸣人的尸体直接报警?我去检查过了,这些用来吓人的假人,都被关在笼子里面,没有内部的钥匙根本打不开,佐助,你编的故事真是漏洞百出。」

佐助也不恼「凶手在行凶后没有关门,这很正常,倒是鼬你故意支开大家,很稀奇吧?」

「我愚蠢的弟弟啊」鼬说「你没有发现你的故事中最匪夷所思的事情吗?」

「什么!」佐助站起身「事实就是如此。」

「鸣人去参加我爱罗的生日,结果我爱罗作为那天的重点对象居然没有跟他们一起去,这不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吗?」

佐助怒道「你们可以查那天的监控,确实没有我爱罗的踪影。」

鼬拿来我爱罗的录音「要不要听听他的证言?」

佐助点点头,一段很长的叙述开始了。

4.鸣人来我家里玩,讲述他跟佐助的恋爱史,小樱听闻很是激动,又念今日是七夕节,建议鸣人给佐助打电话,约他一起去同一个地方玩,在恋爱里面有一个词叫做「心有灵犀」,小樱说,佐助那么喜欢鸣人,即使不说地点,他一定会找到他的。

在温砂乐园曾经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我就没有去,为了配合鸣人的惊喜,把手机关机了。佐助敲门的时候我假装不在。

佐助听到我爱罗的证词很愤怒「这又能说明什么?」

鼬答道「你到我爱罗家是1点30分,监控显示,2点便离开了,3点25到温砂乐园,途经85分钟,而温砂乐园离我爱罗家仅需15分钟车程。」

「鼬,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你是故意往我身上泼脏水,是吧,鸣人是我的恋人,我又有什么动机要杀了他?」

「你听我爱罗的下面的证言。 」

我爱罗「以前在温砂乐园佐助差一点掐死鸣人,原因是他亲眼所见鸣人向小樱告白了,于是对鸣人怀恨在心,佐助那时说我得不到的东西,其他人也别想得到……听小樱说,卡卡西阻止了佐助的行为,才救了鸣人,鸣人那时已经是佐助的恋人了,他还移情别恋,不过,我这个哥们从小学就在暗恋小樱了,于我而言他是太痴情,根本没有错,是宇智波佐助太过分了,不分青红皂白。」

佐助紧握拳「他背叛我,难道还是我的错吗?」

鼬笑「你还是对他心有芥蒂,充满怀疑。倘若你们最近闹了什么矛盾,以你的被动性人格万万不可能就此罢休。」

佐助无视鼬的嘲讽「你有什么实际的证据吗?就敢把锅往我头上扣。」

「你想听听小樱的证言吗?」

「呵,那个疯女人的话有几分可信?」

「你听听吧」

5春野樱:

虽然佐助最后没有选择跟我在一起,我还是很喜欢他的,没想到他居然会因一时愤怒而杀了鸣人。

好色仙人「春野樱,你言之凿凿是佐助杀了鸣人,可有证据,否则诬陷他人,破坏警方办案,会受到刑事拘留的处分。」

2点20分我看见了疑似佐助的人,他穿着一身白衣,用连衣帽遮住了头,跟雏田说我想去厕所,要她自己玩一会,跟上佐助后发现他跟鸣人闹别扭了,还出手打了鸣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佐助看鼬来了,就行色匆匆的离开,后来,看到鼬安慰鸣人,我就放心了。

佐助听此不悦道「这是决定性的证据吗?分明是不怀好意的诬告。」

鼬说「监控上确实在2点20分左右拍摄到浑身白色衣服的男子,他和你身形很像,用口罩遮住脸部,且一直低着头。这证明小樱没有说谎。」

佐助白了鼬一眼「就凭这个想要治我的罪,真可笑。」

鼬说「你怎么不为自己辩解了?不是挺能说的吗?」

佐助冷笑「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找不到关键性证据你这就是冤枉,警方也真是的,明明知道我和你不共戴天,而且你又是涉案人员,偏偏要你审问我,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鼬问佐助「你若真的喜欢鸣人,他死了,你怎么一点也不伤心?」

