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流海葬沙第二章

用了检测器,如果不喜欢这个版本,见评论区链接
第二章:人面蛛

巨大的落地窗映出明亮的月sè,远处的灯光圝明晃晃的,看不真切。
北陌将手从兜里取出,紧圝握在一起,又释怀般的搭在自己的双圝tuǐ上,他对对面的周礼浅浅一笑,请他开始今圝晚的交谈。
周礼注意到北陌将手从兜里拿出的细节,那鼓鼓囊囊的样子,像是有什么东西。
他也轻轻一笑:“陌,你兜里是不是装了什么东西,我很好奇。”
北陌听到周礼的话,心头一震:“一个小物件而已,不打紧,我回家还有些事要忙,咱们快些聊吧。”
周礼冁然一笑:“好”,他转身将柜子打开,取出来一个礼盒递给北陌,wēn情脉脉的注视着他:“打开看看。”
北陌打开礼盒,里面存放着一个相框,相框内呈现出北陌的画像,栩栩如生,跃然纸上。
他xí惯性的翻了画框的背面,发现了一行字:季风 2023年7月4曰,离现在2023年8月10曰,一个非常近的曰期,这让北陌蹙眉,感到不适。
周礼观察着北陌的表情:“不喜欢吗?”
北陌不紧不慢的将画像装进礼盒,露圝出礼貌的微笑:“画的惟妙惟肖,我喜欢,非常感谢你。”
“你喜欢就好”,周礼hán笑“呐,跟我交往这件事考虑的如何?”
北陌想了想还是决定直接拒绝他比较好:“我喜欢一个人独处,所以非常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表白。”北陌站起身:“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走了。”
周礼笑容可掬,看不出任何生气的迹象,他请北陌坐下,接着讲了自己的疑惑:“陌,你就不好奇为何大学四年我没有直接追qiú你,反而是在毕业几年后,主动找上你?”
北陌没有回答周礼的问题,反而转到另外一个话题“这么说,那封邀请函是你寄的?”
周礼听闻,笑容变得有些阴森,看在北陌眼里,有些发怵,只见周礼拿出自己的邀请函,递给北陌。
北陌见信纸上写着:出来主持这场同学聚会,否则shā了你。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问周礼:“如果你想要跟我在聚会告白,有一个前提条件是我必须到场。”
周礼答道:“我可没想跟你在同学聚会告白,这是临时起意。话说,真没想到你会在意这个,我以为北陌你会好奇这信件是谁寄的,有什么线索。”
北陌摇摇头:“怀疑你,我很抱歉,不如你给我讲一下前面那件的事情的缘由。”
“是这样”周礼霁颜:“你也知道外面有些什么传言,我是huā圝huā圝公圝子,到处沾huā惹cǎo什么的,实际上是有很多女生追qiú我,主动找我谈话,在外人的眼里就变成了我的过错,我怕你误会,也怕那些女孩子会来打扰你的宁静,就一直忍着没敢接近你。毕业后,我又怕自己没有能力配得上你,这才等自己有了一些实力后表白。”
“那你为什么喜欢我?”
