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流海葬沙第六章

第六章:相识相知


北陌轻轻唤了一声:“汐”,得到的是柏汐会心一笑,他在床上打了个滚,然后滚下床,滚在了地板上,像个得到糖果孩子似的,十分开心。


北陌实在无法理解他的行为,起身看着他正躺在地板上发呆。


柏汐见北陌的目光抵达他的身上,起身吻上了那双如夜般漆黑的眼眸,他坐在北陌身边谈到:“我们去雪山徒步怎么样?”


柏汐的眼神中没有期待,是笃定他会答应的自信,那双眼睛像是磁石,让北陌心动不已,他从不相信一见钟情,却因这个人的出现而打破曾经的想法,点点头。


北陌觉得自己无法直视柏汐,不然这么一直看着他,难免因荷尔蒙沉沦。


柏汐牵起他的手到了餐厅,等竹蕤做好饭,三个人一起用餐。


餐桌上大家都安安静静并无言语,待早餐结束,竹蕤就离开了,临走前还说:“欧尼酱北哥哥要幸福哦。”


竹蕤的一举一动都让北陌觉得十分可爱,小鸟依人,他不禁对这个女孩子十分好奇。


柏汐自驾带北陌前往目的地,就开始聊竹蕤的事情:“小蕤今年20岁,在家排行老九,与玄离天生一对,自小青梅竹马,形影不离,喜欢来我这玩耍,帮我做饭,是一个活泼可爱,十分招人喜欢的妹妹。你别看她看着小巧玲珑,一双眼睛水灵灵的,给人一种柔弱需要保护的感觉,实际上已经是黑带三段,比我还要厉害,目前已经研究生毕业,准备开始读博。”


北陌莞尔“真好奇你到底有多少弟弟妹妹?”


柏汐笑谈:“加上我一共十二。”


“在中国境内,一家十二个孩子,想必热热闹闹,十分幸福。”


“我们从全国各地的孤儿院中被挑选出来,没有血缘的纽带,想要互相亲近难上加难。”


“汐为自己的兄弟姐妹烦恼吗?”


“大哥忙于事业也只肯教导六妹,二哥与十二弟关系甚好,两人放弃学业,追求自己的理想常年在外,很少见面,三哥做了黑帮老大,对家中不管不顾,五弟就是小貉,做了警察与匪徒斗智斗勇,我倒不是很担心,主要是七弟流连花街柳巷,光谈的女友少说有百十来个,最后做了卖艺不卖身的牛郎,我担心九妹竹蕤坚持与他交往受到伤害,而八弟从小性格孤僻,不喜与人来往,阴沉冷漠,从未见他笑过,这个问题十分严重,十弟沉沦欲望,各种乱交,毫无抵挡诱惑的能力,面黄肌瘦,身体欠佳,十一弟喜欢游戏,当了主播,热爱女装,一度追求六妹无果,我这些兄弟姐妹,与我亲近的只有小貉和竹蕤了,自然烦忧。”


“做哥哥不容易。”


“是啊,总得有一个人为家庭操心。”


北陌看着路边的路牌上写着:禁止游客进入,不解的问柏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


柏汐将车停在了路边,从车厢取下背包,压下铁丝围栏跟北陌两个人进入里面。


远处的山峰清晰可见,白雪皑皑,一片银装素裹。


两人绕着树林转,边走边谈。


柏汐说:“我很喜欢一个人来这人烟稀少的地方徒步,就这样绕着树林到山脚下,再从山脚爬到山顶,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他牵着北陌的手两人不知过了多少围栏和小溪。


北陌听他讲述着,忘记了肆虐的狂风,只觉得心底安宁,只要跟着这个人便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我初次邂逅这里是在2020年5月24日,那个时候见前面的车不太对劲,摇摇晃晃,车速很快,似乎司机醉酒驾车,就跟着他来到了这。他的车撞在护栏上,万幸绑了安全带,人未受伤,就把他从车上带下来送他去了宾馆,至于他的车,我找了朋友帮忙拉去维修,后来便因此与他结缘,成了好友,想想人与人之间的缘分还真是奇妙。”


北陌听着,对他由衷生出敬佩之意,也说道:“相比你的经历,这些年我过的平平淡淡,没有什么特别的,所能讲的也只有书中的故事。”


“能掌握书中故事的精华未必不是一种特别的能力。小陌,你知晓在我们短暂的交往中,我最喜欢你哪一点吗?”


北陌笑了笑:“心有灵犀?”


柏汐谈道:“初次认识小陌是童年时期,再次认识是从小貉心上窥见,如今我们都已经成长,变得更具人格魅力。”


北陌回忆往事“那个时候我只记住了一双蔚蓝色的眼睛,除此以外,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


“蓝眼是大哥的特征,即便是大哥来请你,也没有让小陌回心转意,跟我们住在一起。”


“那时的我究竟是怎么样的早就忘记了。”北陌注视着柏汐:“想起那天我们见面你说的话,汐也只比我大了一岁,却如此喜欢在我的名字前加一个小字。”


“小陌小小的,让我想要保护。”


“我只是长了一张娃娃脸,生活却已经步入老年,毫无激情,无所追求,热爱宁静。”


“外表总是蛊惑人的,心才是最重要的,小陌,应该还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


“我很清楚,时常微笑,不与人结仇,当忍则让,心怀宽容,只要如此很容易平安度过一生。”


“你就是太好了,所以常常被人看作是目标,却不自知。”


“怎么会,我学习一般,从不拔尖,能力平平,很难惹人妒忌,再者没人会一直付出一段毫无回报的感情,长此以往,我这样如同透明一般存在,谁会有理由加害于我?”


