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巍澜」血月之绊

北方小镇,与世隔绝,耕种播种,自给自足。这里长期受到吸血鬼的侵扰,世世代代,延绵不绝。

灾难造就英雄,每当夜深人静之时,一声狼吼响彻云霄,阻止吸血鬼侵袭的脚步。

赵云澜是其中普通的民众之一,每天的任务就是出门捡柴,再拿去卖,因此天不亮还黑漆漆的时候他就会跑去森林里捡树枝,有人告诫他可能有吸血鬼在附近逗留,晚些去最好,他莞尔一笑,捡柴十年不曾遭遇祸患,自不必在意。

传言在山林深处,有一个古老的千年棺材,里面沉睡着不惧怕日光,强大阴险的吸血怪物,他有着世间最美的容颜,蛊惑人心的法术,可以让人心甘情愿为他献祭。

本是一个古老的传说,在偶然的地震中变成了现实,沉睡的恶魔被地表震动唤醒,睁开他血淋淋的绯色眼眸,露出残忍的微笑。

赵云澜喜欢午后在树林里闲逛。他看见一个巨大的深红色棺木,露出吃惊的表情,往常走这条路都不曾见过它,如今突然出现唤起了他的好奇心。

棺木表面干净光滑,焕然一新,不像是尘封多年,其中必定装满了百合花,走近便能嗅到这芬芳香甜,鬼使神差地他想打开它一探究竟。

映入眼帘的景色是睡得安详的脸颊,长长的睫毛又细又黑,皮肤若雪白皙光滑,发丝整齐乌黑靓丽,如此美男子怕是世间罕见,珍稀至极。

赵云澜忍不住抚上他的脸颊,冰冷的触感寒气逼人,他缩回了手,静静的注视着此人,嗅了嗅他的气息,蹙了蹙眉,按理来说若是死人都有尸臭,若是吸血鬼都含有可辨认的气味,但这个人身上有一股淡雅的清香,不似百合香那般浓烈,凑近了闻着很舒服,就仿佛他还活着。

世间之大,无奇不有,他刚想站起身离开,那个沉睡的人儿睁开了双眼,深邃漆黑不见底,如黑曜石一般看不真切。

赵云澜睁着迷蒙的双眸,静静注视这一切,他忘记了普通人该有的惊讶,只是那么看着他从棺材里坐起。

此人嘴角扬起,露出温柔似秋水的微笑,发出低沉美妙的旋律「是你唤醒我的?」

「是啊」赵云澜盯着他,露出笑容,眼睛睁着很大「喂,我说兄弟,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啊。」他指着此人「肯定是见过你的,不过我不记得了。」

棺木里的人冁然一笑,抓住他指着自己的手「我看着你也面熟的紧。」说话间他眯了眯眼睛「沈巍,这是我的名字。」

「沈巍?」赵云澜想了想,突地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拍拍沈巍的肩膀「我就是现在初次见到你了」说着露出假笑,见对方没有配合的意思,尴尬的笑笑「好吧,冷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不提这个,咱说实在的吧,你是什么人啊,既不像人也不像吸血鬼的。」

「这么说」沈巍莞尔「那我就是狼人了。」

「狼人?」赵云澜挑眉「狼人,行啊」他拍拍沈巍的肩「狼人都能变成狼,兄弟你变一个呗,让我长长见识,开开眼。」

听此沈巍解颐「这可不行,光说我了,你呢?」

赵云澜嘿嘿笑了「我这个平民老百姓,捡柴火,烧水,做饭,闲逛,生活要多枯燥有多枯燥,我瞅着能不能遇到新鲜事打破这样的生活呢。」他意有所指,盯着沈巍「这不,你出现了。」

