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流海葬沙重制版第四章

第四章:情侣化友

北陌注视着农泊温片刻笑出了声:“这样的进展会不会太快了……而且我并不习惯与他人太亲密,会有粘腻的感觉。”

农泊温也笑了:“这样就跟训练时一样了,睡硬邦邦的地板,舒服。”

说着农泊温就回到自己的小窝,从包里翻出来两本书:“今天是想听道林格雷的画像还是福尔摩斯?”

“道林格雷的画像。”

“该作讲述道林·格雷是一名长在伦敦的贵族少年,相貌极其俊美,并且心地善良。道林见了画家霍尔沃德为他所作的画像,发现了自己惊人的美,在画家朋友亨利勋爵的蛊惑下,他向画像许下心愿:美少年青春永葆,所有岁月的沧桑和少年的罪恶都由画像承担……”

时间匆匆,北陌乐观积极,努力复健,在11月3日出了院,当他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里一尘不染,身后的农泊温从背后环抱着北陌的身体,愉悦的说:“我都准备好了,庆祝你出院。”

北陌被他突如其来的拥抱震在原地,他僵硬的将农泊温的手轻轻拿开:“这样进展太快了,我不习惯。”

说着他跑进了自己的卧室。

农泊温看着北陌的身影只觉得奇怪,北陌腿伤了经脉,没有力量,他抱他去厕所的时候,他一点反抗也没有,回家后,怎么就被讨厌了。

他未多想,到厨房开始做饭,北陌喜欢清淡的食物,像是冬瓜,白菜,豆角,青菜等等,肉类中又最喜鱼肉,尤爱海鱼,他有了主意。

北陌回到卧室感到慌张不已,他当初答应农泊温是因为他的一片真心,再者自己当时太脆弱,做任何事都不方便,所以有了小小的依赖之心,等到病好,他又不情愿自己的空间被他占据,身体被他触碰,独自生活了这么多年突然改变总有点排外心理。

他在医院还好,回到家,就感觉自己失去了自由。

农泊温将做好的食物摆上桌,轻轻敲着北陌的房门,温柔的呼唤自己的爱人:“陌,吃饭了。”

北陌打开房门眼神与农泊温交汇,他温顺的回复,随农泊温到了餐桌,自吃食后,虽然饭菜美味可口,回味无穷,农泊温的眼神却一直没有离开北陌,这让北陌略感不适。

他笑盈盈的抬起头,询问道:“泊温不喜欢自己做的饭菜吗?”

农泊温懂了北陌的言下之意,摸摸后脑勺,灵机一动说道:“我做的饕餮大餐,色味俱全,芳香四溢,也不及你香甜软糯,秀色可餐。”

北陌愣在原地,随即说道“你不用读那么多情话,怪肉麻的,也蛮奇怪,平淡一些比较好。”

农泊温嘿嘿笑了“这是我七弟逗女孩子的话,没想到北陌你的反应居然是呆愣。”

“泊温,相处之前不觉得,相处之后发现你真的是一个蛮特别的人。”

“我就是一个怪人,有什么特别不特别。你就知道埋头安静吃饭,我做的难道真的那么好吃,都让你舍不得跟我说话了?”

“食不言,寝不语,吃饭说话影响消化。”北陌放下筷子,注视着农泊温:“好,我不吃饭,陪你聊。”

农泊温饶有兴致的说“陌,可以亲一下额头再吃饭吗?”

北陌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咳了两声:“该吃饭就好好吃饭,调什么情。”

“就当作是奖励。”

北陌笑了,站起身,在农泊温额头亲了一下:“可以了吗?农警官?”

农泊温愣住了,他说的意思本是他能不能亲一下陌,结果居然是陌亲了他。

他心中狂喜又没有显露出来,反而闷闷不乐的说道:“才是额头而已,我下次想要嘴唇。”

北陌温和的笑了“你还真是得寸进尺,不如说真像一个孩子,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农警官居然是这样的。”

“以前关系不如现在亲密,陌啊,总是悄无声息的拒绝我。”

“现在你不是追到手了吗?不觉得开心吗?”

“开心啊,就像梦一样不真实,陌真的喜欢我吗?”

“喜欢你对我的好。”

“原来你不是喜欢我这个人。”

“是啊。”

“这话真伤人,是不是骗我的啊?”

北陌认真的看着农泊温苦笑:“我是一个自私的人,在明知你照顾我会因此丢掉工作,却选择缄默不言,你给了我温暖,得到后我觉得太过幸福了,想要丢掉。”

“陌,你只是不习惯被人照顾着。”

“我只是觉得一无所有更加自由,得到反而患得患失,我不想走到那一步。”

“没事,来日方长,我会等到你敞开心扉的那天,四年不都等了,还在意以后更长的时间吗?”

“泊温,方才我在房间里面仔细的想过了,你如果和我在一起就要忍受我的淡漠和疏离,这对你一点也不公平。”

“这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即使以后一辈子你也不想让我碰,只要在一起便好。”

“泊温,为什么想要跟我在一起?”

“就是想要跟你在一起,没什么理由。”

“可是,我有理由不想你继续停留在这里。”

“北陌你真是冷酷无情,可是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我如此迷恋不已。”

“泊温你不要这么说话了,我怎么感觉你正在黑化的边缘。”

“知道我为什么放弃我四哥吗?”

“有其它理由吗?”

