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白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四)

狄仁杰自从跟李白住后没少受折磨,这李白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经常某名其妙的发脾气。他和别人谈话,他生气;他和同学一起吃饭,他生气;他不跟他坐一起,他生气。

似乎无论狄仁杰做什么,李白都会生气。

尤其是回到宿舍后,每到晚上,李白都会钻上他的床,抱住他入睡,这习惯成自然,狄仁杰也不计较。

最令人奇怪的是每个月的十五日,李白都会去宾馆住,一住就是三五天,有时候连课也不来上了。

狄仁杰不想要关心李白,于是忍住打探的冲动。

有一天,奕星主动找狄仁杰,告诉他,李白患有怪病,每个月都会有一天寒症发作,全身颤抖,难以动弹,需要住院缓解症状,狄仁杰可不记得李白有这病,从小两人几乎天天见面,想起高三那年,李白也好好的,怎么到大学就这样了。

奕星给了狄仁杰病历本,说这是先天性的疾病,李白一出生就有了,以前还比较轻,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越来越严重,到最后可能会成个植物人。

狄仁杰问奕星「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件事?」

奕星说道「我师傅明世隐,其实是李白的主治医生,他早就警告他不要再去学校上学了,但李白不听。如果李白愿意跟人群隔离,可能还能治好这病,你帮我劝劝他。」

狄仁杰疑惑「你觉得他会听我的话?」

奕星答道「谁都看得出来,他喜欢你啊。」

狄仁杰说道「这件事我也无可奈何。」

奕星想了想「如果你愿意配合我,说不定可以让他接受治疗。」

狄仁杰跟奕星谈话时没带手机,李白自然不可能知晓他们两个的谈话内容。

怀英不抗拒他抱着他睡算是比较突破性的进展了,他想着,在这个世界上确实是天妒英才,有得必有失,他从小患病,头脑却是极好,遇见了真爱,也遇见了明世隐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明世隐特别想要把他关起来研究,还说以自己的能力研究个一两年就能治好了,摆明是想要让他当小白鼠,于是他就报复他,把他卜卦用的器具叫手下偷了再扔掉,本以为这家伙会识趣,不再过来惹他,结果居然找上他的怀英,于是乎,他又叫人把明世隐名贵的小提琴砸了,想着这人应该识趣了。

自己因病,经常情绪不稳定,有时候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啥那么生气。目前还不适合在一起,他尽量控制。李白已经联系了一个著名的医生扁鹊,说这病吃了药后发作的更猛烈,大概一两年后,就会痊愈,到那时他就可以跟怀英在一起了,然后道歉,也不知怀英会不会原谅他。

李白的手机响了,是狄仁杰打来的,约他去一个餐馆吃饭。

这简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你为啥约我啊?」

「见面再谈。」

狄仁杰挂了电话,发了一则短信,李白觉得不妙,就留了一手,让小弟假扮客人,观察他们,并且自己身上也带了定位器,以防万一。

李白走进参观,发现狄仁杰订了一个包厢,又有小弟就会在附近等待,又有定位器,李白觉得还算万无一失。

他关上门,走到狄仁杰身边坐下「这算是约会?」

狄仁杰蹙眉「不是」

李白笑了「你这一反常态,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不该你知道的事情?」

狄仁杰「……」

李白见狄仁杰沉默不语,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随后点了一瓶白酒,给狄仁杰满上,也给自己满上,就喝起酒来,很闷很闷,李白想要发火,力气大了点,把杯子弄碎了,糊了一手的血,他冷静取下扎进手的玻璃,用餐巾纸随意擦了擦了事。

狄仁杰开始说话了「你知道什么?」

李白白了他一眼「你不就是知道我的小秘密了,觉得愧疚,才会来找我的。」

狄仁杰问他「什么小秘密?」

李白说道「就是我以前为你做的那件事啊。」

狄仁杰「那件事?」

李白「这,我知道高一那年你家人病了急需钱财,就给他们寄了钱过去。你不就是为了感谢我,才叫我来的嘛,别那么矫情,不用谢了,帮你不过是看你太可怜,我就大发慈悲,做做善事,可不是为了你。」

狄仁杰虔诚的说「谢谢你」

李白感到不舒服了「都说别谢了,烦不烦啊。」

狄仁杰提议「手上的伤还是去医院的好。」

李白不满「先别管这个,狄仁杰,你的家并不富裕,去这么高档的餐馆,根本请不起吧。」

狄仁杰面对李白的挖苦,不置一词。

李白说道「我都告诉你一个秘密了,你也该告诉我为啥带我来这个宾馆,是不是明世隐……」

李白突地感觉胸闷的难受,有点喘不过气来,吐了血后晕倒在餐馆,狄仁杰大惊失色,有几个医疗人员闯进来,将李白抬上担架,送往医院。

狄仁杰也跟上前去,他的小弟自然也不例外。

在急救病房门外,狄仁杰打电话质问奕星「他这是怎么回事?」

奕星「他点了白酒,加药会产生一些反应,你引导他点餐做的很好,请相信我,我的师傅一定会治好他的。」

狄仁杰「你是不是早知他会这样?」

奕星「我不懂医学,我也相信师傅的为人,李白会好起来的。」

狄仁杰当初相信奕星是因为他拿出明世隐是医生的证据,再者,这病会使人暴躁,精神不稳,严重时会出现寒症,全身瘫软抽搐,由于有李白发病时的录像,狄仁杰希望他早点好起来,这关心则乱,理应当面问一问李白的,说不定这性格就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缺陷。

李白在梦中梦见狄仁杰离开的背影,他怎么追也追不上,特别难受。他以前总能猜到狄仁杰的想法,却不希望他说出来,打破他俩之间微妙的关系,他希望在外人看来他们不和,就是因为不和,他才会如此暴烈。他是一点都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的状况,万一被狄仁杰知道,他不知怎么面对他,他不希望被同情,他实在太害怕他知道了。

因为他俩的关系,即使住一起,狄仁杰也不会探究他做什么去了,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急救病房灯灭了,医生表示情况已经稳定,不过病人需要静养,不可以去探访。

狄仁杰见情况稳定就离开医院回到了宿舍,想他起当时李白捏碎杯子,那时可能已经感觉不舒服了,他看了太多他生闷气的样子,所以也没有察觉。

这李白是真的对他好,他心里知道,可是不能因为恩情就喜欢,因为恩情的喜欢是感动,正是因为感激他才能够忍受。

在这个世界上,哪有人会喜欢动不动发脾气,有暴力倾向的人,狄仁杰也不例外,他除了感谢无以为报。

早在很多年以前他就有喜欢的女孩子,李白这家伙处处阻碍他。

那时他一身正气凛然,年少无知,所以经常得罪他人,倒也平安过去了。他见过家境不好被不良少年围堵的可怜男生,他过去,不良一看见他就都走了,他早知这一切都源自于李白的庇护,李白说「我跟他有仇,我亲自找他报仇,谁敢动他,别怪我不客气。」

狄仁杰知晓世界上有男男相爱,却无法让自己深陷,他是要传宗接代的,他不能因为李白而辜负父母的养育之恩。

狄仁杰记起了以前读过的句子:他对你好,不能构成你的喜欢,你喜欢他若是因为他对你好,反而是对对方的辜负,唯有两个人彼此喜欢的时候,才能真正的相爱。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