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流海葬沙重制版第三章

第三章:正面袭击

黑色的影子摇曳着就像在观察等待时机,北陌注视着他,见他一动不动的站着,恍若稻草人一般,他选择拉上窗帘,无视此人。周礼之死虽过去几天,仍旧迷雾重重,他想起农泊温的话,将门反锁以免有人趁夜入侵,随后打开手机翻出那张他在现场照的照片,开始对照摩斯密码表。解出来的结果是:202389600我不想死,但谷雨会杀了我。

他记得农泊温告诉他的是:我不想死,但白露会杀了我。这么看来,农泊温可能知道某些内情没有告诉他。

北陌再把8月10日聚会的事情回忆了一遍,突然觉得十分奇怪,既然周礼知道自己会被杀死又怎么会有心情向他告白,而且21层宾馆的门很明显是具有良好的隔音装置,为什么从外面敲门可以被听到呢,究竟是谁来了,让周礼能够为他开门,而那个声音他又是在何处听到过。

北陌理了理头绪将声音代入他邂逅过的人,他发现那个声音是在他大一时期6月30日天台上偶然听到的,由于声音太独特了,故而他一直记到现在,不仅嘶哑低沉还有一种魔力在里面,让人不自觉的听从,仿佛恶魔的招魂曲。

那一天也是他的同学林晓楠的死期,被那个恶魔教唆去自杀后跳楼身亡。

北陌曾给林晓楠一个电击棒,林晓楠用它攻击他人的额头,导致那个人当场死亡,为此他追悔不已。

林晓楠自杀后,恶魔就发现了在角落偷听的北陌,把他正面抵在墙上,靠近他的背部,在他的耳边低语:“他会死都是因为用你的电击棒电死了人,被那群混混扯了衣服拳打脚踢不说,还把他自慰的视频发到了网上,导致他父母得知此事将他赶出了家门,忏儿,你罪无可恕,我要你从今以后都不得安宁。”说罢,那个人舔了北陌的耳朵,又狠狠把他往墙上一撞,消失在了天台,北陌自此再也没有看见过他,也如那个人所说,大学期间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很多。

他想了想觉得有些烦躁,拉开了窗帘一个小角,向下望去,打黑伞的人已经不在,遂关了灯,沉沉睡去。

北陌有嗜睡症,如果闹铃不响他醒不来,当天他睡过头,上班迟到,意外的发现自己手机闹铃被关了,而且本来反锁的门被人撬开,很轻易的拧动了。

他外表若无其事,内心已经汹涌澎湃,向农泊温求助吗?不可以,他不想,从刚认识农泊温起,他就格外特别关照他,他不相信有无缘无故的感情存在。

北陌下班之后鬼使神差的来到布达拉餐馆,他以自己有东西丟在里面为由,得到了房卡,走楼梯上到了21楼,他记得房号是2106,此房间已经解禁。

周礼是自杀的,虐尸又是另一回事,构不成严重的刑事案件,只会引起关于伦理道德的思考,就如虐猫残忍罪不至死。

北陌想到这里只觉得蹊跷诡异,他不相信像周礼这样一个物质富足的人,有什么理由会自戕。

他按了门上的按钮,再用房卡打开,突地,门发出“咚咚”的铃声,就像外面有人敲门,这样就可以解释他当时听到的越来越大的敲门声是怎么回事。

不得不说,门铃设置成这样,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房间不同那日,干净整洁,已然细致打扫过,柜台的姑娘还愿意让他进门找东西,服务态度可以说是非常好了。

记忆中一幕幕袭上心头,让他难以忘怀,他的画像和电击器丢了,只可能是虐尸者拿走的,不然不会踪迹全无。

他打开厕所的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十分疑惑,不是很漂亮的脸,能带给他人好感,使人一见钟情吗?

他擦了擦镜子,企图看清自己,却发现了不对劲之处,因为这镜子和自己的手简直是无缝连接,毫无距离,因这个发现,他觉得这可能是一面双面镜。

北陌敲了敲镜子,听起来空洞略带回音,他确认此镜子内别有洞天。

镜子是挂上去的,除了有点重以外,很好取下来。

北陌顺着楼梯进到里面的空间,首先映入眼底的是电脑监视器,在空洞的屋子里发出幽蓝的光芒,另外监视器旁边有一个大床,床旁边是类似医院的无影灯,他打开灯,一时亮的有些刺眼,暗红色的血迹还残留在床上,染红了白色的床单。

他突然想起农泊温说5点30分,周礼提着一个箱子到了21层,在他昏睡后,周礼死了,这段时间是空白,而这种监视器说不定可以回看之前的录像,他拿出手机查询,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需要输入用户名和密码,才能查看。

看来他需要寻找一个帮手。

在北陌专注查看监控之时,他察觉到背后有人靠近,转过身,注视着那人,一袭黑色,面部被口罩遮挡看不清楚,他用枪指着北陌,让北陌不自觉的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态。

黑衣人扔给北陌一个手铐要他自行带上,不得已,北陌照做。

那个人见此突地发出尖锐恐怖的笑声,不断靠近北陌,北陌后退,最后退无可退,背靠墙,惊骇不已。

他出声问黑衣人:“就是你把周礼的尸体摆成蜘蛛的模样?”