佐助大笑「我现在还在怀疑,他是否真的死了。」

鼬惶恐「你什么意思?」

佐助笑「鸣人不是想要给我一个惊喜吗?这还真是天大的惊喜。」

鼬道「你亲眼见过鸣人的尸体,如何说他没事。」

「我在鸣人的大腿内侧刻了zz两个字母,可是那个尸体分明没有。」

「你在怀疑警方的能力?根据DNA比对的结果分明是鸣人没错。」

「鼬,你不是想要知道,那70分钟,我究竟做了什么吗?你耳朵侧过来,我只讲给你一个人听。」

鼬狐疑的看了佐助,耳朵刚侧过来,就被佐助狠狠咬住了,差点柠下来,鼬打了佐助的肚子,才让他松了口,佐助挣脱手铐,回了鼬一脚。

鼬愤怒的说「你这是袭警!罪加一等。」

佐助笑「呵呵,你这个畜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鸣人怀有何种心思,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吧。」

鼬捂着受伤的耳朵「我可比你正人君子多了,要不是你当初对单纯的鸣人使阴谋诡计,他根本不会跟你在一起。」

佐助讽刺鼬「各人凭各人本事,我得到他那是我有能力,而你没有。」他指着鼬「从刚才到现在,我噼里啪啦听你说了一堆鬼话,配合你演戏都是为了解开手铐」他慢慢靠近鼬,表情逐渐扭曲阴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里是哪,根本不是警察局。之所以这么玩就是为了将视频发布出去,好让大众都以为我是真凶,全部来诋毁谩骂我。」

鼬看着佐助这副模样,表情动了动「你不想知道鸣人在哪里吗?」

「我相信你不会蠢到把鸣人交给春野樱吧。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他在我爱罗那里。这就没什么问题了。」

「是啊,宇智波佐助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你竟然」佐助抓起鼬的衣领「你这个混蛋不是喜欢鸣人吗?怎么会把他交给小樱,你不是知道去年那个女人差点杀死鸣人吗?」

「喜欢鸣人?」鼬浅笑「佐助你从何得知?」

「难道不是吗?你处心积虑的接近鸣人逗他开心。」佐助想打鼬一拳,被他稳稳接住。

「我根本不喜欢鸣人,我喜欢你啊。」

「什么,你不是讨厌我讨厌的要死,恨不得杀了我吗?」

「佐助,无穷的恨意代表爱意」

「随你怎么说,怎么想,反正我是不想再见到你了,把钥匙给我。」

鼬笑了笑,取出钥匙,让佐助不明所以,他本以为会有一顿恶斗,他从来不懂得这个哥哥,现在也是一样。

佐助拿上钥匙,就想要去找寻鸣人,他知道鸣人落到春野樱的手里,一定不好过。

6.「摩天轮在最高处的时刻,恋人就能幸福的相守一生」小樱悲伤的对鸣人说道「鸣人,你懂我求而不得的悲伤吗?」

鸣人温柔的安慰小樱「以前我也是这般喜欢你,可被你次次拒绝,虽然我是一个吊车尾,可是喜欢一个人的权利还是有的,继续喜欢你也是我的决定,我知道你讨厌我,讨厌男生的死缠烂打,每次就只能远远的望上你一眼。虽然曾经感到辛酸,现在却觉得曾经纯粹的自己是那么开心愉悦。得不到仅仅追求也是美好的。」

小樱仍旧很伤心「你还真是一点野心也没有,付出不求回报,难怪佐助会喜欢你。」

「小樱,佐助为了我帮你背负罪责,替我打跑欺负我的人,非常关心爱护我,又优秀美貌聪明,这样完美的男人居然会喜欢我这个满身缺点,成绩又差的人,实在难以想象。我本来不明白,他给了我答案。」

小樱狐疑「佐助怎么说?」

「他说,我不会用语言伤害他,也不是因为他优秀而喜欢他,仅仅是喜欢他这个人。」

「可是我的喜欢一点也不比鸣人你少,这样的理由,我怎么能接受。」

「小樱,你真正认识过佐助这个人吗?你知道他真正想要什么,需要什么,追求什么吗?」

「我知道,他想要成为公司首屈一指的管理者,成为地方首富,甚至世界金钱排名第一的企业家。」

鸣人用佐助对他说过的话应答「佐助想要一个体贴的恋人,陪伴他度过艰辛,他偶尔有点孩子气,需要人照顾,追求远大的理想,希冀和恋人共同完成。我是他的私人助理,可以给他纯粹的陪伴,永远的支持。而你可能会让他不断前进,催逼着他向更远大的方向,却不知他享受的是过程。」

小樱点点头,似是知道自己败了。

不过这样也好,骗了佐助30分钟的陪伴,好弥补她对他曾经的付出,做个了断。

小樱看着窗外,快要接近地面,反倒从容「你看他来了,来接你了呢。」

END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