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利艾」末世玫瑰

1.种族在漫长的繁衍中不断的进化与斗争,适者生存,不适灭亡,人类也因欲望而病变,行尸走肉。

毒气散播开来,污染了整个城市,将人最本原的意念唤醒,杀戮血腥,不止不休。

在这场危机中,幸存者少之又少,为此博士研究出抵抗毒素的药物,能帮助幸存者免受毒气的侵蚀,却对完全僵尸化无效,只能任其自生自灭。最高统治机构为了复兴人族派遣自由之翼小队寻找遗落在各处的同伴。

利威尔作为自由之翼的队长,自应制定谋略,首当其冲。

他们乘车,开始了救援之旅,利威尔凝神向天空望去,露出和平时不同微妙的表情,毒气蔓延之时,艾伦正出去执行任务,生死未卜,平时欺负他欺负惯了,觉得甚是有趣,这小家伙如今不在身边,倒显寂寞。

他坚信艾伦还活着,他也一定会找到他。

车经过一家超市,利威尔下令停车,他看见一群僵尸在外面观望,觉得甚是稀奇,被厚厚的玻璃阻挡着无法行进。

僵尸以捕猎人为食,对人的气味格外敏感,自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待在那里,除非里面有幸存者。

联想到这一点利威尔立刻下令莱纳和马克引开僵尸,由他和爱尔敏三笠营救,至于其他人就待在车上望风,一有情况立刻禀报。

计划进行很顺利,三人在超市里发现了赫里斯塔和尤弥尔,待到车上,利威尔询问她们艾伦的下落,却见赫里斯塔双眉紧蹙,摇摇头,便知不妙。

尤弥尔直率的表达「艾伦凶多吉少 。」

利威尔望向她,冷冷的道了一句「别妄下判断,他唯一的优点就是命硬。」

尤弥尔毫无感情的答道「他已经被僵尸咬了,即使有命逃跑,也会幻化成丑陋的怪物,你们还是不要找他了。」

三笠表现的异常冷静,尤弥尔的话一点也不能动摇他的信念「艾伦即使变成了僵尸我也要找到他带回去。」

尤弥尔冷淡的说「只要先把我和赫里斯塔送到安全区一切随你们。」

利威尔拒绝了尤弥尔的提议,提供了药剂,要他们一起为人类的未来效力。在没有找到艾伦之前,他并不想这样折返,拖延的时间越长,希望越渺茫。

正在此时,莱纳和马克回来了,还引了一大波僵尸追随,他们开车刚甩掉后面的凶煞,前方又出现了新的一波……

2.艾伦蜷缩在一家医院里,看着身体一点一滴的变化,无能为力的叹息。观望未来,他必定会像那群怪物一样失去理智吞噬人类,与其放任自己继续下去不如自尽身亡。他不甘心,自己就这么死了,在角落里苟延残喘,似乎还怀着虚妄,他想见兵长最后一面。

艾伦听到楼下的动静,移动着逐渐僵硬的躯体,从三楼向下望去,正看见一辆军用卡车被僵尸团团围住,一个个凶猛扑上去拼命阻止车辆前行,由于数量庞大,导致车无法开动,于是停在下面。

他见到昔日的伙伴披荆斩棘,勇敢的杀死僵尸,并冲进他所在的医院躲避,他神色变得温柔了些,尤其欣赏到兵长帅气绝伦的杀怪姿势,脸色微微泛红,是缘分让我们再次见面,这已经死而无憾了吧。

平时那个人高高在上,一副毫无在意的模样,又洁癖不亲近人,唯独喜欢捉弄自己,这就像某种程度的撩拨,于艾伦而言近似邀请,他读懂了他的行为,稍作配合。

因兵长的到来,他的欲望更大了些,仅仅是看一眼,还不满足,渴望相见,渴望触碰,可是自己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可以被接受吗?