沈巍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问他「你就这么期待我出现在你的面前?」

赵云澜一双含笑的眼睛打量着他「怎么不期待,兄弟,我觉得咱们说不定可以成为好朋友呢。」

「朋友」沈巍品味了一下这个词,继而反问赵云澜「你仅仅希望跟我做朋友?」

「不然呢?」赵云澜笑得没心没肺「做恋人?」他本欲开句玩笑,谁知沈巍当真了。

沈巍的眼神变得严肃认真,就像做什么神圣的事情一样,抬起赵云澜的手吻了一下「我要你成为我的。」

赵云澜缩回了手「那个,我开玩笑的,哈哈。」他转过身,装模作样的双臂交叉,头仰起,转移话题「看着日头,我也该回去了,还有事要忙,我们下次再见啊。」

谁知沈巍从后方一把抱住他,冷的赵云澜直哆嗦,赶忙挣脱他的怀抱「我说你也太冷了,冻死我了。」

沈巍眉间隐约有一团黑色,抱得更紧了,言语加重,命令道「说你喜欢我。」

赵云澜见挣脱不开,也放弃了无用的抵抗,他快速说了一句「我喜欢你。」本意是想稳住沈巍才这么说。

不想,这一瞬间,他就被沈巍翻过来吻住了唇,沈巍越吻越深,翻过贝齿,向小舌进发,卷起他的舌尖激烈的缠绵。

老虎不发威,你还当它是病猫,当是时,赵云澜一脚踹开沈巍,变成一只狼凶猛的吼叫了一声,向森林的出口进发。

他跑出去之后,扶着树,喘息了好久,妈的,他叫骂着,上来就吻,要不是看他不是省油的灯,老子就不会这样仓皇跑了。

这还大白天,那是什么人啊,他还是搞不明白,自己一个狼人为啥力气不如他大,真是活见鬼,这森林有毒,他还是不要去为好。

算着日子,也快到月食了,是吸血鬼最强大的时刻,到时候自己会自动变成狼,呼朋唤友,进行对吸血鬼的狩猎施压,他笑得美滋滋,这次不知会杀死几个,真叫人期待。

那一天很快到来,这天天空中的月亮呈现不似往昔的血色,也就表示吸血鬼的力量增幅了好几倍,赵云澜心知肚明,即便如此,作为狼族的首领,他也要带领族人们主动进攻,镇压吸血鬼,狼吼声响彻云霄,民众都清楚这晚必定不太平,纷纷关紧屋门,锁窗,灭灯,一时间黑灯瞎火,除了那通红的月亮,没有任何光照。

狼人的眼睛都带一定的夜视,搜索目标自轻而易举,令赵云澜始料未及的是吸血鬼们不似从前那么散乱,像有组织,有目标的进攻,看着同伴死去的尸首,以及被吸血鬼的抓获的瞬间,他绝望的嘶鸣。

他被带到一个人的脚下,两只吸血鬼压的他动弹不得,根本看不清那人的脸,估摸就是吸血鬼新出现的首领了。

在双手双脚被束以后,两个吸血鬼渐渐远去了,只剩下他和那个首领。

他挣扎着niu dong腰肢,却不见任何效果,叹了叹气,他抬起头瞥见熟悉的身影,心里咯噔了一下,那个人如同初见时那般温暖如春的笑意,饶有兴趣的注视着他。

没有君王般的居高临下,让他觉得有机可乘。

「我们又见面了。」赵云澜这般说着,勉强坐起,与沈巍对视「别来无恙啊,沈先生。」

沈巍笑意依旧,站起身将赵云澜抱起,细致轻柔的擦去他脸上的污渍,就像抚摸爱人似的,从脸颊到脖颈想要伸进衣服遮盖的阴影处探索那片未知的领域。

赵云澜看出他的心思,动了动身体「说正经的,你真的认识我?」

沈巍的动作没有停顿,shen jin衣服内,感受肌肤的硬朗与结实,他nie起蓓蕾答道「这张脸,这个声音,以及这么min gan的身体,我都记得。」他加大了力道,得到赵云澜的轻呼。

赵云澜忍受着身体被玩弄的异样「无论曾经是否相识,狼人和吸血鬼的气味相斥,你应该是讨厌我的,不要再碰了,嗯。」

「那么」沈巍垂下头,凑近赵云澜的耳朵「云澜会讨厌我吗?」他亲近赵云澜的耳朵shun xi tian yao,nong的未经人事的赵云澜脸色通红。

「讨厌」赵云澜郑重其事的回复着「沈先生啊」他突然用玩味的语气说着「你的头发弄得我很痒,不如解开我手上的绳子,我跟你做,嗯?」

沈巍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看着怀里满肚子鬼主意的人,会心一笑「云澜最喜欢说谎骗人了,要是像那天一样来个突袭,我该拿你怎么办是好。」他说着轻柔的话,动作却异常残忍,褪去赵云澜的裤子,捏住那可爱的玉茎,引得赵云澜浑身震颤。

「云澜,你的身体会记得我的。」沈巍轻笑「无论你是否拥有前世的记忆,在此我只要留下更深的印记就好,让你想忘也忘不掉,永远铭记我。」

「bt」赵云澜挣扎着「老是碰我,你安得什么心,想要罔顾我的意愿,强取豪夺吗?」

「放心,你会喜欢的。」沈巍亲了亲他的额头,就开始实行自己的快乐,也不顾身下人的反抗,真是和从前一样可爱啊,他感叹着继续深入。

END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