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白狄」追求

今晚的对戏,某濯扮演李白,另一只是我的伙伴

李白:怀英,今年的雪来得早,太白给你买了一件衣裳可以保暖,喜欢吗?
狄仁杰:你拿回去吧,我不喜欢这种颜色
李白:怀英……这是太白去城北狩猎的狐皮,穿着暖和,你看看你一年到头也很难有件新衣服,不如就收下,好吗?怀英,收下吧,这是太白的一番心意,你也要践踏吗?
狄仁杰:(……看着那个新做的衣服,发愣一会,表情又很快收敛起来)我对狐狸毛过敏。
李白:原来是这样,那太白给你打个貂皮好了,貂皮比狐狸毛要暖和
狄仁杰:动物的毛,都一样
李白:不一样的,是给怀英你的礼物,意义就很重大
狄仁杰:李白你没有事情做吗?一天到晚就在我这流窜
李白:有啊,太白想念你,就到怀英这里来了。怀英,有没有什么需要太白帮忙的。
狄仁杰:扰乱办公秩序,我是可以将你定罪的。
李白:扰乱?怎么会呢,我可以安安静静待在怀英你的身边,只要你不赶我,我可以一直缄默不言。怀英……怀英……怀英……【想要抱住这个人,又怕被拒绝,我什么时候这般胆小了】【喜欢他,太喜欢了,忍不住的想要碰他,该怎么办 我这是……】
狄仁杰:那你别说话了(要进房间里面去,转身,把想跟进来的李白挡住)你呆在这院子里也行(说完把门关上)
李白:好,既然怀英这般说辞,太白就在院里等了,不过院里冷,怀英要早些出来,别让太白冻成一个雪人,可不好看。【冷,好冷,比起这个……还是忍不住想要看怀英,想要注视这个人】【用雪水把窗户纸弄开一个小洞】
狄仁杰:(进了房里,才坐下不过一息,窗外的大雪满天飞舞,一两片落进屋内化作一摊雪水)
李白:【怀英……真是太可爱了……冷……好冷,不过比起这个怀英更重要】
狄仁杰:(心软)外面现在应该挺冷的,那个家伙虽然粘人又讨厌,但是也没有坏到这种程度。来人,带里面去内间,给他烧个火炉
李白:【嘶……太冷了,就这样一直看着怀英冻死也不错……这样他就不会烦恼太白缠着他了吧】怀英,你对我真是太好了,一把抱住,对不起,我身上冷,差点忘记了。【往后退,坐下】认真看着怀英。
狄仁杰:在这里呆着就行,别说话
李白:【每天都要批阅这么多的公文看堆积如山的卷宗,怀英好辛苦,如果我能够帮他分担就好了】【怀英会嫌弃我对这方面一窍不通,然后把我扔出去吗?还是不要说的好】【幸福,如果时间能够一直停在此刻就好了】
狄仁杰:(低头看着手上的文案,眼睛却不自觉地飘向一边的人,虽然他一言不发,但是却感觉到他想说什么)(安安静静的也好,省的吵的头疼)
李白:【怀英,怀英……好喜欢,你也能感受到太白的喜欢吗?你会回应我吗?】【怀英……想碰,太想碰了,真不知道我的表情是怎么样的炽热,会不会吓到怀英】
狄仁杰:饿了的话,就叫外面的人拿吃的过来,我没记错的话,你在这蹲了一个晚上了吧。
李白:【这个人,这身衣服真是碍眼,想脱掉,太麻烦了】啊……我,太白不觉得饿,怀英知道关心太白,谢谢怀英
狄仁杰:(看着他眼神不知道飘哪去了,皱眉)(叫人端了东西上来)饿了自己拿
李白:【如果能吃掉怀英的话,才是莫大的幸福,满足我的口腹之欲】好吃,怀英的厨师很厉害
狄仁杰:安静吃你的
李白:【怀英,他是否也想被我压在身下】
狄仁杰:(我在干嘛,留那么一个麻烦的家伙在这里,感觉无奈,扶额)
李白:【食物真是一点味道都没有,明明身边有一个美味,却不能碰】【不想抑制自己啊,怀英真是一点自觉也没有,处处诱惑我,该怎么办,无法忍耐了】怀英,晚上一起睡吧,我体寒,怕冷
狄仁杰:(皱眉)不行
李白:【我在说什么,怀英怎么会答应……】
狄仁杰:体寒多抱几个汤婆子
李白:哈哈,不是这样的,我是怕被子不够厚,比不上人的体温。所以怀英在睡之前,让太白给你暖床怎么样
狄仁杰:你不回你住的地方?
