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薛晓」强取豪夺

薛洋喜欢看晓星尘哭,他的道长看不见,身子会格外敏感,尤其流出的泪花呈现血色就更加艳丽,如同玫瑰,让他兴奋不已。

他捏着晓星尘的下巴,放短他的链子,看他紧咬牙关,隐忍的模样,笑得开怀我的道长,你杀了这么多无辜百姓,早就成了跟我一样十恶不赦的罪人了,你还骂我十恶不赦,坏事做尽,不跟我一道,当真是可笑,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没有了丝带的遮掩,露出两个血窟窿般的眼睛,实在太吓人了,我都害怕,更不能把你放出去,祸害一方。

你自己其实也想要这么被我关着吧,永不见天日,就像黑暗里的泥鳅一样爬行,怎么不说话,呵,你以为你能从我手中逃出去吗?

你觉得你能躲避我吗?

薛洋扯开晓星尘的系带,你倒是看看你这一身的爱痕,是我一寸一寸施加在你身上的战利品,你有什么资格不理我,你这个下贱的奴隶!

薛洋抬起晓星尘的下巴,笑得开怀,你不说话,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出声,感受到我手中的热度了吗?

这是烙铁,一旦印上就是生生世世的痕迹,再也抹消不掉,这样,你说一句话,我就放过你,不让这美丽的身体留下丑陋的伤痕,说啊,怎么不说,是觉得自己承受疼痛的能力够强,看不起我这烙铁是吧,道长啊,你很厉害,想要硬碰硬,我给你啊!

说着,薛洋就毫不留情的将烙铁印在晓星尘的身体上,他疼得大叫,因为几日不吃不喝,嗓子显得干哑无比,甚至叫不出声,薛洋突然意识道这个问题,想要将水倒进晓星尘嘴里,见他瞥过脸,蹙着眉,不接受。就自己喝了水,吻上唇,强行灌入,他还拿了吃食,自己嚼碎,一点一点逼迫晓星尘吞咽,晓星尘吃了又恶心的吐出来。

薛洋就点了他的穴道,喂他吃了一个自己珍藏多年的灵药,灵药逼迫他不能呕吐,

晓星尘说道「你真是恶心」

薛洋笑了「我可是要留你陪我玩到最后,这么容易死了可不成,我还没有折磨够本」

晓星尘觉得十分痛苦绝望,甚至哀求道「杀了我,杀了我」

薛洋笑声越加放肆「杀了?这可不行,毕竟感受不到痛苦可没什么意思」

他用手指插入晓星尘的发间,舔了舔他的耳朵,「可真是神奇,你让我欲罢不能」

「拿开你的脏手」

「脏?如果我污浊,你岂不是比我更肮脏……如果你能看见,这身子算是不错的景色了」

「你还想做什么?」

「很多啊,我想试试蛊虫,听说那个东西放入人的身子,对方就会乖乖的听话,若是不听话,就会感受到钻心的疼痛」

「道长,你这么硬气,应该是不会怕这小小的蛊虫的,来吧……让它钻进你的耳朵,钻进你的心脏」

「拿出去」

「不可以,它已经爬进去了,这就不是我能够掌控了的」

「薛洋,你这个疯子」

「疯子?我不是魔头吗?哈哈」

「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哈哈,说的真好,等会痛的时候就该哭着求我给你了」

「你……」

「道长都猜到了吧,真可怜呢,这小东西还没有好,就要继续承受痛苦,只因他的主人不肯服软,臣服于我」

「你休想」

「我知道你们这些个正义之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过还不是被这个小小的布子,困住了,自杀不能」

「呜呜」

「这声音真是好听,再叫的凄惨一点,我很喜欢」

「真是柔软的地方,光是手指,就让我心驰神往了,道长,你应该感激自己能够吸引我,才不至于惨死啊,哈哈」

「你啊,从今以后,就是我的奴仆,如有违抗,我要你品尝百虫噬心之苦,我的道长,你只要跟随我颤抖,摆动腰肢就好了」

评论(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