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白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三)

狄仁杰一见李白拖着箱子入内,立刻就明白他意欲住进来,自己已经登记了住宿,再临时起意,出尔反尔,影响不好,便没有什么举动,只是静静看书,一言不发。

李白知狄仁杰的性子,也没有太为难他,既不出言诋毁,也没有打招呼,就自顾自的整理,一切收拾妥当,他躺在床上喊累。

李白大喊「我好辛苦啊,长这么大,还没自己整理过。」

邻床的狄仁杰瞅着他那样,心知不妙,却也不动声色,任由他哭天喊地。

李白从床上一跃而起,坐到狄仁杰床边上,装作十分友善的模样「舍友啊,我这打扫之后,腿疼,腰疼,哪里都不舒服,你帮我按摩按摩?」

狄仁杰瞥过脸去,不看他,耿直的说了一句「我不会。」

李白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狄仁杰合上书,站起身「我刚刚想到,我还有事情没做。」遂快速拿起书逃之夭夭。

李白看狄仁杰这样,心知他在躲他,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心底暗自觉得好笑。

这学校是个人才济济的地方,他正好趁机培养几个眼线,也好知晓狄仁杰的全部情况,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狄仁杰出了宿舍门,就奔往图书馆,随意找了个位置就开始看书,感觉有人站在他背后拍了拍他的肩。