3.三笠从进医院开始就有一种直觉,艾伦可能在这里,在看到挂号玻璃上一个笑脸写着3<5时就明白了他的方位,料想到艾伦如若保持清醒,身体变样了,必定不愿见到其他人。她以如厕为由,自行搜索。

利威尔注意到三笠注视标记的细微神情,猜出来几分,却没有说破。

艾伦相信三笠她一定能看懂自己画的标记,静静等待着她的到来,却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心脏漏了半拍。

他本欲躲藏,心底里又泛出一缕微光,祈祷这样的自己能够被兵长接受,怀着这样的心理,他静静待着,不动声色。

利威尔见到艾伦的那一刻,他用鞋子狠狠踩在他的胸膛上,如同初次见面那般剽悍难忘。

他用灼灼目光刺着艾伦,脚下的动作加重,让艾伦忍不住痛呼「兵长,轻一点。」

利威尔松了脚,却见艾伦含笑,如同沐浴阳光,温暖夺目 。失而复得,自是喜不自胜。

他喝了一口药便向艾伦索吻,苦涩的药汁沾满口腔,顺着艾伦的喉咙而下,艾伦分明觉得这药香甜,沾满了兵长的味道。

三笠见到这幕,心揪了起来,两人日久天长的对望,暗送秋波她早已知晓,却无法接受只得藏起自己的心思,等待艾伦回心转意,如今看来她已经一败涂地。

三笠轻轻带上门,不愿看到这样温存的场面。

4.艾伦虽喝了药制止了毒性蔓延,身上的斑还是没有消退,这样丑陋的躯体,他不想给兵长看到,吻过后他制止了兵长进一步的行为。

利威尔察觉他的抗拒,索性撩开了衣物,抚摸那个伤口以及呈青紫色的身体,忽然笑了出来,这笑让艾伦觉得惊悚,不明所以,他看了看利威尔,见他止住了笑,一本正经的说「如今人烟稀少,为了繁衍生息,组织规定,人人必须从幸存者中寻找一名伴侣进行交配,产下后代,你可有中意的人?」

艾伦眨巴眼睛,不懂利威尔话中含义。

利威尔看出他的疑惑,接着说「我看三笠不错,又特别关心你,你觉得她如何?」

艾伦摇摇头「我们是亲人,断不可能成为伴侣的。」

利威尔又道「赫里斯塔那个金发蓝眼的小姑娘挺漂亮的,你就不心动吗?」

艾伦尴尬的微笑「兵长,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会喜欢除你以外其它的人。」

利威尔心中窃喜,面上不露声色「私下里叫我里维。」

艾伦心想,里维,这是兵长真正的名字,他轻轻唤了一声,利威尔点点头,摸上他的发丝,显得格外温柔。

「咳咳」爱尔敏站在门外轻咳,表示这样的温存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兵长」他犹豫着说「僵尸在门外越聚越多,我们该怎么办?」

利威尔看看爱尔敏,神色暗敛,整理好艾伦的衣物,严肃的说道「这样的大医院,必有地下停车场,我们从另一个出口离开。」

5.方才兵长一行摆脱僵尸时,未能带走车上的补给,医院除了水又没有食物,继续待在这里只能活活饿死。

为了保证大部分人的利益总是有小部分人需要作为牺牲品,莱纳和马克自愿进入地下车库进行探索,确保安全。若是寥寥几个僵尸很容易处理,一旦达到一定数量便步履艰难。

他们干掉了几个杂碎,发现了几辆完好的车,慢慢往出口走去。

这边利威尔吩咐大家寻找一些可用的药品器材,若是从车库离开失败,便制陷阱,引僵尸入内,一举歼灭。

马克和莱纳去而不复返,直到夜色深沉,迎来曙光,还不见人影,联想到可能性,第一,他们有意离开,第二,他们被困住了,第三,他们已经遇害。

第一种情况去除,地下车库就像一个不能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不能去了,只能迎面消灭。

大战一触即发,艾伦看事情不可逆转,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心中忧虑,望利威尔如同往常一般镇静自若,心里有了安慰,仿佛只要他在,一切困难迎刃而解,游刃有余。

陷阱已经设置好,需要一个引诱者。

艾伦愿为利威尔分忧,主动请缨,被利威尔拒绝了「三笠,可以吗?」他看着黑短发神色气质冰冷的女孩子,仿佛笃定她一定会为了艾伦而临危。

三笠点点头,温柔的探望艾伦后转身离开。

韩吉若有所思的看了利威尔一眼,凭着女性的直觉猜出来了什么,爱尔敏胆小不易成事,让又过于急功近利不够沉稳,她自己的运动能力很差,擅长研究,艾伦待在外面太久,体力不支,而利威尔自己需要指挥众人做好一切,三笠是唯一的人选,但她又觉得似乎还有别的原因。

