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信云」宠辱不惊

韩重言是一个卑鄙无耻下流的肮脏小人,他打小居无定所,靠着厚颜无耻经常跑到他人家中蹭吃蹭喝。

他在外人看来游手好闲,令人厌恶,就像一只吸血蚊子,只取不出。有人判定他必定碌碌无为,流氓一世。尤其是他忍胯下之辱在当时的人看来简直一个窝囊废,没有英雄气概,软弱无能。

于此相比,赵云则大受好评,人人皆称赞其武艺高强,能征善战,赐名“常胜将军”得陛下赏识。

韩信有意结识赵云,把他当作跳板,一跃而起,遂去参军,归于赵云麾下士兵一枚。见此将军平时勤于练兵,喜好研习兵法,又逢外敌入侵,主动请缨,献计献策,由此结识。

韩信发现赵云虽为一军将领,性子耿直阳光纯粹,尤其是那双洋溢着自信的蓝瞳,令他魂牵梦萦,念念不忘,在战场上打斗的身姿轻盈霸气,轻松将敌国士兵斩于马下,久而久之便生出了仰慕之意,见他一身盔甲,想要缷去,挖掘他深藏的内心。

韩信言:“常言道:‘兵者,诡道也’。我们何不施以欺诈之术,捣的敌方措手不及?”

赵云好奇:“愿闻其详。”

韩信曰:“在下得知蜀国有一美人,名为月姬,倾国倾城,舞姿卓越,名动天下,何不请她出山献于敌方君主,令其色令智昏。”

赵云立马否决:“何必耽误人家姑娘的锦绣前程,令其色诱,坏了声誉。我作为将军理应为江山社稷着想,故而戍守边关,做好分内之事,其它琐事,我们不必越俎代庖,特意献计,惹君主猜疑,好大喜功。”

韩信微笑:“选拔人才之事子龙真无丝毫念想?”

赵云:“你这是话里有话?”

韩信:“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子龙,觉得重言如何?”

赵云立马得知韩信意图:“重言兄既有心为汉室效力,我自会举荐你入朝为官。”

韩信表面镇定自若,心中欣喜若狂,想着早日取代赵云,坐上这大将军宝座,将这个心心念念的人儿掌于手中。

韩信:“重言不求品级高低,只愿做子龙下属,与你戎马一生,四处征战,实现报国之志。”

赵云言:“既是有功,我便参你一本,尽快获得高升,拥有实权,重言兄,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说罢,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韩信觉察赵云此人干净,如美玉无瑕,便是那热爱正义之士,若想取悦,自己得成为贤者,方可靠近。

两人话题时常围绕行军布阵,国家大事展开,韩信觉得无趣,便自顾自讲起自己落魄经历,穷困潦倒,无依无靠,成功唤起了赵云的怜悯之心,使得赵云敞开心扉谈起往事,韩信听得津津有味,看着子龙红润的嘴唇,迷恋的想要吻上,便用理智压过冲动,聚精会神在故事本身。

两个男人之间顶多是欣赏,若是多了些情愫,指不定闹出什么乱子来,韩信不傻,如同饶有兴致的猎豹等待最佳时机。

有次韩信跟赵云谈女人姿色,赵云回忆过往:“有一红颜知己在茅屋等着我胜仗归来,这一行军几载,不知何时能回去娶她为妻。”

韩信安慰道:“以子龙的军事谋略,战胜归来指日可待。”

韩信在军中日子渐长,与士兵打成一片,又屡次获得战功,威望颇高,皇帝封了将军与赵云平起平坐,不出一年他便位列赵云之上,成为最高统帅,深得诸葛亮赏识信任。

册封之后韩信见赵云发自内心的祝福只觉得可爱,忍不住将他唤到自己屋中,摒去众人,欺身而上。

尤其子龙被亲以后还呆愣着不知事出何因的模样,取悦了韩信,他当即脱下那碍事的铠甲,想要这个人身上到处都种满自己的痕迹。

赵云欲要顽抗,韩信威胁道:“子龙,这种行为叫做为国捐躯,如果你还热爱你的国家,就不该有任何动作,军营里我就是最高指挥,作为下属,无论长官有何命令都要完全遵从,难道你忘记了?”

赵云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思索片刻答道:“此奸邪之举,恕子龙难以从命。”

韩信故作愤怒:“既是有违军令就要军法处置。”

赵云眉间颤动:“子龙愿行军法。”

韩信拿出绳子,捆住了赵云的双手,随即为所欲为,对赵云上下其手,抚摸流连,韩信得到赵云,一夜春宵,十分餍足,却见子龙羞愤难当,恨不得钻到地下。

后来两人时有摩擦,赵云欲敬而远之不成,只得咬牙切齿忍耐。

赵云:“我当日带你不薄,你为何对我行如此龌蹉之事,有悖人伦 。”

韩信笑里藏刀:“我们理想一致,为民为国,既是如此,做好本职工作,扩大疆域,赢得战争胜利,便为家国分忧。我韩信不是忘恩负义之辈,子龙既对我有知遇之恩,如再造父母,我当然更加努力获得战争的胜利,既然大胜而归,岂不是摆酒设宴,庆祝之时,子龙有义务让我愉悦,以求得下一次战争的胜利。”

赵云:“我真是看错你了,以为我们志同道合。”

韩信冷笑:“你看那些军妓多可怜,可是有谁同情过他们,为了士兵长久的作战热情,就得牺牲。而你是为我牺牲,为这个国家牺牲,子龙,想要成就霸业,就得牺牲。”

赵云一时无言,被韩信行床第之事,两人颠鸾倒凤,蜂狂蝶乱,自此,成为赵云难以启齿的秘密,不得不从,直到永远。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