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白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五)

李白的心中有一团黑云久久不散,当他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被玻璃包裹的世界,是隔离室,他曾经见到过。

抚摸着厚厚的玻璃,看着自己被围困在这四方正中,李白心下了然,他的怀英被别人欺骗将他带到了这里,夺去了他的自由。

明世隐见李白醒来,站在玻璃前,露出一抹微笑,他和李白面对面,李白愤恨的想要打这张道貌岸然,极度虚伪的脸颊,可惜无法触碰,只能用凶狠的眼神如狼似虎的盯着他。

明世隐看透李白的神情,也张开手掌触碰着墙壁「你终于栽在我手里了。」

李白看到明世隐,感到愤懑,手握成拳「为什么对我这么执着,非要抓住我不可,我有哪里得罪你了,不过是搞坏你的东西。」李白见他笑意更深,知道自己的话语没有任何用处,开始四处破坏「不放我离开,我就毁了这里。」

明世隐放下手,只是静静看着李白,随后退后了一步,说了一句「真是可怕。」

他从衣兜里拿出遥控器按了一个按钮,隔离室开始冒出白色的气体,李白感觉身体渐渐失去力量,倒在了地上。

「这是……肌肉松弛剂。」

他不甘就此被明世隐挟制,努力撑起身体,还是倒了下去,明世隐见此,进到屋里,将枕头捡起,把李白抱到床上「早知你会如此,这里可没有放能够伤害你的东西。毕竟,我还想看你看到心爱的怀英跟我在一起的痛苦呢。」

明世隐说着,将被子盖在李白身上「好好的安静待在这里,否则这次是肌肉松弛,下次就是其它有趣的药了。」

李白见明世隐逐渐走远又动弹不得,干脆闭上眼睛睡觉,梦里他看见狄仁杰跟明世隐在一起,心里疼得厉害,梦醒了。

狄仁杰自从把李白送进隔离室就非常不安,他觉得奕星可能在骗他,这件事另有隐情,在他无所作为的这段时间,明世隐经常来纠缠他,偶尔一次明世隐带他去看李白,李白是睡着的,看起来非常痛苦的模样,刺伤了狄仁杰的心,他想,李白应该是很讨厌这里的,但他希望李白待在这里,因为他不想面对他,面对这个人。

李白对他的好,他铭记于心,但他们不是一路人。

李白不在,明世隐在狄仁杰身边逗他开心,明世隐是非常有趣的,无论是脾性,长相以及才能都不输于李白。

明世隐不断的尝试跟狄仁杰告白「怀英,寒梅开了,他真像你,香自苦寒,触动我的心弦。」说着明世隐就要摘下梅花被狄仁杰阻止了。

「它只有在风雪中开放之时才是最美,你何须折枝,观赏便是。」

明世隐霁颜「不摘下来,又如何让它属于我呢?」

狄仁杰淡然答道「顺其自然,不计得失,方见始终。」

明世隐浅笑「不是说,尽人事,以待天命,怀英,我俩都相交两月有余,你还不肯同我谈心,也不接受我的表白,在你心里,两个男子在一起是如此天理不容的事情吗?」

狄仁杰未看明世隐「只是我接受不了,你知道,你是我的朋友,不该对我抱有朋友以外的感情。」

「李白,他也是你的朋友?」面对明世隐的问话,狄仁杰一时语塞,沉默了半晌答道「我们是敌人,水火不容,他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他,索性远离。」

明世隐面对这个答案很是诧异「我倒觉得他喜欢你,而你也有动心,却被世俗所累,看不开罢了。」

狄仁杰摇摇头「我永远不会跟他在一起。」

明世隐抱住狄仁杰,狄仁杰未反抗,仍由他抱着,轻轻说了两个字「松开」

明世隐不理会狄仁杰,抱得跟紧「其实我们这样也不影响你找对象,又何必抗拒呢?」

狄仁杰坦言「可我并不喜欢你。」

明世隐听此松开狄仁杰「看来追妻之路漫长,不过我不怕失败。」

狄仁杰垂眸「我并不觉得你是喜欢我的。」

明世隐解颐「何以见得?」

狄仁杰开始了自己的推论「你跟我在一起并不是觉得很开心,之所以会笑完全是因为我说了拒绝李白的话,基于这样的想法,而使你非常满足,那就像一个孩子得到一颗糖果想要赶紧分享给母亲,虽然你不会流露真正的情绪,你手指动作却在告诉我真相。」

明世隐听后夸奖道「不愧是狄仁杰,真是观察细致入微。」

狄仁杰认真注视明世隐「你喜欢李白?」

「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喜欢他就好好照顾他,让他的病快一点好。」

明世隐面上点头,心里却想:我不希望他好起来,如果一直病下去,他就会一直是我的。毕竟,能够折磨他的乐趣,一旦品尝了这种滋味,就难以自拔了。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