“你那么安静,又喜欢看书,和其它害羞普通的男人女人完全不同,我喜欢你的从容,宁静,wēn柔,也喜欢你对他人的疏离,淡漠。”
“让你失望了,我是独身主圝义,不喜和任何人往来。”
“没关系,我可以等,等你喜欢上我。”
“追qiú与否是你的自圝由,只是希望不要打扰我的正常生活。”
“好,如你所愿。”
北陌再次站起身“我得回家了,下次再见。”
周礼也站起身“好,我送你出去。”北陌知道周礼跟在他身后,使他内心感到不安,离门区区几米的距离,让他心情沉重。
总算开了门,他刚转过身想对周礼说:不用送了之类的客套话,就被周礼狠狠打了肚子。
周礼眼疾手快的将北陌兜里的电击器取出,把北陌向里拉了一把,将门用脚关上。
北陌捂着肚子,疼的抽气,难以动弹,周礼趁机捆住北陌的四肢,将他抱在床圝上。
“陌”周礼抚圝mō圝着北陌的脸颊,笑得欢圝愉“我早就想得到你了,终于你是我的了。”
“你……”北陌疼得说不出来,方才周礼用劲太大,让他感到几乎昏圝厥,现在看周礼的视线也是模糊不清。
“真没想到一封小小的邀请函写几个威胁的字就可以让你出现,这么看来,我以前费劲心机……”
周礼还未说完话,门就开始响,有人在敲门,周礼本无心理他,谁知敲门声越来越大,他把北陌塞圝进被窝里,喂了他自己备好的安眠水,就开了门。
北陌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似曾相识,他头脑晕眩,意识不清,硬是撑着想要多听一点,还是抵不过xí上的睡意,昏睡过去。
第二天,当他醒来之时,身上的绳索已经不见,留下的是淡淡的红痕。
他刚起身就因看见桌子上一个奇形怪状而迷惑,遂开了灯,见了庐山真面目让他一时因恐惧而颤圝抖心慌,他深呼xī,自我心里建设,很快克服了心里障碍,仔细观察shī体。
从外形上看像一只人面蛛,实际是被截肢摆成此形状的周礼,他的背上还刻着“大寒”这两个字,身下塞着一张卡片。
北陌先是报jǐng,将卡片抽圝出来,上面只有一个字母“B”,他将卡片放回原处,拉开窗帘,发现天已经大亮。
为了洗拖嫌疑,他不得不在现场等待,顺便找寻其它线索。
周礼被截肢放在桌子上,必定有一个截肢的地点,他打开厕所门,一股浓郁的香气xí来,而沐浴液已经空空如也,想必是它的气味。北陌打开盥洗池下面的柜子,发现一把手术dāo和一个链锯,已经洗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xuè污,同时他在垃圝圾桶里发现了一个空yào瓶,标签是阿普唑圝仑片,一种安眠yào。
北陌走到浴缸旁,在台子上发现了周礼的衣物,他记得他的电击器被周礼夺去了,mō了mō衣服裤子的口袋除了一个笔记本,什么也没有。
他走出厕所,突地想起周礼送他的画像,打开礼盒,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于是坐在床圝上看笔记本,想着这有可能会被当作证物上缴就拿手圝机拍了拍。
jǐng圝察很快就到了,北陌作为第一个发现shī体的人需要被送进jǐng圝jú问话。
北陌的平静从容,没有一丝慌乱,甚至长时间跟一个被截肢的shī体待在一起,实在令jǐng方怀疑,虽然没有证据扣圝留他,也留了他的个人电圝话,身圝份圝证号,家庭住址,叫了人注意他的动向。
事发过去三天,有人敲响了北陌的门,他拿出jǐng圝察的证圝件,以交谈案情进展为由,进入北陌家。
北陌心怀不悦,明面上没有显露任何不快,他烧了一壶水,加了mò圝莉茶叶,将杯子递给这个jǐng圝察。
jǐng圝察没有先谈案情,反倒问北陌:“你不记得我了?”
北陌认真看了看这张脸,似乎很熟悉:“你是农泊wēn?”
“还好”农泊wēn笑道:“你记得我。”
北陌露圝出微笑:“衣品比以前高了很多,头发也打理的井井有条。”
农泊wēn听此有些羞涩:“我一来你就一本正经的打趣我,毕业几年都不知道联圝系联圝系你哥们,电圝话换了,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跟人间蒸发一样,若不是发生了这个案子,我还找不到你。”
“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与他人相处,觉得疲惫不安,而且曲终离散,大家各奔东西,哪还有时间相聚玩乐,不如就此淡了,相忘于jiāng湖。”
“你想得倒美,兄弟说丟就丢圝了,没心没肺,冷酷无情。”
“泊wēn你来这里,应该是有案圝件想跟我交liú的,过去的事情就先让它过去,我们总要向前看。”
“好吧,其实我这次来,是为了给你看一个录像,也好提醒提醒你,注意防范。”
农泊wēn掏出手圝机,打开视圝频,递给北陌,他讲解道:“这是周礼乘坐电梯的视圝频,第一个是5点30分他提着一个箱子到了21楼,这个箱子后来在高箱床内找到,6点钟他又到了18楼去订餐,第二个是9点10分,你和他一起坐电梯,从18楼到了21楼,随后9点20分,有一个戴帽子口罩,身穿黑衣的人到了21楼,凌晨三圝点钟,黑衣人又穿同样的装束,从工作人员专用的载货电梯里下去。据悉,那天21层的所有房间周礼全包下来,而且房间内具有很好的隔音效果。北陌,你可是睡梦中目睹了全部案发过程的第一人,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jǐng方,没有交代出来?”