黑衣人嘿嘿笑了:“什么蜘蛛,那是我的艺术品,破碎的玩偶。”

北陌接着问:“那他背上的‘大寒’究竟是?”

黑衣人看着北陌,笑出了声:“就是你啊,下一个目标。”

“可是,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

“这你就得问我的雇主了,为什么想要折磨你呢?”

“你别过来。”

“我不过来,你死的更快,我这个人就是有个坏毛病,就喜欢在人死前在玩一玩他,你应该感谢我没有立即开枪打死你,否则你进入这个密室起就该死了。”

黑衣人用绳子将北陌绑住,搜了他的身,取走了他随身带的零钱和手机。

之后拿出一瓶安眠药,要喂北陌一颗一颗吃下去,北陌一转头拒绝就被那个人狠狠打了一记耳光,随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恨不得打死他。

北陌咬着嘴唇,没有出声,他感觉血液从头上流出来,脑袋晕晕的,全身在疼痛中叫嚣,他不该来这里的,否则也不会死在这。

那个人打累了抬起他鲜血淋漓的下巴,思考着要不要在他脸上刻什么花纹。

一通电话惊扰了黑衣人,他不耐烦的拿起电话,见是雇主的号码,立即接通了。

北陌听不见电话那头的声音,只听这个男人狂笑,他一边盯着北陌一边打电话“想给我一笔巨款来取消交易,真是可笑,我东江这可从来没有回头的买卖……什么,好,如果他有那个能耐活下来,我就放过他。”说罢,他就挂断了。

电话又不依不饶的打过来,让他烦躁,他直接关机,随后对着倒在地上的北陌说:“既然你不肯自杀,就把你扔进我家的鱼缸,喂食人鱼。”

北陌用虚弱沙哑的声音说道“不,不要。”他从未遭遇这样的祸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脑袋嗡嗡作响,头晕目眩。

“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吃安眠药也来不及了。”那个人略作沉思“不如就这样,你从这边爬到那边的床上,如果能够爬过去,我就放过你。”

黑衣人见面北陌动作缓慢如同蠕动的昆虫,他狠狠踩了他的手,听见尖叫声兴奋的全身颤抖。“叫啊,继续叫啊。”他踹了踹北陌的身体,一脚比一脚狠,见此人已经没了动静,黑衣人感到无趣。

“无聊,真没意思,不像那个周礼叫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反抗激烈,简直是一只不成器的死猫,这么容易就玩死了。”

他又多踹了一脚,发泄不满,随后出了密室,见许多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只好投降。

农泊温奔进密室时,北陌已经奄奄一息,危在旦夕。

在他看到血淋淋的北陌时,他感到心跳加快,恐惧万分,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呼吸微弱,还有救,就抱着他进了警车,开往医院。

北陌救助及时,幸免于难。

农泊温感到悔恨万分,他的同事早就通知他北陌去了2106房间,迫于压力,他不得不听从指挥,那个人向他保证过北陌不会死,没想到竟然被伤成这样。

在农泊温愧疚之时,他的对讲机响了“江东杀了两个民警,目前在逃,我方已经施行全力追捕,你务必戒备。”

农泊温害怕此人再次来找北陌麻烦,他守候在旁一步也不曾离开,密切注意进出护士医生的言行举止。

江东逃进了地下水道,闻着臭水沟的味道一路漂泊到了地上,他看着正和医院的牌子,笑得开怀“行啊,竟敢暗算我,你能,我非要

杀了北陌这个小子不可。”

他刚想杀个人,换一身衣服,好掩人耳目,就有人将他拉到角落,他看到自己的雇主站在那里一脸微笑,叫仆从拿出一箱钱财。

雇主笑道:“临时取消就是因为你被警察发现了,这里是一百万,你拿了它还有我们为你备好的船票就可以逃到国外,逍遥自在。”

江东拿了钱,疑惑的看了看雇主,转身就走,被雇主的保镖狠狠打了一枪,正中脑袋,雇主还不解恨,抢过保镖的枪,把所有的子弹全部打完,随后两人携箱子逃离现场。

第二天,江东的尸首被发现,被打了12发子弹,死相惨不忍睹,他右手上曾经抓过提箱,留下清晰的痕迹,浑身散发着恶臭,让路人都觉得恶心。

自此周礼案件落下帷幕。

北陌躺在病床上只觉得浑身疼痛不已,农泊温告假在他身边照顾他,看着他脖颈的青紫,头上的绷带,除了心疼,便是悔恨,他吹着清粥一勺一勺细心的喂给北陌吃,北陌被踢的手臂骨折,打了厚厚的石膏,没法动作,只好接受了农泊温的好意。

他请了几个月的假期,宁可丢掉工作,也坚决要照顾北陌,还请人帮忙做北陌的工作,可谓是非常细致了。

北陌感动之余,对他的好感度逐渐提升,也渐渐不排斥跟他在一起聊天说话,甚至有点依赖他。

北陌问农泊温:“你为什么待我好?”