一见即是那天愿意跟他交换宿舍的奕星,与他出了图书馆,到了图书馆外的一个小角落开始攀谈。

「是这样,我的师傅他有事想要见你,就在不远处的凉亭里」

狄仁杰疑惑他父母远在农村,不可能认识什么城里人,自己也从不惹事生非,除了李白,居然有人来找他,这事实在太奇怪了「你师傅今年几何?是做什么工作?」

奕星看狄仁杰一脸警惕,回答很实诚「我师傅名为明世隐,是占卜师,今年26岁。」

占卜师?难道不是欺诈师吗?如今这个年代又有谁会信这些。

奕星诚恳的说道「狄仁杰同学,倘若我是欺骗你,一开始大可以以其它理由直接拉你去凉亭,而不会问你个人的意愿了,请相信我。 」

狄仁杰犹豫再三,还是去了。

他见到明世隐的那一刻有些后悔,因为此人银发飘飘,气度不凡,又举止优雅,对比之下相形见绌,天差地别。

他坚信太美好的事物总是虚假,远离为妙。

明世隐向狄仁杰投去友善的微笑「初次见面,你好,我是占卜师明世隐。」

「你好,我是狄仁杰。」

「此次约你于凉亭见面,只为了却三生情缘,怀英,你可记得这玉佩。」

狄仁杰听到自己的小名虎躯一震,看了看质地光滑无暇,雕刻精美的玉佩,脑海中确有画面闪过,只是零零碎碎,拼不起来。

他将玉佩还予明世隐,摇摇头「前尘世事,我无心知晓,如果仅是为了这件事,那我就告辞了。」

明世隐也未挽留,嘴边含笑,奕星不知师傅为何被拒绝心情还如此好,便问「师傅,难道我们就让他这么走了?」

「他记得便好,记不起也无碍,奕星,你在学校里帮我盯紧李白,一有风吹草动,马上禀报我。」

「是」

狄仁杰从来不信鬼神,将刚才事情抛诸脑后,李白却是听的一清二楚,这个混蛋与他敌对,算计他还不够,竟然把心思打到狄仁杰的身上,得好好报复一回了,转眼之间就有了计谋。

狄仁杰回到图书馆继续看书,到闭馆后才回宿舍,他站在门前深呼吸,便长驱直入。

寝室里黑漆漆的,李白像是早已睡着,他站着适应了一会黑暗,摸黑从抽屉里取出手电筒,取了睡衣内裤便开灯进了浴室,发现浴室的门锁不上,只能关上。

李白睁开眼睛,透过玻璃看着那消瘦的身影在冲澡,玩心大起,这浴室的锁早就被他搞坏了,怀英有心防他也无奈。

趁着狄仁杰洗浴,李白闯入,装作睡眼惺忪的模样,揉了揉眼睛,叫嚷了一句「回来的可真晚,都把我吵醒了,这都几点了还洗澡,还让不让人睡了。」

狄仁杰相比上次淡定了很多,想着他一个人大男人又不是姑娘家害羞什么,未有遮遮掩掩「我在洗澡,你该出去,给我应有的尊重。」

李白装作没听见,仔细打量他一番笑出了声「我说狄怀英啊,没想到你的这么小啊,难怪从小就对女生没什么兴趣,一门兴趣死读书。」

狄仁杰知道李白想要羞辱他,面不改色「男儿志在四方,要男女私情做什么。你再不出去,我就推你出去了。」

李白不服「呦呵,你这还变性了,有底气了是吧,敢反驳我了。你也知道我家是什么背景,得罪我有你好果子吃。」

狄仁杰坦言「这么多年,我隐忍够了,就是因为很多事情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才谦让你,导致你现在还是从前的样子,对我毫无改观。 」

李白不说话了,被狄仁杰看穿了自己的内心,再多的掩饰也是徒然,为了使狄仁杰不再说下去,他突然吊儿郎当起来「我刚想起我还没洗澡呢,咋样?一起洗?」

他推开狄仁杰往手上抹洗发露就开始洗头,表情晦暗不明,看不真切。

狄仁杰见他这样,自顾自的说下去「我已经没法忍受你这样对待我了,要么你改变,要么我离开。」

李白关上喷头,双臂将狄仁杰压在墙上「你以为你对我来说很重要吗?」

狄仁杰看着他「这一下午,我都在想以后怎么和你继续相处下去,如果不挑明,以后还是会止步不前。我对你来说是怎么样一点也不重要,对以前的恩怨,除了告状之外我问心无愧,你可以惩罚我,都这么多年了,已经够了吧。」

李白愤恨的说「难道你看不出我一点都不想说这个话题吗?」

狄仁杰神情坚定「这难道不是你逼迫我面对你的,宿舍双人间这一出你敢说你没有参与,最后却又自己退缩。」

李白本来严肃的脸瞬间笑出了声,最后越来越大,狄仁杰不明所以,看他笑了一会止住了。

李白此刻心中在想,可爱,怀英真可爱,以前怎么没发现他那么有趣,人还是得逼一逼比较好。

他清咳了两声「好啊,以前做仇人,现在就做恋人,完全不一样吧。」

狄仁杰摇摇头,坚定的说「我不喜欢你。」

李白表示很受伤,却又气不过「别以为我会看中你,一没家世,二没品味,三又穷酸,长的还丑,就一书呆子。」

狄仁杰点点头「你是什么都有了,可是你拥有的一切哪一样真正属于你自己。」

李白笑了「我知道你想说啥,以为我啃老,不学无术,天天纵情玩乐是吧?也真是搞笑,你了解我吗?我告诉你,这钱还真不是我从家里拿的,而是我做网页自学编程挣来的,我从13岁的时候已经在开网店了,14岁学习编程,15岁学习投资,你在做什么?整天就知道看书。其实你说的也对,钱财确实都是身外之物,唯有文化读书最高尚,我也没有玩啊,这大学难道是我靠关系进来的吗?还不是我认真学习考取的,成绩还是全校第一,你有哪样比得过我?凭什么说这一切都不属于我?」

狄仁杰轻声说道「你怎么样跟我没关系,我唯一清楚的是你对我恶言相向,我想要远离你,但你还不肯,既然躲不掉我就表明我的态度,请你对我尊重一点,别再口出狂言,你再厉害那是你的事情,我又不崇拜你,这些话你可以跟你的那些小迷妹说,他们肯定会愿意听你讲光辉的历史。」

李白一时语塞,讥讽他的不自量力「行,你很能,我说不过你,不过敢这么大胆的拒绝我,该受一点惩罚。」

说罢他一拳打在狄仁杰肚子上,然后趁他叫出声吻在他的唇上,力气之大,让狄仁杰无法抗拒。

李白的疯狂吓到了狄仁杰,他拼命挣扎了一会,突然停止了动作,想着物极必反。

在他停下的同时,李白也停下了,后退了三步「这就是惩罚,我才不会喜欢你。」说着去翻箱倒柜,把医药箱拿出来,奔到浴室,拿出棉签,蘸了蘸酒精给狄仁杰消毒上药,什么也不说,闷闷的生着气。

狄仁杰不明所以,这受伤的每次都是他,他还没生气,李白气什么。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