北陌苦笑:“我有什么事情能瞒住你?”
“就我对你的了解,这样的聚会你百分之百不会去。”
“是”
“我都说到了这份上你还不如实交代?”
“其实就是有人找到我家,然后给我寄了邀请函就这么简单。”
“一个普通的邀请函就能让你参加?我可不信。”
“所以泊wēn你不是猜到它不普通了吗?”
“给我看看那封邀请函。”
“好,作为交换条件,泊wēn你也要告诉我你为什么没来同学聚会。”
“当然是工作太忙,你知道我是jǐng圝察。”
“那么,为人圝民群众献身的公圝仆,能把你们搜索到的资料证据告诉我,以免我这个老百圝姓担惊受怕。”
“好吧,不过先说好,我透露这么多内部信息给你,你怎么样都得陪我去公园玩跳楼机,缓解压力。”
“你不是四处逢源,朋友遍天下,怎么需要我陪你出去解闷?”
“毕业以后圝进了xíng圝侦圝大圝队,工作各种忙,根本没时间再找圝人一起出去喝啤酒,渐渐的感情就淡了。”
“好,有时间的话我就陪你去,该说案情了,农jǐng圝guān不是很忙吗?”
“你啊,还是这样。周礼的sǐ王时间据推测是11点至12点之间,安眠yào服用过量致圝sǐ,而被人截肢的时间是两三圝点左右,也就是说他是先自圝shā后来被人截肢摆成一件艺术品。周礼的笔记本记录了一串数字,是曰期时间,横杠和点,代圝表摩斯密码,破圝解出来就是我不想sǐ,但白露会shā了我。”
“哦,原来如此。”
“哦?北陌,你一点也没有作为受圝害圝人的直觉,一般人看见那样的shī体恨不得赶快跑出去报jǐng,你倒好,居然就坐在那里等jǐng圝察。”
“我……”
“礼盒里装着两幅画,一幅是你的画像另一幅是你的倮圝体像,周礼生前找过季风为他写生,后来转送给你,能告诉我,画像去哪里了?”
“倮圝体像,这我根本不知道。”
“你是不是什么时候被人下圝yào都不清楚?”
“以前我确实比较嗜睡,现在也一样。”
“我真是佩服你,遇到这种事情还能那么平静。”
“稍安勿躁,农jǐng圝guān,喝一口茶,我帮你找邀请函。”
“幸好你小子命大,否则sǐ一百次都不够。”
北陌打开抽屉,翻了翻,没有找到邀请函,就坦诚的说:“我的邀请函似乎是丢圝了。”
农泊wēn马上反应“真是,家被人入室盗窃也不知道。”
“我的财物可没丟一件。”
“我还不知道你,任何物品的摆放都熟记于心,我那年袜子找不到了,
还是你帮我从何丹的柜子里翻出来的,他和我mǎi了一模一样的袜子,所以收错了。”
“以前的事情还是不要提了。”
“总之,我明天来,帮你换个锁。”
“不用那么麻烦,我反卪锁就好了。”
“你要保护自己,知道吗?我以前给你的电击器还在不在,要不要我重新给你一个。”
“不用了。”
“这样好了,我明天顺便帮你带一个防狼烹雾。”
北陌苦笑:“我又不是柔卪弱的女孩子,堂堂一个大男人,需要什么防狼烹雾。”
“你就是不跟我一起学跆拳道,学上四年,看谁还敢欺负你,也用不着这些防身器了。”
北陌笑“我哪有被人欺负过。”
“以前大学,我还能够保护你,现在工作忙了,你遇到点事情,我也不能及时来救你。”
“农jǐng卪guān,天sè已晚,你工作忙,探查完毕,该回去休息了。”
“吃过晚饭没?”
“我吃过了,你赶快回去吧,我差不多也要休息了。”
“好,我明天来看你,这是我的电卪话,有事打给我。”
总算赶走了曾经很关心他的室友,北陌觉得清静多了,他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多,准备煮了面条吃了再看看书就睡下,他刚想拉窗帘,就看到楼下站着一个人,在没有雨的天气打着一把黑伞,在路灯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诡异。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