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索取(二)

第二章:禁锢


天露娃娃鱼的肚子,高悬在空中,左南梦中苏醒,他刚睁开双眼,便被近在咫尺的脸惊出浑身冷汗,这张欠揍的脸此刻正安详的睡着,犹如洪水猛兽,让他退避三舍。


左南想起昨日被强行带到这里,也不知被做了什么,撩开衣服查看内里,未有一丝痕迹,心情才稍稍平复,这要传出去,他作为学校风云人物的名声就要毁于一旦。


他见纪风侠睡得安然,还未转醒,心下一动,一脚踹上去:“妈的,变态,叫你绑架我,叫你碰我,马上给我去死。”


左南踹的很重,一脚就把纪风侠踹到床下,他还觉得不解气,翻箱倒柜,准备把这屋的物件一个个扔掉,在他拉开抽屉之时,发现了一叠照片,正是自己醉酒时的模样,他心下一恼,撕的粉碎。


纪风侠被踹到床底以后,他后知后觉的站起身,看着左南撕照片的行为有说不出的快乐,心里想着:我小南子真是霸气,撕照片都撕的这么有型,好可爱啊,想上。他以迷恋的眼神盯着左南,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左南乱砸自己的东西。


左南砸完,觉得有道炽热的目光在自己背后流连忘返,顿觉战栗,他转过身看纪风侠一脸痴迷觉得恶心的想吐,大喊:“看什么看,没看见我正砸着你的东西吗?还笑的这么开心,你小子是缺心眼是吧?脑子有坑?”


纪风侠笑道:“跟你比起来,这些东西确实不值一提,小南子,你想要砸多少就砸多少,你乐意砸,我乐意给你砸,我们还真是天生一对。”


“我呸。”左南啐了一口唾沫:“我懒得理你,老子今天心情不好,你有多远滚多远,别让我再看见你。”


“小南子,这是我家,也是你家,你怎么能赶我走呢?”


左南没理他,想着自己穿着睡衣,于是翻开衣柜,见里面空空如也,惊奇的问:“衣服呢?”


纪风侠莞尔一笑:“衣服自然让我收起来了。”


左南抬起纪风侠的衣领怒道:“你故意的是不是?”


“小南子火气太大了,也不知道收敛收敛,你的衣服我才舍不得放进衣柜里,必然要收藏起来才好,(小声)因为全部都是小南子你的味道啊。”说罢,纪风侠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


左南猛推了纪风侠,把他推摔在地“妈的,变态。”


纪风侠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小南子,真是的,每次一见面就唤我变态,畜生,混蛋之类的昵称,我还挺喜欢的,只是你每次一这么叫我,就让我浑身颤抖。”他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小鹿乱撞,不知道如何是好。”


左南气不打一处来,他想打开门,直接走出去,远离这个让他恶寒的男人。


他扭了门把半天,一点反应也没有,门还是打不开,气的他狠狠踢了门一下,门依然无动于衷。


左南转过头盯着纪风侠,眼睛冒火:“你干的好事,不想让我出去是吧?”


“我怎么舍得你离开我的视线呢?”


“你这个混……你想死,是不是?”


“我啊,想殉情,和小南子一起同生共死。”


左南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先是将纪风侠逼到墙上,随后将他压在墙上:“我哪里得罪你了,你告诉我,天天没事找事的破坏我和晓梦,你很高兴是吧?”


听到“晓梦”两个字纪风侠的脸瞬间变得阴霾:“那个女人都把你甩了,你还记得她?”


“要不是你晓梦怎么会离开我的?你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好事吗?”


“真难得你对她念念不忘,却不知道她早就脚踏两条船,跟别人在一起了。”


“晓梦才不会是那种人,别想骗我。”


“难得你如此了解她,被绿了,还要帮她开脱。”说罢,纪风侠打开床,在里面翻出厚厚一个信封:“你自己打开看吧。”


左南不为所动:“我才不要看,肯定是你逼晓梦这么做的,为了拆散我们,你真是用的好手段,晓梦都告诉我了,你花钱雇佣别人对你施暴,就为了让我出手救你,纪风侠,你这么对自己这么狠呢,为了得到我,什么手段都敢使,还当我是傻子,浑然不觉?”