“小陌,跟钟离家有所牵扯的那一刻起,你已经在危险之中了。”柏汐看着北陌意味深长的说道:“跟我在一起,也只有我能够保护你。”


他跳上岩石,回头向北陌伸出手:“牵着我的手,我绝对不会让你受伤。”


北陌看了看水流,伸出手跟柏汐一起渡河。


“我在怀疑,你带我来这里,是为了让我更快爱上你。”


“有何不可,让我们的心走的更近,彼此了解,相识相知。”


北陌想了想问道“柏汐,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柏代表着是坚强不屈,知难而进的精神,它孤独,正直,朴素,不怕严寒,四季常青,是一个真正的强者 。汐即潮汐去还,谁所节度?是为了让我铭记顺应天下之势,莫要探究太过,自寻苦恼。”


“我以为柏人者,受迫于人也。会夏旱水涸沙涨,有汐无潮。”


“小陌,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汐,我看不透你。你应该很了解我的过去,连时间都记忆的如此清晰,我却对你一无所知。所有的故事听来亲切柔和,如此完美,与我遥不可及。”


柏汐含着笑意:“原来小陌更想知道我的糗事,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我乐意分享,不过爱是相互的,我们彼此都要拿出诚意才行。”


“好,我先说。”北陌看着远方的积雪眼神突然暗淡起来:“我父母还在世时,他们经常把我反锁在屋子里,两个人远走高飞,不知去向,我之所以会来到钟离之家,也是源于此。那次他们离开最久,几乎已经忘记了我,暑假过去一个月,我吃光了家里所有存粮,在饥饿难耐之际,我坐在了窗台上,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将水往下倒,有人注意到我,只当是凑热闹,大喊着要我跳下去,我看着他们一个个冷漠事不关己的脸,愤怒的往下面的空地扔东西,有人报了警,我才获救。”说完北陌突地笑了:“我以为我会忘记的,却还是记得如此清楚,如同发生在昨天。”


柏汐对此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而是讲起来自己的故事:“以前我因为照顾弟弟们一直活的很辛苦,我记得那是2018年7月9日,我研究生放假回家,那时小宇14岁,小离16岁,小风12岁,他们正在看不太好的片子,小宇看得入神,小离闭上眼睛听声音,小风则是拿着画纸一边看一边涂涂画画。他们见我来非但没有停止,反倒邀请我一起,我先是按了暂停,随后与他们讲人体的结构,一些伦理道德,他们听了之后各自没了心思,我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谁知小宇沉迷于此,无法自拔,甚至和一个女性发生了关系,得知此事我第一次感到愤怒异常,将他房间的所有不良书籍以及手机全部没收,甚至断了网,还要求他对女孩赔礼道歉,他极其愤怒的忤逆我,甚至很长时间不与我讲话,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8月11日他突然想通了,变得乖巧柔顺,当夜我刚睡下不久,他就拿着刀子想要过来杀死我,虽然暗杀失败却成了我永远的梦魇,我不再强硬,归还了他书籍和手机,并警告他再有下次就亲手把他送进少管所,由此我们关系破裂,我不再管他,现在想起曾经做法太极端实在欠考虑,如果能够柔和一点就不会造成那样的局面。小陌,我并非完人,也会犯错,甚至犯了很多错。小貉知道以后,坚持要与我共眠以保证我的安全,他本来对小宇很好,因为此事两人关系也不复从前,小宇自此渐渐被大家孤立,除了君君没人愿意与他交谈,君君性格孤僻,难得愿意和他交流,我也就放心了。”


北陌听闻沉默了一会,才开口:“你的兄弟姐妹很有意思,愿意跟我详细介绍一下吗?”


“大哥闽北信今年32岁,是一家知名企业的总裁,二哥羽知泉28岁跟十二弟季风18岁开了一个画廊,并作为美术老师教授学生,三哥余烬26岁,当了黑帮老大,我排行第四,今年25岁,目前读博完毕从事设计网页,策划,后期,摄影等等的自由职业,五弟左丘貉更名为农泊温,24岁,从事警察的工作,六妹寒缨轩更名为田煕,24岁,与爱花品牌创始人林朵一起从事花卉设计,七弟玄离22岁,是身价上百万的牛郎,八弟濯君21岁,知名暗黑系作家,九妹竹蕤研究生毕业,喜欢旅游,十弟巫马宇19岁不务正业,生活糜烂,十一弟邱垣18岁,大一新生,游戏主播,喜欢女装。”


北陌笑了笑“这么看来除了十弟,家里的兄弟姐妹过的都还挺不错。”


柏汐露出微笑,平静的说“我尽量给他们更大的自由,鼓励他们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唯独小宇,我没有能够教育好他。”


北陌眼神明亮“你这么说,是希望我安慰你,还是希望我出谋划策帮你解决这件事呢?”


“这件事我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但需要小陌从旁协助。”


“汐追求人的方式还真是与众不同。”


“小陌过奖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