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白狄」深海之鱼

狄仁杰的自述

我常常一个人来到海边,看着一望无际的波涛向我涌来,我就会兴奋的大喊,把所有的烦恼与痛苦都挥洒在这喊叫之中。

那一年坐船,跟李白举行婚礼仪式,他抱着我的腰对我说永远永远,永远只是一霎那的恍惚,他沉入海底,消失无踪。

他的身体被大海包容,在这深蓝色的梦境中永眠,我常常来看海,仿佛能感受到,此刻,他还在身边。

春去秋来,冬至雨落,南方永远不会下雪。

因为工作缘故,我搬到北方,似乎离他更远了,大概是想要忘却这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重新开始。

人总是得向前看,不能停留在从前,我娶了一个姑娘,得了一个儿子。

他乖巧懂事,总爱要求我陪他玩耍。

在他初三的时候我们全家人去了海边,因为白吵着要见大海。

本是为了让白放松,中考加油,一见到海洋,我却失了魂。

深蓝色不见深浅,有海豚在其中舞动,就像欢迎我的到来,我驻足在这里久久凝望着,白则是钻进了大海里游泳。

很快他游了回来,还带着一个漂亮的贝壳,他将贝壳递给我,高兴的说「爸爸,这是人鱼哥哥给我的,他说你会喜欢。」

我仔细端详那枚精致的贝壳,像一个葫芦,有着红色的特别纹样,多像那天太白穿的衣裳。

我们在海边住下,等白睡着之后,我蹑手蹑脚,小心翼翼披上外套出了门,一切黑漆漆的,没有光亮,我看不见海,只能打开手电筒。

在深海之下,我总觉得藏着什么,或许是太白,他会来找我。我脱了鞋踩着沙子,卷起裤脚,向深处走去,水漫过了我的膝盖,冰冰凉凉。

我不觉得冷,只是响起远方的笛声太过深情,让我忍不住潸然泪下。

揉揉眼睛,安慰自己,手电筒所找到的远方,太白的脸颊忽现,他在海里朝我笑着,要我跟他来。

跟着他,海水已经到了我的脖颈,再深一点,就会把整张脸浸入海水中,我终究是退却了,海却不合时宜的涨潮,将我淹没。

我一向不会游泳,窒息的感觉,海水灌进嘴里,鼻腔,耳朵的疼痛最终消失了,海里仿佛有光,而我已经看不清究竟在何种地方,死亡,如此迫近。

等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沙滩上,旁边是我的儿子白,他嘟着嘴,不满的说「老爸,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鱼,居然还被我骗。」

END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