“呵,我真是小看她了,绿茶婊一个,也难怪我出手了那么多回,都没有整到她。”


“你竟敢对她出手?”


“小南子,你还真是单纯,即便你不相信这些照片,也该看看甄晓梦跟你分手之后,跟谁在一起了,他早就嫌弃你太穷了,打工那么点钱还不够她买衣服呢。”


左南眼神变得暗淡“我早就知道我不能给她带来幸福,物质上根本满足不了她,她跟别人在一起也好。”


“呵呵,小南子,被人卖了,还帮她数钱,你可真行。”


“我心甘情愿,你管的着吗你?”


“我心疼你啊,我的珍宝居然被别人骗还像垃圾一样扔掉,怎么能容忍。”纪风侠说着说着,眼泪就在眼圈打转,眼神也变得阴狠:“你可以不在意,但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左南见纪风侠这认真的表情一时也慌了:“何必呢,人家就是一个女孩子,堂堂男人跟一个女人过不去算什么?”


纪风侠转过头,擦干眼泪,趁机抱住左南:“小南子,忘掉她吧,你已经有我了,怎么能学她脚踏两条船。”


“哈,什么叫我有你了。”左南欲推开他,没想到纪风侠抱得特别紧,根本推不开,就像粘在手指上的502胶水:“你一个大男人,成天搂搂抱抱算什么体统,恶心死了,快点放开。”


“我喜欢你嘛。”


“滚,还得寸进尺了。”


纪风侠放开左南,心情甚好:“小南子不喜欢我也没有关系,我会一直追逐到你喜欢我为止。”


“我不喜欢男人,老子是个直男,你还不懂吗?追求我根本不会有结果。”


“可我偏偏喜欢的是你。”


“我算是服了你了,你喜欢我啥呀?我一个粗犷的男人,长的又不帅,除了打架斗殴,啥都不会。”


“小南子很温柔,有一颗强大的心。”


“你觉得我温柔,是不是傻了,被我打成疯子了?”


“小南子就会口是心非,面对自己女人的背叛,一般的男人早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捏死她了,你却能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我很敬佩。”


“女人都是脆弱的生物,需要人宠,需要人疼,她们变坏无非是生活所迫,我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这有啥敬佩的,再者,你喜欢我的时间应该比这更早吧,说重点,别整些有的没的。”


“小南子很细心啊。”


“哈,你在说什么鬼话?我细心?你脑袋被门挤了吧?”


“我第一次看见你时,是你在教育小弟,他做了错事,你让他去买些东西给大家赔礼道歉,并允诺由自己出面平息大家的怒火,因为好奇,我就问了你周围的人,发现你从不使唤他人,有什么事情力所能及自己做,热爱帮助他人,有人狗跑丢了,你心里着急,带着朋友四处寻找,不求回报,虽然嗓门大又粗,长的也黑湫湫的,给人不好的印象,可是心却是极其纯粹美丽的。”


“哼,帮那个小弟只是因为他有能力,寻找狗只是因为能得到报酬,你也太小看我了,老子怎么可能做亏本的买卖。”


“小南子还真会自黑,那个小弟就是个麻烦精,什么有能力,你给一个盲人找导盲犬,还奢望从他身上拿到钱?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不会喜欢你了,你身边的每一个人我都调查的很清楚。”


“我怎么会遇到你这种人,真麻烦。”


“小南子,除了你以外我谁都不要,你是我的,也注定成为我的。”


“也就是如果我一直拒绝跟你交往,你就不会放我离开,是不是?”


“正解,小南子,如果跟我长时间待在一块的话,我不知道我的自制力什么时候就会崩盘,忍不住欺身而上。”


左南听此想要发作,又忍住了:“算了,跟你交涉根本不可能成功。”


左南说完,直接抬起一把木椅向门上砸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