“因为四哥对我说,‘小貉,你真是既卑微又可怜,看着你这个样子我都不忍心再骗你了,你是我所有兄弟姐妹中最令人讨厌的

那个,自以为是的善良,不顾一切的付出,在这个世界上简直找不到比你更蠢的人了,这样的你还真是下贱到让人失去兴趣。’”

“你四哥他这样说你……在外人看来的确是很过分了。”

“不,他是为了我好,才说的这么重,大家都是在利用我,只有他是真心待我,四哥那么聪慧,怎么可能不懂得人情世故?”

“所以,你是觉得我跟你四哥同样真实,对你坦诚,才会喜欢我的吗?”

“陌,你值得我喜欢,值得我付出一切,我这人一直都是这样,打小就有一个心愿,想要为一个人付出,付出让我觉得满足和开心。”

“人通常在喜欢的人面前是小心翼翼的,你符合这个条件,待我也坦诚温柔,几乎完美到无可挑剔,你说,我们两个这么会掩藏自己缺点的人,即使真心相交,却无法真正了解,那又有什么意义?”

“陌是特别想要分手了吗?”

“你四哥其实没有说错,你自身太卑微了,你的付出没有错,可是得不到对方对你的付出,而是施舍,真的很可怜。你需要的是一个爱你,而你也同样爱他的人,你不需要等待我,因为我一旦有了爱人,你也不得不退出了,泊温,这不是理想世界,这是一个残酷世界,我不是一个被感动后就认为自己已经找到真爱的人,我对爱是有要求的,我要的不是他人的照顾,而是思想上的共鸣和交流,这一点,你做不到。”

“原来如此,可是放弃真的很痛苦啊。”

“你可以更潇洒,泊温,退一步,海阔天空。”

农泊温捏紧了拳头,又放开“你和四哥看的一样透彻,陌,让我适应一下,至少我们做朋友。”

“透彻又如何,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还是无能为力,这一点我可做不到,我想不通,农警官,你有钱有能力,不比任何人差,还是低到尘埃里。”

“我是一个被父母抛弃后又被人收养的孤儿,平时傻呵呵的,大家让我做什么,我都不拒绝,直到四哥告诉我,对待感情需要分层处理,不能待所有人都好,不然对对我好的人不公平,我才能够摆脱大家全部无视我的阴影。”

“所以对喜欢的人才特别好,急于表现出对待他人不一样,是吗?”

“这样不对吗?”

“我突然觉得农警官傻的可爱,人与人之间叫做吸引力法则,你的魅力吸引他接近你,而且再喜欢也不能毫无原则的委曲求全,有时候有了自我反倒更加帅气,你不能因为某一个人极端到放弃工作,没有自己的生活目标,一切围绕着对方转,你就遗失了你本身的魅力。”

“我好像懂得为什么我会失败。”

“这就是读书的好处了。”

“如果我懂得,理解了陌,陌会跟我在一起吗?”

“这句话你应该说成,我相信我们会有彼此理解的那一天,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你要守身如玉,为我尽忠。”

“到时候陌不是会说,太晚了,我就跟别人跑了。”

“你对自己没有自信吗?”

“我有,陌,谢谢你。”

“我说这一切不是为了你,我是一个自私的人,即使你离开了,也想从你身上捞到好处,饭菜符合我的心意,以后晚上有时间就跑过来做饭吧。”

“陌,我知道你这么说就是不想我住在这里,既然是分手成为朋友了,可别怪我跑得太勤。”

“我还指望你教我一些防身术呢,要是再遇到那种事情,我怕是凶多吉少。”

“陌都不知道自己无形中会招惹多少觊觎你的人,这种防身术早就该学了。”

“说的我好像是女孩子一样,你是不是也这么看我?我当真柔弱吗?”

“你不柔弱,可是太让人想要保护了。”

“通常被保护的往往是他人的累赘,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啊,比起被人攻略,更想要征服他人。”

“现在你征服我了,开心吗?”

北陌心想如果不是你,我都不敢说真话,毕竟人是很可怕的生物。”那就多谢农警官的配合了。”

“陌,你绝对是一个伪受。”

“不是我想要伪装,而是他人先入为主,不能怪我。”

“我很好奇,难道一直以来陌就没有喜欢的人吗?”

“我倒是很好奇你四哥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我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你这么好奇,我也就不带你见他了,免得多了一个情敌。”

“是多了一个你哥哥的男朋友。”

“陌,你就这么确定他是你喜欢的类型?”

“也不枉你一直跟我讲你四哥的事情。”

“你说这话……实在是。”

“很欠揍,泊温,我还没有跟一个人说话这么不顾形象,放纵自我。”

“是啊,你就是太喜欢克制了。”

“我只是希望能够跟你成为挚友。”

“劝我早日放弃,让我介绍四哥给你认识。陌,我真是直到今天才认识你。”

“我不是说过我有多自私了吗?乖乖的,把他介绍给我。”

“好,反正我是觉得四哥很难真正喜欢他人,跟大哥在一起也是因为尝试,你们也可以尝试,到时候失败了别趴在我胸口哭啊。”

“怎么会,成功了你得做一顿大餐庆祝我,失败了你得做一顿大餐安慰我,无论结果如何,我不亏啊。”

“简直流氓。”

“我是一个小人,你现在会不会因为认识我,所以后悔呢?”

“我后悔以前没有真真正正和你聊过天。”

“你太直了,农警官,把这些菜热一下,我饿了。”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