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云亮」蚀月

天黑漆漆的,空气冷冷的,月色被云雾遮挡,不见光亮。诸葛亮疯狂奔跑着,似乎身后有财狼猛兽,让他惊恐不已,奋力奔跑,夜色浓重,诸葛亮一时不察,被树根绊倒,他来不及注意身体的状况,赶忙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他自由了,正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在自由的天地间狂奔,他不可以让那个人夺走他的恣意,所以趁他没有发现,要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人光凭借双腿是极难逃避的,若是赵云策马奔腾,不消片刻,他便会被追上,等待他的只有无尽的欲望和地狱的深渊。

诸葛亮从未想过自己竟如此被动,赵云几乎断绝了一切他逃跑的可能,幸而周瑜来访,帮助自己逃出生天。

公瑾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才换来他此刻的无拘无束,倘若他就此远走高飞,岂非忘恩负义。

诸葛亮看着身后,自己因为慌忙而留下的痕迹开始了自嘲,被赵云关的这几个月里颠鸾倒凤,凤舞蝶乱,翻云覆雨,让他的性子也变得暴躁起来,恨不能离那个人远远的,这样丧失冷静,不顾后果,真不像他。

他得断绝一切不利因素,将赵云彻底抹杀,以绝后患,诸葛亮面对自己不堪回首的历史发了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诸葛亮将回来的足迹消灭,重新回到了赵云的住处在此埋伏,这晚上一路奔跑的痕迹够赵云大发雷霆,追出去了,趁这个时间,他潜入小屋,将周瑜救出来也是足够了。

诸葛亮正如此想着便听到周瑜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他心中大惊,赵云竟不似他想的那样,全力追捕他,反而对折磨周瑜兴味十足。

他躲在门外,看屋内烛光摇曳,鞭子似蛇狠狠抽在周瑜的身上,周瑜精神萎靡,疲惫不堪,情况极差。

赵云大喊「叫啊,怎么不说话了,嗓子喊哑了吧,要不要我煮一碗辣椒水给你喝,让你终身难忘?」

周瑜嗓子沙哑低沉「你不得好死。」

赵云勾起周瑜的下巴,颇为愉悦「就是这张魅惑众生的绝色勾引了我家阿亮的心吧,不然他怎么会不爱我了呢。」

周瑜无力挽回垂下身子,显得非常脆弱「是你变得丧心病狂太让阿亮失望了。」

「阿亮,阿亮」赵云笑道「叫得可真亲,不知道他会不会为了你放弃逃跑呢?」

周瑜垂眸「他从未喜欢过我。」

「哦?」赵云饶有兴趣的说「那你还真是可怜,求而不得,得不到人,更得不到心,啧啧,这凄美的样子真是妩媚动人,不如我就送你一程,让你断了对阿亮的所有幻想,如何?」

周瑜冷静自持,尽管皮肉如锥心之痛,麻痹着他的意识,他仍然坚持着不想屈服「杀了我也好。」周瑜闭上眼睛,享受黑暗中最后一丝宁静,却未等到赵云的杀意涌动,反而是身上的系带被卸了下来,衣服张开,露出雪白的肌肤,条条血痕就像盛放的玫瑰艳丽夺目。

赵云情不自禁抚上那光滑细腻的肌理,流连其中,难以自拔。「果真是绝代佳人,红颜祸水,生的如此美丽,连我都心动了呢。」

周瑜无言,赵云这人练功走火入魔,早已丧失心智,竟会对除阿亮以外的人有感,虽是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原来你对阿亮的爱竟是如此轻薄。」

「阿亮」赵云唤了这个名字后笑了「阿亮他丢下我一个人跑了,他那么冷酷无情,我又何必心心念念,牵肠挂肚……」说着说着,赵云渐觉心里难过,如同针扎着那般疼痛,他对周瑜没了兴趣,开封了一坛酒,径自喝了起来。

「都是阿亮对不起我,我为了他坠入魔道,丧失理智,他为什么不能留下来陪我,为什么要离我而去,不是说无论我变成什么样,他都会喜欢吗?」赵云越喝越伤感,最后竟像个孩子一样哭起来,他哭的无声,心却火热。

诸葛亮在门外看了也十分不忍,他从来没见过子龙脆弱成这个样子,如此悲戚,竟想要推开门进去安慰他,他怕不是自寻死路。

赵云喃喃自语「阿亮说的没错,人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这几个月我一直战战兢兢,怕他跑掉,离我而去,才将他囚禁在这个小屋里,不见天日,结果他离开我就像石子落了地,反而感叹他终于跑了,不再被我摧残,被我伤害,跑的好,跑的真好。」赵云拿出自己的亮银枪,一把从曹操身上抢来的青虹剑看了半晌,决定拿起亮银枪自杀。

赵云将亮银枪对着自己的心脏,轻轻说了一声「对不起,阿亮」就要刺下去。

诸葛亮猛地推开门,大声叫着「不要」。

赵云愣在原地,随即放下亮银枪,眼含泪水,嘴角扬起,喊了一声阿亮就要抱住他。

诸葛亮直到被赵云拥抱才懂得自己为何如此冲动,原来他依然喜欢赵云,即便他那么对他,他依然静默喜欢。

「太好了」赵云笑着「阿亮没有离开我,还愿意回来爱我,陪我。」

诸葛亮环住这个人,轻轻的说「既然是我们两人的事情,就不要牵扯旁人,放他离开吧。」

赵云当即同意放了周瑜。

事情进行到如此顺利让诸葛亮起疑,怎么赵云就改了性子,变得如此温柔了。

赵云向诸葛亮许诺他一定会好好对待他,再也不会如从前那般暴戾,不分是非,蛮横无理。

诸葛亮虽有怀疑,听到此处,惊觉曾经的赵云回来了「以后要听我的话。」

赵云非常乖的点点头如同一条大狗,在向诸葛亮甩尾巴。

周瑜被放,整理好衣襟默默走了,他疼得抽气,想着,为了这两人,他可是豁出去了,这和好了,还得看那两人腻在一起,真的难受,幸好小乔在不远处等待他,心中欢喜。

几个月前,周瑜曾对赵云说「公瑾有一连环计可夺取阿亮的心,使之你们的爱经久不衰,永远不灭,想知道吗?」

赵云自然乐意「愿闻其详」

赵云不知道,周瑜所谓帮他们,无非是想出自己的恶气,曾经感叹既生瑜,何生亮,现在是既生亮,何生瑜了吧。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