李白:我不想回去,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我一个人,孤孤单单……
狄仁杰:得寸进尺了,还要赖在我这里不走了
李白:怀英,我太白一直把你看作是太阳一般的存在,记得我初次到长安城,就是你给我的温暖。这份温情,太白一辈子也不敢忘,就是当牛做马,也在所不惜。
狄仁杰:保证长安城每个人的温饱问题本来就是我该做的。牛马不必了
李白:不一样的,怀英也许觉得微不足道,但对太白来说,那是唯一一份人间的温情,从来没人对太白这般好
狄仁杰:若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别人怎么看我
李白:怀英说什么呢,大家都知道你为官清廉,刚正不阿,大家敬重您,爱戴您,怎么会……
狄仁杰:我这个位置如果换了其他人来坐,也都是一样的
李白:太白只是想要报答怀英的恩情
狄仁杰:这只是我分内的事
李白:你不让我报答,太白觉得心中有愧
狄仁杰:随你吧
李白:所以,太白想要报答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待在你身边,听怀英的指挥,帮你做事
狄仁杰:行了行了,去睡你的觉
李白:怀英,就不能让太白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吗?就不能暖床吗?又不是睡一起,我只是想让被窝暖和起来
狄仁杰:(扶额,随手甩过去几本不怎么重要的文案)无聊就看看
李白:这……怀英也知道太白喜好诗书,不爱文案,政治。若是怀英……
狄仁杰:我给你找七八个丫头
李白:丫头什么的,太白不需要
狄仁杰:去睡觉
李白:怀英,太白心里藏着一件事,一直不敢告诉你
狄仁杰:不敢就不用说了
李白:但今晚,我想说
狄仁杰:(真是烦,怎么还不闭嘴)
李白:因为不说的话,就要这样一直下去了
狄仁杰:你不是要暖床吗
李白:嗯嗯
狄仁杰:你现在给我安静
李白:怀英愿意了?好,好我马上帮您暖床
狄仁杰:(我为什么要让他进来……自找麻烦)
李白:怀英先洗澡,洗好了就可以睡了【怀英的床铺,都是怀英的味道】
狄仁杰:(洗好澡)(感觉房内有些闷热的空气,走到床边打开窗户,倚在窗框边看了会雪景)
李白: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狄仁杰:你在那嘀咕什么呢
李白:太白在说,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狄仁杰:(定定的站在窗边,出神地望着外面)
李白:怀英,太白想对你说,怀英,如果太白说了让你生气的话,请答应我,不要让太白走
狄仁杰:(回头)
李白:怀英……怀英……我暖床好了
狄仁杰:(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
李白:你睡吧,太白帮你掖好被子
狄仁杰:我今晚不睡了,还有很多东西没看,不能堆到明天
李白:怀英该休息了
狄仁杰:你要睡就在那躺着吧
李白:不可以,怀英是人,天天熬夜,身子怎么撑得住,如果怀英不睡,太白也不睡
狄仁杰:(关上窗户)都习惯了,没什么撑不撑得住的
李白:如果怀英坚持要办公,太白也只能采取特别的行动了
狄仁杰:你还能扛我去不成
李白:不,太白便强要了怀英,怀英,我已经忍受很久,快支持不住了,想要你,渴望你,需要你,占有你
狄仁杰:(露出一抹挑衅意味的笑)毛孩子,能不能打赢我都不知道
李白:怀英,你怎么能这样魅惑,难道不知道太白这青莲剑仙的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怀英,太白喜欢你……今夜你就从了我吧,怀英,你的衣服真碍事,如果能够让你的嘴里再也听不到拒绝我的话就好了
狄仁杰:(看见他要过来,竟感觉到一丝压迫感)
李白:怀英,你的唇真软,明明性子那么硬,却出奇的可爱,你就是如此引诱我犯罪,而不自知
狄仁杰:(推开)
李白:你的唇真甜,舌也濡湿的不可思议
狄仁杰:(咬)
李白:搅拌追逐起来当真令太白心生喜悦,怀英,太白的血怎么样
狄仁杰:(他不怕痛的吗)
李白:你可以咬的再狠一点哦,如果断了,太白死了,你就不用忍受我的欲望了
狄仁杰:哈,当年长安城里捡到的那个小可怜现在羽翼丰满了啊
李白:我已经无法再忍受克制对你的感情了,想要你,喜欢你,爱你,渴望你,满足我吧,太白从未像现在这样快乐,都是怀英给太白的
狄仁杰:你刚刚还说,愿意给我做牛做马
李白:明明你也早就发现不对劲了,却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选择性无视
狄仁杰:现在你在干嘛
李白:现在,我在献身啊
狄仁杰:不需要
李白:怀英,太白的身体你不喜欢吗?
狄仁杰:把你手松开!
李白:怀英,不要嘴硬了,明明你的身体已经告诉太白,你喜欢我了。又怎么能说这样的话让太白伤心呢?你怎么能让太白难过呢?怀英,好暖和……你的味道好香
狄仁杰:我为什么喜欢你,你在胡说什么
李白:什么都不要说了,我都知道【堵住嘴】
狄仁杰:(一阵冷冽的风从窗缝中溜进来,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唔……
李白:【将怀英抱到床上,继续吻】
狄仁杰:(齿关紧闭)
李白:怀英,太白会温暖你的,就如你给我的温暖【脱下怀英的衣服】
狄仁杰:(血从嘴边流出来)(是个不怕痛的)
李白:怀英,别咬太紧,会伤害自己的
狄仁杰:你干什么!(挣扎)
李白:好,太白不先亲吻你【这是一种很棒的状态,怀英跟我肌肤相亲,缠绵悱恻】
狄仁杰:(感觉全身酸软无力)
李白:不要怕,这是怀英的第一次,太白会很温柔的
一夜无眠
李白:【我知道,我做了这样的事情,怀英一定不会原谅我了】【该是离开的时候了,依依不舍看了睡得正熟的怀英一眼】怀英,太白走了,离开长安城,对不起……我最终还是没能压抑自己的欲望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