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矛盾

狄仁杰和李白,明世隐,李元芳,韩信出去游玩,结果明世隐和李白两个非要比赛滑雪,就双双坐了缆车上坡,此刻雪越下越大,雾气弥漫,狄仁杰没能拦住他们,只能眼睁睁着看着他们消失在雾气之中。

李元芳一语道破天机「狄大人,元芳看他们这是都喜欢您,想要分出个高下。」

韩信站在一边看着满眼白茫茫的大雪,心觉不妙,似乎他的朋友会因为这次任性而丧失性命,他方才该拦住他们的,韩信觉得心里凉凉,再看一眼缆车,便沉默着走进屋子里。

狄仁杰站在原地不动,看着大雪飘落,颇有悲凉之感,李元芳看着自己的哥哥一脸忧思,也只能好言安慰「相信他们,一定会回来的。」

夜晚,狄仁杰睡不着,穿上外套就走出门去,他看见黑暗中走出一个人来,见是李白,心中欢喜「太白,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李白微笑着,靠近狄仁杰,狄仁杰觉得有说不出的怪异在里面,要是换成平时,李白早就上前激动的抱住他了,还一遍一遍喊着怀英,这时倒是安静的不像他了。

李白走到离狄仁杰一步远停下来,露出悲伤的表情「明世隐他在滑雪的过程中摔倒,我就下去寻找他,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怀英,明世隐他会不会已经死了?」

狄仁杰惊愕了,不过这天色已晚,看李白这个样子,怕是冻坏了,早该进屋暖暖。

狄仁杰说道「太白,先去屋子里暖和一下,明天早上我们再去找,说不定只是世隐开的一个玩笑,他平时最爱不动声色的戏nong我了。」

李白见狄仁杰上前拉他,退后了两步,眼睛里流露恐惧「不,我不相信,他不会死的。」说着李白跑走了,狄仁杰没来及的去追被明世隐抓住了袖子。

「怀英,不要去追他。」

狄仁杰看着近在咫尺的明世隐,不知如何表达,他露出如同往常的微笑,只是脸色有些惨白。

「怀英,李白滑雪的时候不稳摔倒跌下,我就下去找他,结果什么都没找到,在这么大的雪里,这么长时间困在雪中,他还能够活着吗?」

狄仁杰只觉得恐怖,一股凉意串上他的心头。

明世隐远离了狄仁杰「怀英,相信我会找到他的。」

说着明世隐也消失在了白雪中……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