农泊温摸摸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你挺像我四哥。”

北陌点点头,对他的四哥产生了好奇心:“他也像我这样,很孤僻,不喜与他人交流吗?”

农泊温摇摇头:“四哥他天性豁达,算是我们众兄弟姐妹中的教父,很是辛苦,他与北陌最像的也是我最喜欢的部分,就是都很温柔,喜欢看书。”

“温柔?”北陌微微笑了“我不记得我对你温柔过。”

“你们说话的方式很像,而且在大学时期你也在很多事情上帮过我,我学不懂,你就细心教导我,给我讲题,跟四哥带给我的感觉是一样的,让我忍不住想要亲近。”

“这么说来,你是喜欢你四哥吗?”

农泊温点点头,有些羞涩:“他从不做饭,早餐和午餐几乎不吃,喜欢随意跑进一个店吃晚餐,于是我学了厨艺,为他做饭,这样就可以保证他一日三餐都吃到新鲜的食物了。”

北陌听了饶有兴趣,这些温暖全部是因为一个人,他的四哥。

“那为什么要来照顾我,不跟你四哥在一起呢?”

“四哥虽然只比我大一岁,可是他一直跳级,现在已经是博士了,我不擅长学习,跟不上,于是他成了我难以超越的存在。”

“即使如此,你还是可以追求他。”

“他跟大哥在一起,我就放弃了,虽然后来他们因为不和分开了,我也无法再回到当年纯真的喜欢了。”突地,农泊温真诚的看着北陌:“北陌,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可是你一直拒绝任何人,甚至不与我亲近,我才一直没有告诉你。”

听到这句话,北陌欣喜中带着一丝冷静“现在泊温就不怕了?”

“你看我的眼神变了很多,而且并不仅仅是因为四哥,更是因为是北陌让我并不仅仅拥有保护欲,更多的是学会了如何去爱。”

“爱什么的,这我自己也不明白,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也只有自己爱自己而已。小时候,我父母经常把我扔到家里,两个人出去蜜月,我常年看不到他们一次,等最后一次见到他们,他们已经死了,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可是我却出奇的平静,没有任何悲伤,后来我知道了,我对他们没有感情,所以哭不出来。那年我十岁,从此以后,用他们留下的财产,独自一个人生活。”

“或许爱自己才能懂得爱别人吧,北陌,你记不记得,有一天我问你,你会亲近某一个人吗?你是怎么回答的。”

“不会亲近,因为那样就不洒脱了。”

“然后我就想,如果我成为你能亲近的人会怎么样,所以就一直将你作为最重要的人,关心着,爱护着,虽然对咱俩的关系帮助不大,至少帮你躲过了劫难。我就特别开心,认为这就是爱了,无私的为对方付出,不求回报。虽然你未必理会我,可是我还是想为你做什么,因为这个,我觉得幸福。”

“没想到你看着是个铮铮铁汉,结果心思细腻,感情真挚动人,泊温你如果追求某个女孩子,真是她的幸运。”

“这样的幸运我只想给你,北陌,愿意跟我交往吗?”

北陌想了想“你连抱我去厕所,这么羞耻的事情都做了,如果还不答应你,是否太过分?”

“这么说你同意了。”

“不要高兴的太早,我家只给你留沙发,睡一起是不可以的。”

“我好高兴,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从刚才开始,我就想说了,泊温你的情话是从哪里学习的?”

农泊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的确查了查怎么说情话,背了一些段落,然后用自己的话表达出来,北陌,我……”

“现在真像个大姑娘扭扭捏捏,你同事要是知道他们认识的农警官居然有这样一面,不知道会作何反应?”

“我农泊温一个纯爷们,也只有面对你的时候 ,才不能太刚强,不然你就会讨厌我了。”

“农警官,我觉得你居家可以穿一身女装,绝对国色天香,姿色动人。”

“不干,大老爷们,穿什么女装,被人看到不笑死了。”

“你方才还说不能刚强?”

“北陌,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

“如果现在想离开请便。”

“好吧,不就是穿个衣服,我穿就是了,不过得等到你出院,要快点好起来。”

“我也想赶快好,再不出院,就要被你的美食喂肥,走不动路了。话说,我的伤完全可以回家调养,怎么给我交了三个月的住院费和伙食费。”

“在医院有护士照看总是好些。”

“你就天天睡地板吧。”

“陌让我睡床,我就不用睡地板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