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白狄」峰回路转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李白觉得自己迷上了那双鎏金色的眼眸,正义阳刚,深邃智慧,尤其是看着他的眼神真的很精彩。

他喜欢气狄仁杰,看着他生气愤怒的样子心里就像开出了花,兴奋的难以自已。

怀英因他而生气,眉头扭成一团,长出两个驼峰,眼神冒火,想要把他抓进大牢,可爱,实在可爱。

这不,他又过来气狄仁杰「怀英,你整天喝清茶,可是火气一点都没消,一看见我就怒火中烧,你笑一个嘛。」

狄仁杰继续办公不理会他。

李白把自己的酒葫芦砸在案牍上「怀英,清茶对你无用,还是多喝喝酒好。」李白见狄仁杰毫无动静,心里不爽,踱步到他身边「你看我喝。」李白喝了一大口,随意用袖子擦擦嘴「好酒」

狄仁杰神色一凛「李白,妨碍公务,私闯官府,对官员不敬,罪加一等。」

李白嘿嘿笑了「你也就这么说了,耍耍嘴皮子,根本对我毫无办法。」

狄仁杰生气想要发作,李白点住了狄仁杰的穴位。

「你也知道李元芳被你派出去运送宝物,一时半会回不来,外面那些个虾兵蟹将早就被我干掉了。怀英,你识趣点,叫一声,救命,有人要杀我,试试。」

狄仁杰看似从容冷静,面露不屑,心底里也有些微害怕,因为他猜不透李白的目的,只知这家伙自从见到他就处处骚扰他,故意惹他生气「你来狄府很多次,次次无事生非,到底有什么目的?」

「什么目的?」李白故意用阴阳怪气的语气重复了一声,而后露出笑容,森白的牙齿「当然是来调戏怀英的,我都来这么多次,你不会傻到以为我真的没事找事?」

狄仁杰顿觉得他幼稚跟小孩一样是需要哄的「太白啊,倘若你喜欢我是不能这么追求的。」

李白眼前一亮,抓住狄仁杰的双手「怀英你竟然知道我对你的恋慕之情,你竟然知道。」

狄仁杰不知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他这是看错重点了,出于对自身的安危考量,他细心教导着

「如果喜欢一个人就不能强迫他,要好好待他,他才会喜欢你。」

李白眨巴眨巴眼睛「难道我从前对怀英都不好吗?我一直在取悦你啊,可是你看都不看我一眼,所以从我的自身经历证明,你不是好好对待就能喜欢他人的类型。」

狄仁杰想发作不能,李白看起来容易对付,实则心里跟明镜一样,看得透彻,也懂得吃一蛰,长一智,他眼珠一转有了主意「你可知我的心意。」

「怀英的心意?我从来都看不透,你也不说。」

狄仁杰深情的注视着李白「其实我也心悦过你,就是你待我好时,我故意装作看不见,希望你对我更好,也因为羞涩难以启齿,让你误会我不喜欢你,只是你后来老是气我,也没有元芳懂事,还总是耽误我办公,所以我才无法喜欢你。」

李白听狄仁杰此言,心里小鹿乱撞,慌慌张张,不知所措「那可有补救措施?」

狄仁杰见鱼儿上钩了,轻声叹息「你先帮我解穴,我们慢慢聊。」见李白犹豫,狄仁杰接着说「我武力不如你,外面的守卫又都被放倒了,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言尽,李白解开了狄仁杰的穴道。

狄仁杰全身放松下来「想要我继续喜欢你就像从前那般对我好,我现在背疼,你过来帮我捶捶。」

李白听了狄仁杰的话愣在那里,怀英竟要他帮他捶背,这是假的吧。

狄仁杰赶紧提醒他「你杵在那里做什么,过来啊。」

李白恍然「好的。」

他捶着狄仁杰的肩,感觉无比幸福就像被丘比特之箭射中一样,脸色红晕。

狄仁杰见他这样就知道是一个没有谈过恋爱的雏,继续深深探讨「你以后要好好听我的话,不许忤逆我知道吗?」

「可是」李白感叹「那样再也不能看见怀英你生气的样子,我不是损失很大?」

狄仁杰对李白有些无语「难道你不想看我笑就想看我哭吗?」

李白摇摇头「我就想看怀英生气,怀英生气的时候好可爱,超喜欢。」

狄仁杰无语。

李白道「怀英听了我的话,不要生气,心情是取决于你自己,而不是我,你心胸开阔,放宽心,不要太在意他人言语,就不会气到自己了。」

狄仁杰心怀不满「你总是想尽方法惹我生气,难道不该反思一下自己吗?」

李白坦言「怀英,假如我说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你生气了,那不是正中我下怀吗?是你太懂得配合我,我也只好将戏继续演下去。」

狄仁杰想吐出一口老血,这李白也太会推卸责任了。

「总之,我现在要看卷宗,你先出去,等晚上我有时间,再谈不迟。」

李白偏不走「我要伴随怀英你左右,你办公,我就坐下陪着你。」

狄仁杰见赶不走他,违心的说了一句「好」就开始看卷宗,他觉得李白待在这里一定很无聊,也的确如此,他坐着坐着就打起瞌睡来,直接躺在地上,还打呼噜,流着哈喇子,叫着「怀英」。

狄仁杰想这李白说不定过几天就自个跑了。

没想到他连续好几个月陪在他身边,赶也赶不走。

李白说「怀英,为什么我偏偏就是如此迷恋你呢?」

狄仁杰摇摇头,一副“我怎会知道你喜欢我的理由。”表情。

李白说「也就是我是因为喜欢你所以喜欢你喽。」

狄仁杰谈道「随你怎么说。」

李白高兴的说「也就是姻缘天注定,怀英想躲也逃不掉。」

狄仁杰没好气的让李白坐远一点「你这来我府几月都不知道洗个澡,都发臭了。」

李白呵呵笑着「是是是,我是准备洗了澡好上怀英的床,我知道怀英不想我上床才没洗澡。」

狄仁杰无奈的看看他「就你油嘴滑舌。」

李白把狄仁杰抱进怀里「好怀英,我今晚洗澡,你就让我跟你一起睡吧,不然我就一直缠着你。」

狄仁杰看着他「那说好,这一夜过后,你就不再缠着我。」

「好,我保证,我李白对天发誓。」

当夜,两人一夜未眠。

李白一脸幸福「怀英啊,不是我想缠着你,是你太需要人照顾了,也只能由夫君我来了。」

狄仁杰臊红了脸「还说呢,不知道轻一点。」

「我轻一点,今天你不会在榻上让我照顾了。」

狄仁杰「……」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