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白狄」阳春白雪(二)

狄仁杰与凤凰夜夜颠鸾倒凤,干柴烈火,身体很明显承受不住,他未爱上这个男人,反而越加厌恶,在他洁白纯美的身躯下,看到了一只身披黑色羽翼的恶魔。


最令狄仁杰耻辱的是每次凤凰要弟弟李白作为旁观者,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见证他们如烈火般的欲望,使他讨厌凤凰的同时也抵触着李白。


李白心下了然,从未打破,做着清理的工作,希望这样的温柔能够唤起狄仁杰对他的喜欢。


两人在一起久了,即便不爱,也有了习惯,同一境遇下的同舟共济,相濡以沫。


李白成了狄仁杰心中的希望和安慰,离开这里或许只是时间关系。


李白问狄仁杰:“你喜欢我吗?”


狄仁杰叹息:“你让我如何喜欢上你。”


李白突地吻上狄仁杰的唇,如蜻蜓点水一般轻盈,他红了脸,转过头,不好意思面对狄仁杰,缓缓的说:“我们慢慢来。”


狄仁杰抱住李白的腰轻轻说:“这样可以吗?”


李白被狄仁杰的举动震惊到,他转过身回答:“哥哥快要回来了,怀英,下次有机会我们尝试一次。”


说罢,李白逃似的跑了,狄仁杰看着他的举动,竟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李白跑走之后直感到心跳加快,露出一抹带着邪性的微笑,他喃喃自语:“难怪哥哥如此痴迷,怀英可真是一个妖精。”


他掩藏了表情露出和平时一样的单纯模样,打了一只鸽子炖汤将他交给狄仁杰。


“怀英,来尝尝我做的汤汁。”他本是兴高采烈的送饭,却见哥哥已经耐不住性子和怀英缠绵,不禁握住了拳,将做好的汤放在厨房,哥哥今天并没有要求他从旁观看,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待凤凰做完,狄仁杰已经体力丧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凤凰拿了水盆药膏直接帮狄仁杰清理上药,也没有再使唤自己的弟弟,他什么也没说,做完这一切就来到李白所在的厨房。


李白见哥哥驾临,不知所措:“哥哥。”


凤凰冰冷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说了一声:“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了,离开太白山吧。”


李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又唤了一声:“哥哥”。


“你自己知道为什么,马上离开。”


面对哥哥的命令,李白无法违抗,只得服从:“我把鸽子汤给狄大人之后就会遵从哥哥的命令离开。”


“这个由我端过去。”


“难道哥哥连我最后一次见狄大人的机会也要剥夺吗?”


凤凰掐着李白的脖颈怒道:“我可不记得你喜欢他,找你的白龙去,别再回来。”


李白只得屈从哥哥的意愿,依依不舍的对哥哥说:“哥哥,太白走了,你要好好的,好好照顾自己。”


他抹了一把泪水,跟哥哥辞别就离开了太白山。


那一刻凤凰只觉得自己误会了弟弟,可是话已经说出,他也不好退回,他已经有了怀英,弟弟就变得可有可无了。


为了验证弟弟和怀英的关系,他变成了李白,将汤递给狄仁杰学着弟弟的语气:“怀英,起床吃一点。”


狄仁杰听见是李白的声音,忍着疼痛起了床,将汤默默喝下,他见李白一直看着自己觉得不对劲,唤他:“剑仙,怎么了?”


“我在想,如果哥哥知道我们在一起了,他会不会很生气。”


狄仁杰对李白的话产生怀疑:“我们怎么会在一起呢,这样怎么对得起你的哥哥。”


李白点点头,转身离开。


狄仁杰见此立即明白他并非李白本人,躺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


凤凰与狄仁杰交谈了两句,觉得他对李白的话语比对自己温柔多了,自赶走了李白之后,他就假扮李白利用双层身份来打消狄仁杰的疑虑。


狄仁杰自然不傻,见李白行为话语便可窥见一二,他装作不知,陪凤凰继续演戏,也不知真的李白现在何处。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