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七月之风

我从小就很喜欢奔跑,那如同挣脱了缰绳的野马,逆着风的感觉格外恣意。

尤其是学校每年举办长跑比赛的时刻,每当我跑完,我都感到身心舒畅,该怎么形容,那就是嗅到快乐的味道,感到自己无所不能,心情飞了起来。

说实话,我一直对外界特别不敏感,也不知道怎么和他人相处,但恍若有人形容起我,就是风一般的男子吧,晚上放学的时候,背着一个炸药包,疯狂跑出学校,不和任何人一起走,喜欢独自奔跑在人行道上,从他人身边快速穿过,我一边对自己叫嚷着要速度,一边慢下来提醒自己要坚持跑完全程,如此每年运动会便是我的舞台。

我不是一个喜欢多动的人,坐在座位上就像是被定在了那里,下课睡觉,上课听课,简简单单。从来没人讨论过我,毕竟我确实没什么意思,平时安安静静的,也不说话,就放学那阵,突然开始狂奔下楼罢了,因我的速度之快,每到中午就有很多人给我饭卡,要我帮忙打饭,帮忙插队,这事必须干,毕竟我不插队他人也会插队,明明就不公平,又为什么奢求公平。这事干的挺多,兄弟几个也讲义气,给我发了一堆好人卡,我呵呵一笑,欠我的迟早要还。

到了大学时候,我最爱的就是晚上去操场跑步,穿着短袖短裤,一边插着耳机一边奔跑,那滋味别提多好受了,这耳机也真的非常劣质,竟然在我跑步时刻经常坏掉,于是我就得了一个称号“耳机杀手”。这耳机换了一届又一届,跑了一天又一天,我感到无比舒适,尤其是跑完回来冲澡那阵,凉凉的水冲下来的感觉,就是刺激。

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人,也没有在意过他人,别人怎么样往往与我无关,我该做什么做什么,比如拿外卖,可以,大家换着拿,复印资料我可以帮忙,但是必须提前给钱,这好人称号我宁愿不要,也不要做冤大头。

我时常问自己,做好事我真的能够获得快乐吗?答案是看人,这懂得感激的,我自然愿意多帮衬一点,不懂感激的,觉得理所应当,下次绝对不纵容。有一句话对我印象深刻,当你有三颗糖,给了A两颗,B一颗,B就会埋怨你的不公正,可是B从未想过A给过你糖,而B什么都没给。遇到得寸进尺的人自然委婉的拒绝最好,如果还是厚颜无耻,那就需要幽默的拒绝了。

了解我的人觉得我直率坦荡外加有些自我,不了解的也不会特意去了解,只要你不碍着他的事情,他自然不会找你麻烦。我这性格外表给人安静的形象,回宿舍只想一个人默默打游戏或者看视频,要么就是换衣服出去浪,因此从来没有遇见什么大事,过的安宁。

我想我这一辈子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遇见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结婚之后生个娃吧。

很快我有了第一个很喜欢的女孩子,外表给人干净白皙的感觉,有些婴儿肥的脸颊看着蛮可爱,我试图去了解她,请她吃饭,跟她出去看电影,结果她没什么意见,我却对自己感到不满,易秦,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聊,没有趣味,干他人都能干的事情,那你还怎么让她印象深刻,从而喜欢你呢?

听说女孩子都喜欢一些可爱的小玩意,可以带她去精品店,看一些手工制品,我自己就喜欢上了一个音乐盒,放着“天空之城”的旋律很唯美,我偷偷将它买了下来,然后包成礼物送给了沈溪,她满怀笑意的接受了我的礼物,我觉得很开心,却听她的闺蜜说:“你应该学会去观察她喜欢什么,而不是买你自己喜欢的东西。”我点点头,受教了,感谢女侠。

之后我便观察着沈溪的一举一动,导致我时常看起来在愣神,有人便评价“你看他的眼神一直追随着她,从来不看别的女生,这样的男生真的好好唉。”听到这话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因为我的精力有限是没法做到像其它人一样同时关注很多事情。我问过沈溪:“小溪,你会不会觉得我特别傻之类的。”小溪冲我笑,我觉得很愉悦,不自觉的摸摸后脑勺,俨然一个痴汉模样。

她噗呲笑出了声:“傻是傻了点,可是我喜欢。”听到这句话,我感到心跳加快,眼睛挣得老大,这算是告白吗?我是不是脸红了,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又用余光看小溪在笑,她真的很开心,所以我也非常高兴,对方快乐就是自己快乐,这就是爱情吧。

和小溪在一起,感觉非常棒,我怕打扰她的宁静,很少言语,有时候给她讲事情,嘴没把住门,一下子说了好多,等说完才发现我没有顾及她的感受特别抱歉,这份小心翼翼被她看在眼里,她说:“我一直在等一个人跟我说一句只有三个字的话,可是我等了这么久都没等到,真的好失望。”

我理解她的话,无非就是我爱你,可是我觉得这三个字庸俗的不能再庸俗了,所以我说了:“我陪你。”

她问我:“陪我什么呢?”

我急中生智:“我陪你在未来的岁月一起慢慢成长,渐渐变老。”

听到这句话,她似乎很开心,应该是意料之外的答案吧。她说:“我觉得这三个字比‘我爱你’更好。”

我点点头,因为我也很喜欢这句话,原话是让我们一起慢慢成长,从那里演变过来的,既然是成长就是一生一世,不离不弃,而爱则是随心,终究是会变。

我很快和她牵手走向了婚姻殿堂,两人幸福甜蜜,快快乐乐。

我对小溪说:“我感觉我们是天作之合,独一无二。”

小溪笑了笑,主动吻上了我的唇,笑我都是要做父亲的人还这么羞涩,我又回吻回去,像吃了蜜一样甜。

我们结婚已经七年,七年中,平平淡淡,柴米油盐,却都知晓为了对方要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宠她,她也宠我,既是没了激情,却真的有了爱的归属,我觉得我离不开她,她也离不开我,天底下好像我们是最懂彼此的。

我喜欢跑步,和小溪在一起后,也没有荒废,她提到往昔笑着说:“当年我就是被你追着风的步伐所吸引,那个时候我在想,这样一个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人是否会属于我。”

我把她抱在怀里,告诉她:“属于你,这是命中注定,我逃不开。”

“你还想逃离我啊?”

“不,我当时之所以会喜欢小溪就是因为你站在终点处和风融为一体,让我想我要为你停留。”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