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索取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怎么又变回来了


假期很快过去,左南和纪风侠考上同一所学校,就连学的专业也一样,还被分在同一宿舍。


对此左南的回答是:“造化弄人。”


纪风侠显得特别开心:"阿南,我没想到我们竟然这么有缘,当初我想着只要我们在同一个校园就好了,没想到命运还是选择把你跟我分到一起。"


左南看纪风侠笑的开怀,心里不悦:“切,难道不是你故意安排的?”


纪风侠摇摇头:“我家大业大,可我家又不是开学校的,咋能左右学校的决定呢?”


左南看他嬉皮笑脸感叹:”吾命休矣。“


纪风侠顿时不开心了:“胡说什么呢,跟我在一个宿舍你就没命了,咱们好歹是四人间,我想动手动脚也得看其它两人的脸色不是?”


左南听到这话特别恼火:“你说啥,你还想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我?”


纪风侠挑眉:“怎么能是羞辱呢,我那么爱你,这叫做亲热。”


“去你的亲热,妈的,我以为一个暑假你的尿性已经改好了。”


“我要是能好,那也是小南子你的功劳。”


“不许这么叫,你不知道古代的太监都这么称呼吗?”


“我不知道唉,小南子没听过,小李子,小安子,小林子倒听过。”


“你是故意要气我是吧?”


“我不是说过阿南生起气来超可爱,就像现在一样。”


“滚出去,你马上给我滚。”


“不要,除非你打我。”


“贱不贱?你自己说说,我都懒得打你,浪费我力气。”


“别生气了,一会乔安和白京就要回来了,要是看到我俩这样,指不定多想。”


“纪风侠,你能不能像暑假的时候一样,成熟一点,怎么一上学就这副德行。”


“我很兴奋嘛,太开心了。”


“遇见你我倒了八辈子霉。”


“如果阿南愿意接纳我,就不会是霉运了,我就是你的福星了。”


“说什么呢,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假期的时候咱们经常挤一张床,你忘了啊。忘性真大。”


“切,说起这个我就来气,你答应过我,就安心睡地板的,结果还......跟你这种人没得聊,没得理论。”


“我很无辜好不好,都没有对你做过什么,又有什么错, 光看不吃,心累。”


“大学我一定要交一个女朋友,,看你还怎么嘚瑟。”


“阿南,要我说多少遍,不要祸害人家女孩子,你没房没车,能给人家什么?“


“给她我的爱。”


“你都有我了,还朝三暮四,这可不行,敢交女朋友,我非整死她不可。”


“我说你这个人有病吗?怎么做人还倒回去了。”


“暑假我生活的超级不开心,你造吗?我压抑天性那么久还不让我释放了,真是过分。”


“有种你就别喜欢我。”


“我有种,我就喜欢你。”


“滚,天天告白也不嫌弃腻歪。”


“我是一日不告白心就发慌,心发慌了就会干不太好的事情,阿南不要企图挑战我哦。”


“真是服了你了,闭嘴吧。”


“说起来,咱们之间除了性别之外没有什么问题啊,你说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懂得理财,又会算账,擅长乐器,又会武术,长得英俊,一表人才,哪点不好,这女人会的呢,我基本都会,不会的呢,我也会,你哪里去找像我这么好的伴侣。“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瞧你那样。”


“我这样就是最好的。”


“自恋。”


“不,我最爱的还是你,第二位才是自己。”


“他妈的就是一个变态。”


“阿南你这么说,我很欣慰。”


“你就是受虐狂吧?啊?”


“不,我还真不是,我喜欢咱们这样。”


“我不跟你这样,累死了。”


“我们都很年轻,为啥不趁机疯狂一下。”


“我不跟一个疯子装疯卖傻。”


“别说这样的话,我会很难过的。”


“你哭一个给我看看,你哭的出来吗?”


“呜呜,小南子不要我。”


“太夸张了,能不能自然一点。”


“阿南,我想要你,给我。”


“滚犊子,妈的,得寸进尺。”


"我怎么听到了笑声,林逸路,周建华,还有......呃,你们怎么趴在窗户上。"


林逸路呵呵一笑:”你们俩这声音整栋楼估计都听得到了,我过来提醒一下,别打情骂俏了,我宿舍这位。“


周建华:“我看书呢,吵死了。”


林逸路:“对对对,我知道你们关系之前就很好,能不能抑制一下。”


左南:“对不起,我会小声一点的。”


纪风侠:“好的,我们会注意,你们是不是该走了。”


纪风侠赶忙把窗户锁牢。


左南笑了:“你的一世英明已经毁了,看你以后怎么面对同学。”


“咱们搬出去住吧,这边隔墙有耳。”


“你真以为他们会觉得咱们有啥,不过就是打打闹闹,高中这样的同学不少。”


“不,这里的同学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谁都不认识谁,有啥不舒服的。”


“我刚才在他们身后看见了一个人,一个特别讨厌的,居然跟我一个大学,不爽。”


“仇敌吗?”


“不是,他是我父亲弟弟的孩子,比我小两岁,可是天赋惊人。”


“真难得,你也会有怕的人。”


“他可阴暗了,阿南你离他远一点。”


“对不起,我偏偏要靠近他。”


“我说正经的,这家伙小时候把我迷晕过,还拿小刀在我身上划了几下。一点也不正常。”


“好吧,我相信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