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索取(四)

第四章:困境

纪风侠注意四周,墙上鲜艳的壁纸,如同星空一般美丽梦幻,不知是何种材料制成,鼓起小山似的花纹,除了床,书桌,书架,书柜,衣柜,有一大片面积是空地,铺上天空云端的高级瓷砖,显得整个房间悬空于世,不可思议。

纪风侠微笑:“小南子,需要我给你提示吗?”

左南看着纪风侠的笑,一脸不屑。

“一个男人的房间是这种风格,令人恶心。”

“小南子喜欢什么样的风格,说说看。”

“懒得跟你说话。”

“好,我坐在这里,不耽误小南子找出口。”

左南看着书架,经济,文学,农业,科技,历史,建筑等等书籍一应俱全,有相当一部分染上了灰尘,角落还有除尘器。

“你的房间没人打扫?”

“我们的房间只有我和你能够进入。”

左南翻了一个白眼,继续寻找线索,正当此时,风铃声响起,从房间里走出来一个和左南的模样一样的投影:“亲爱的,该吃早餐了。”

左南打量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笑着谄媚的投影心里觉得恶寒:“你居然把我做成了人工智能。”

纪风侠闭目养神没有回话。

倒是人工智能笑得灿烂,看左南从自己身体里穿过,问道:“夫人,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左南没有回复他,恶狠狠的看着纪风侠:“我真是一秒也不想跟你待在一块了,感觉快窒息了。”

人工智能说道:“我听不懂夫人的话,请说‘芝麻开门’就可以开门,请说‘晚安’,我就会和你一起睡觉,请说‘我爱你’就可以让我实体化开启特殊功能。”

纪风侠依旧没有说话,左南走过去以后发现他睡着了,就问人工智能。

“他怎么了?”

“亲爱的一夜未睡,所以非常疲惫。”

“那个,芝麻开门,让我离开这里吧。”

人工智能飘到那面空旷的墙边,消失了。

左南走过去,想看这墙壁有什么猫腻,用力一推,门就开了。从门里出来可以看到走廊,楼梯,他从环绕如同螺旋的楼梯下来到了诺大的客厅,刚一开门就愣在那里了,只见门外森林郁郁葱葱,一条马路横跨而下,却没有半点车的影子。

左南关了门问这里的仆人:“车呢?”

一位男仆亲切的说:“在地下车库里面。”

“带我去。”

“对不起,纪少爷吩咐过,夫人旅途劳顿,需要净身,洗去尘埃,才可以进入车库。”

“净身?是什么意思?”

“就是洗澡。”

左南狠狠踏了地板:“去他喵的洗澡。”他气冲冲的推开门,看纪风侠在床上睡得沉稳,直接把他的被子翻开,冲着他大喊:“你给我起来,装什么睡。 ”

纪风侠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轻轻说道:“你不是也听到了,我一夜没睡,好困,小南子,你就让我休息吧。”

“呵呵,真会演戏,你一夜没睡偷鸡摸狗了?”

“是啊,偷着摸你。”

“垃圾玩意,信不信我掐死你。”

“我不信小南子会掐死一个如此爱你的追求者。”

“给我起来,好不容易放假,我一点都不想跟你一起度过,老子还有作业没有写呢。”

“小南子让我吻一下,我就带你离开这里,好不好?”

“呵,你会遵守承诺?”

“我舍不得你离开,也不愿意你不相信我。”

“谎话连篇,自相矛盾。”

“我对你说过谎吗?”

“你这个人,脸皮简直厚到家了,死不要脸。”

“脸不厚,怎么追得到你。”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