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索取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归属


天空乌云密布雷鸣震天似是大雨将至,左南站在宿舍走廊上,眺望乌黑的天空,心情更加沉郁,他没想到纪风侠那个看似精明的无赖会因为此等事情如此轻易的离开学校,对自己似是解脱又心怀愧疚,曾经种种,说是毫无触动,显然违背本心,腻是腻了些,但从小到大确实没人能像纪风侠一般待他如此之好。


左南从小生长在农村里,天不亮就要起早做饭干活,正是因为是男丁,更要比女娃累上几分,多出很多事务来,因为缺钱他从小就心里自卑,学习好算不上特长,而武术是他后来拜师学艺的成果。家里砸锅卖铁也要供他去城里上学,他就自此养成了捡瓶子,收集纸张的习惯,为了能挣更多的钱,获得每年的奖学金,努力学习。


说起来,左南是有些恨纪风侠的,明明不需要钱,然而每年最高额的奖学金落到他的手里,只因他第二,纪风侠第一,偏偏每次总分就差几分,往事不必追究倒也过去了,要怪只能怪自己能力不够。左南时常自讽这就是命运的恶作剧,非要他遇到这么一号人,甩都甩不开。


人生在世,最难摆脱的就是一个穷字,左南闭上眼睛,幸好学校盛行穿校服,否则他的衣服穿出来估计落人笑话。大学前他打工能挣些许,倒也能为自己添补些衣裳。


左南看着大雨倾盆,想到过去的是是非非突地笑了,无非是走了一个人,他为何那么难过,而且走的还是经常缠着自己的男人,难道不应该开心点,庆祝吗?他闹不懂自己的心情为何如此低沉,早早就躺在床上睡了,半夜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流泪了,而且一哭就停不下来,他哭的沉寂,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用卫生纸胡乱抹着脸,又有新的眼泪冒出来,这些年他过的太压抑,纪风侠算是他唯一的出气筒,可以毫不犹豫的发泄,反正那个男人不会对他发火,而且也乐的他如此待他。


左南感到自己扔掉了什么包袱,同时又失去了情感,再也没有一个场所,一个人,让他特别放松了。


大二上学期,纪风侠回来了,说是治好了精神分裂,他没有了以前那般如火的热情,眼神变得淡漠极了,让左南觉得好像换了一个人,也许那才是真正的纪风侠该有的样子。


两人的关系平平淡淡,非必要绝对不说话,纪风侠不主动,左南更是想要离他远一点,非常尴尬。大三那年,左南去一个公司上班,暂时停学,从此过上了朝九晚五的日子,他们的曾经如同一页纸轻轻翻过,然后再也没有然后。


左南学习能力虽强,却没有领导能力,工资维持在一月2w就升不上去了,他谈过很多女朋友,一个个花枝招展,惹人怜爱,但都不曾交心,在社会的历练中,他如同一个懂得礼仪的绅士,光是付出了,却没人真正爱过他。


他时常会想起纪风侠,想着,倘若他还愿意追求他,也许他会愿意两人交往试试。一旦产生这个想法,左南就觉得自己特别不正常,是不是喜欢男生,他去了特殊的酒吧,看两个男人亲热,心底里没有一丝欲望,只觉得无聊,看着那么亲密的人,实际上,并不相爱,而是在作秀,这是他观察的结果,令他无比失望,明明都心知肚明,为什么还要假装。


但自此以后,他发现总有人跟踪他,一转头,又都是些陌生人,某一天晚上,他下定决心走进一个死胡同里,大喊着:“纪风侠,是不是你?出来!”


一个人就冲向他,摁住他的手,与他接吻。


事情太突然,左南也未挣脱,或许是寂寞太久,他想着管他是谁,放纵就放纵了。


第二天,他发现自己躺在熟悉的床上,近在咫尺的是一张欠揍的脸,有些失神,他没有选择吵醒身边的人,而是下了床,看着那个带密码的门,轻轻输出了一串数字,门就开了。


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相片,全是自己的,他转过身,看着纪风侠正在看着自己,露出微笑:“小南子,欢迎回来。”


左南猜出来了这个门上的密码就是他们初次相遇的那天。


END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