艾伦和利威尔亲近不是什么秘密,利威尔作为他的看管者自然得近一些,可是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就要破土而出。

即便是僵尸横行的末世也要遵守规则,禁忌之恋不可以存在的。

6.三笠冒着生命危险将僵尸引入,计划进入第二步,其它人事先以医院中养育植物的腐叶土遮挡气味,趁僵尸被引进后逃离。

随后待三笠用绳子从窗外下来便可用火把医院烧掉。

至于逃脱工具就是事先那辆车,虽然被僵尸毁了外观,引擎也是好的。

众人在一分一秒中焦急的等待,尤其是艾伦手心都捏出了汉。

利威尔泰然自若,要其他人检查车辆损毁程度,再作细致的报告。他顾盼远方,又回望近在身侧的艾伦,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答案「她会活着出来的。」

利威尔话音刚落,三笠便开窗而出,与他们会合。

他们刚走出一段路,后方便传来巨大的声响,吸引了不少僵尸的注意。

7.回到总部,失踪两人,救回三人并非光荣,埃尔文单独找利威尔谈话,艾伦有些忐忑不安,忧心兵长会被怪罪。

利威尔回来时什么也没有说,严肃申饬艾伦不赶快洗澡,身上臭烘烘的如同发霉的面包。

艾伦笑容灿烂,心领神会。

利威尔自艾伦进洗澡间就露出一抹笑意,平时肃穆稳住惯了,这一笑显得别具风味,甚至有点恐怖,他擦了擦自己的武器——心爱的枪支,对准艾伦的方向,兴致勃勃的观望。

等他出门看到自己这个架势说不定会吓一大跳,他最喜欢逗着他玩了,这次该怎么表达好呢。

艾伦洗毕出了门,看利威尔用枪对着自己,吓了一跳。「兵长,您这是做什么?」

利威尔直言正色,不苟言笑「你觉得我枪法如何?」

「兵长的枪法当然天下第一。」艾伦为难的笑笑「兵长该不会真的想要训练我吧,这个我还没有躲子弹的经验,恐怕要让您失望了。」

利威尔神色突然暗沉,吓了艾伦一跳「记得我在医院跟你说过什么?」

艾伦战战兢兢的答道「你问我中意的人是谁。」

利威尔突然笑了,嘴角泛起弧度,让艾伦寒冷的打颤「我们这是私下里吧。」

艾伦心如小鹿乱撞,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脸涮的红了「里维」

「还杵在那里做什么?」利威尔命令道「过来。」

艾伦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看着对着自己黑洞洞的枪口,一时不知该开口说什么。

利威尔露出森森牙床,将艾伦揽过腰,凑到他耳边,暧昧的说「艾伦,我如果用枪打死你,你就是一直属于我的。」

艾伦坦荡的回答「即使不用它,我也是你的。」

利威尔未放下枪,指着他的后背驱使道「取悦我,否则就杀了你。」

艾伦把上衣脱了套在利威尔的头上「里维,我的味道怎么样?」

利威尔心怀不悦「你还真是胆大包天」,说罢,他打了一枪,震的艾伦心跳快停止了。

利威尔放下枪笑着说「这把枪我就放了一颗子弹,算你走运。」

艾伦环住利威尔的肩膀「里维只要把子弹放到最后的一个弹夹里面,我就不会被打死。」

利威尔回抱艾伦浅笑「怎么,离开我这些天从小绵羊变成大灰狼了?」

艾伦闭上眼靠着利威尔的胸膛「如果我一直都是狼呢?」他抬起头注视利威尔,目光挑衅「我早就渴望一些特别的事情了,里维肯给我吗?」

利威尔与他脖颈交融,左手插进他的发丝里面「现在还不可以」他放开艾伦,躺在了床上,拍了拍另一半床铺说道「睡吧」便不再言语。

艾伦不知利威尔究竟何意,两情相悦,肢体接触,颠鸾倒凤应该水到渠成,怎么兵长总是拒绝他呢。

也仅有利威尔自己清楚,欲擒故纵究竟是何种滋味,戛然而止有多难耐,他们就这样好了,暧昧不发生任何关系,聚沙成塔,集腋成裘,以后的趣味才会更大。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