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白狄」窒息

来一个梗

攻欺受,反被受侵

狄仁杰不喜欢和李白待在一起,他感到无比痛苦,这个人喜欢操纵他,掌控他,要他全心全意听他的话否则就在亲热的时候对他使用各种各样的刑罚。

倘若能够趁李白不注意偷偷逃掉就好了,偏偏他权大势大,难以挣脱爪牙密布的蛛网,只能在其挣扎。

狄仁杰想过应对之策,好好听话,稳住李白,结果使李白变相欺凌,真是得寸进尺。

如今李白为刀俎,狄仁杰为鱼肉,任人宰割,说起来也是当初他太宠李白,毫无约束条件,才有了如今这个局面。

那颗初生的邪恶种子渐渐长大,枝繁叶茂,危害自身。

倘若喜欢一个人就该明确自己想要从恋爱中获得什么,设置楚河汉界以免进犯,如果对方侵扰了,立刻提醒才是。

狄仁杰不敢说,因为李白早知他对他不满,又这么明打明挑破,一夜过后,估计自己会极其凄惨。

想到逃亡之地,除了地区偏僻,交通不发达,还有几乎不用电话,这样的地方也只有贫困山区了。

李白每周一都会开会,然后将狄仁杰锁在家里,楼层在七楼,从窗户逃脱等于找死。

狄仁杰特地为李白置办礼物,纪念他们结婚三周年,每年结婚纪念日都会两人互换蛋糕而食,狄仁杰生出一计。

他有专用医生扁鹊,来照看他的身体,虽然明面上属于李白,可是私下狄仁杰却寻求扁鹊弱点,以此击溃他,为自己所用。

一条船上的蚂蚱,安能不同舟共济?

扁鹊向来用药如神,李白很快被他放倒,狄仁杰用绳子捆着李白,把李白往日对他做的事情做了一遍,看到李白痛苦的模样,狄仁杰觉得十分解气,他又堵住李白的嘴,跟仆人说拿来锁链,鞭子,他要跟夫君玩一些特殊的游戏,仆人自然是懂的。

扁鹊问狄仁杰「咱们原计划不是逃出去吗?」

狄仁杰摇摇头「逃?能逃到哪里?不如让李白长长记性也是好的。」

「你不是说山区是最好的逃亡之所。」

狄仁杰咧嘴笑了「你难道不想看他这样吗?」

扁鹊答道「他至少救过我的命,况且你这样,不怕他有朝一日解开束缚变本加厉的对你。」

狄仁杰反倒是笑了「他自己亲自试验过,才懂得什么叫做理解。如果他自己受到如此对待还是不改作风,一如往常,就休怪我无情了。」

扁鹊愣住了,仿佛今天才认识狄仁杰。

「越人啊,这潜伏香在人体内,可隐藏多年,只要不碰我这戒指里放的另一种香料蓖麻就可安然无恙,一旦两种香料相碰,人就会全身酥麻,软弱无力,你给了我这唯一一颗解药,我肯定会好好利用它的。」

END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