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索取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时机


纪风信与左南两人在纪风侠面前宣布关系,纪风侠一开始听到是错愕的,随即发火,脑子一热,就想打纪风信,纪风信躲到左南身后看起来是怕极了这个哥哥。


纪风侠见他如此作为,心中更是怒火中烧:“你这个柔道冠军还装模作样什么,难道还怕了我不成?”


纪风信在左南身后粲然一笑:“我自是不怕哥哥,只是这打了就会被处分,我可不想我的档案被记上一笔。”


纪风侠听此更火:“你!真是长进了啊,都会抢我的新娘了。”


左南看到他们势如水火,觉得该是自己出场的时刻就说:“纪风侠,我喜欢的是阿信,你如果敢打他,我就跟你拼命。”


纪风侠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如何护着纪风信,冷笑一声:“呵,小南子,你以为这样就能摆脱我了,真是做梦。”


左南冷冷的看着他,一脸厌恶:“总是跟无赖一样纠缠不休,我真恨不得一刀杀了你。”


纪风侠听闻笑了起来:“我的小南子总是这么可爱,也好,我让你们快活几天,后面你就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是什么。”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纪风信,转身离开。


左南一脸愧疚的面对纪风信:“对不起,你们原本是兄弟,都是我的错,才让你们的关系火上浇油。”


纪风信见左南如此,捂嘴偷笑:“我跟他的关系是好不了的,从很早以前就是这样了,并不是你的错,你愿意答应我才让我觉得受宠若惊,倘若你觉得困扰,我这个做朋友的怎么样也得帮衬一点不是,而满足我个人小小的虚荣心,我就会觉得很开心,会觉得自己很有用,阿南,问题就是用来解决的,我相信我们都会克服难关。”


左南点点头,看着纪风信觉得他很值得信任,两人不自觉的手牵手走在一起,准备去宿舍收拾,纪风信发现自己的床被搞得乱糟糟的,就像经历过一场大战,衣服也被扔的到处都是,他心下明了,这是纪风侠干的好事,他默默拍了照片,得到宿友的供词,将此事告诉校领导,随后将左南带到自己的早已准备好的房子中。


纪风信给左南看了照片,对他说:“阿南,我们是无法在宿舍继续待下去了,你看看我的床成了什么样子,真没想到他居然那么疯狂的报复。”


左南摇摇头:“真不知道他怎么了,做这么没脑子的事情,高中的时候看他对付其他人游刃有余。还以为他真的懂分寸。”


纪风信笑:“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就是如此吧。”


左南和纪风信待在一室之内,两人相敬如宾,各做各的,互不干扰,去学校就是手牵手,主要是为了气纪风侠,装作特别亲密,纪风信说:“阿南,我们在外面的每一刻都是情侣,万一被纪风侠看破,我们是联合起来骗他,那就不妙了。”


所以两人亲密的样子被很多人看在眼里,好多女生都喜欢拍他们,然后发布到网上,散播他们的幸福照片,更有甚者编撰他们的故事,所以这两人是在全校火了一把,纪风侠买了一堆水军,骂他们不知廉耻,心中愤恨已经有些丧失理智,他咬牙切齿,在两人不在一起的那天,找很多人把纪风信狠揍了一顿,并威胁他,纪风信擦去嘴角的血笑道:“哥哥,成为杀人犯吧。”


纪风侠气不过踢了纪风信一脚,随后将纪风信的惨照发给左南:“你们的爱情真是令人感动,可是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你不想继续拖累他就给我回来,来到我的身边,否则我会搞死他。”


左南看到消息沉默了许久,却见纪风信一脸愉悦的走来:“哥哥他给你发威胁短信了吗?”


左南点点头,惊讶纪风信居然知道。


纪风信讽刺道:”他啊,就这点脑子,利用他人的道德观,让我猜猜,他肯定对你说,离开我好保护我不受伤害之类的话吧?“


左南点头,问纪风信:“你有主意了?”


“短信没删吧?”


“嗯。”


“这下好了,抓到他的把柄了,非要学校把他开除不可。”


纪风信拿出口袋的东西:“我都有录音,再加上你的短信,这下他想要继续在学校待下去那是不可能的了。”


左南犹豫了,想起纪风侠毕竟比他有恩:“这不太好吧?”


纪风信感叹:“阿南,你就是人太好了,才会被他这么缠着不放手,他一个富贵人家的大少爷想上什么学校没有,你还怕他被学校开除以后会没学上?”


左南沉默了。


纪风信接着说道:“被学校开除而已,而大学又是可以随意进进出出的场所,他还是会来找你的,这退学只是权宜之计,主要是为了让爷爷知道,这下他不离开这里都不行了。”


左南回复:“我是在想,这件事真的可以让他退学吗?”


纪风信付之一笑:“如果再加上精神病史呢?”


左南不明所以,见纪风信说道:“他其实精神分裂,阿南,你应该见过他不正常的时候吧,比如对你展现不同的一面。“


左南点点头,纪风信接着说道:“这样的话,他要么接受治疗,要么离开学校,二选一。”


“这样的话,这个证据岂不是意义不大?”


“他的人格分裂是会伤害他人的,而这就是证据,这样的人怎么能留在学校继续祸害别人呢?”


左南心下明了:“你是不是一直在等待这个时机?”


“我在等待他犯错,阿南,很快我们就不用假装情侣,也不用住在外面了,搬回去吧。我其实更喜欢宿舍的氛围,而你也可以找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毫无顾忌了。”


左南摇摇头:“真的如此容易就可以摆脱他吗?”


纪风信笑了笑:”阿南,看你的样子就像是从小被人捆住的小象,等能挣脱的时候也不知道。“


左南默然,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做其它,至少那个暑假,他对他的印象还算好,至少他从来没有真正伤害过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