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流海葬沙(七)

第七章 :镜花水月

曾经的楼兰古城被沙漠掩埋,罗布泊的繁华美丽终究落幕,玛雅文明沉入海底,兴衰灭亡,自有天意。

天灾人祸中的天灾我尚能接受,但人祸实在可悲。兴许是那天情侣的事情太过惨烈,唤醒了我沉睡已久的情绪。

我再一次打开QQ,发现班群里有一个名为田煕的姑娘不依不饶的私聊我,从我加群的那天晚上,她就来找我了,到现在一天一条,都是问好。

我忍不住回复了她「你好」

似乎因为我总算回应她,她非常高兴,回复到「太好了,你QQ总算在线。」

我礼貌而疏远「请问田煕同学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她沉默了几分钟,在我的屏幕上出现了这么一行字「我很想和你做朋友」

听到这句话,若是放在从前我就委婉拒绝了,但现在我却想知道另外一件事情,他人是如何看待我的。

「田煕同学为什么想要和我做朋友呢?」简而言之就是,我哪里吸引你了。

这个问题她回复的很认真「以前每当我看到北陌同学,跟你打招呼的时候,你总会对我笑,那么温柔友好,虽然你也会对其他人笑,可是对我来说不一样,很特别,总之是会给我温暖的感觉吧。」

我犹豫着打字「田煕同学该不会是因为我的笑容就喜欢我吧?」

她怕我误会,立马解释「不是,不是,还有其它的很多因素。」

我饶有兴趣的问她「其它的因素,是什么呢?」

她缄默了一会,打出来一长串字「很多,北陌同学喜欢看书,我在图书馆经常看到你,在班里所有的男生中,你是那么与众不同,拥有非常宁静温和的气质,给我感觉谦逊有礼,温文尔雅,虽然你有时给人感觉疏离又不近人情,可是我觉得那大概是你经历的太多,想要保护自己,所以不愿意他人靠近,北陌同学应该是很好很好的人。」

看到这个评价,我觉得多少带一些偏颇的味道,故意弱化弱点,强调优点。

因为第一次被女孩子夸奖,心里是很开心的,我礼貌的回复「谢谢你」

她似乎也很开心,又小心翼翼的问我「北陌同学愿意跟我做朋友吗?」

我故意刁难「跟我做朋友需要遵守很多条例的。」

她爽快的回复「我都能够遵守。」

我觉得还是应该把实情说明吓吓她,以免她以后后悔「第一:我白天的工作时间是八点到晚上六点,休息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到十点,晚上十点半左右睡觉,如果找我有事,请在六点十分到七点五十之间,另外星期天是我的假期,那天除了晚上十点半之后你都可以来找我。第二:我不喜欢别人离我太近,所以如果我们俩并行,希望我们能保持一定的距离。第三:我这个人个性比较奇怪,如果可以,希望你少打听了解关于我的事。第四,如果你觉得发现我精神状态不稳定请立即离开我。」

她看完我打的这四条,愉悦的说「前三条,能够理解,第四条就免了吧,如果你感到不舒服作为朋友我会留在你身边陪着你的。」

我立马否决了她的话「不可以,如果精神状态不稳定我喜欢一个人独处。」

我感到她有可能在笑,因为她的回复是「好的,好的,全听你的。」言外之意不就是,你说的都对。

「快到我的休息时间了,以后有时间再聊。」

她简短的回复「好」

我下了线,拿了一本《飞鸟集》读起来。

自从有了田煕,生命变得缤纷多彩,田煕是一个活泼乐观,阳光开朗的女孩子,和她交友非常轻松快乐,她总是点到为止,不粘不腻,又因为我们有共同喜欢的书籍,而谈论的很开心,快到点的时候,一开始是我提醒她,后来反而是她提醒我。

周末我有时候陪她逛街,有时跟她走在林荫道散步,有时一起去图书馆看书,房顶吹风,看起来似乎像是情侣却又不是。

在我心底里或许是喜欢她,对她有好感的,我知道她很多事情,她却不知道我的,似乎对她不公平,但打从心底我无法真正接纳她。

农泊温以为我有女友之后便不再来找我,天空似乎放晴露出微光照进我漆黑的房间,那些案件也一个个离我而去,日子变得平稳安宁。

有一次我下定决心跟田煕告白,她却像是遇到极恐怖的事情,退避三舍。「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她哭的很伤心「我不可以喜欢你,如果喜欢你我就会被杀死。」

我疑惑的问她「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她擦干眼里,无比痛苦,抬头说出了实情「我本就是帮他来照顾你的,怎么能让你喜欢上我呢,对不起,请忘记我这个人吧。」

「他?你哥哥。」

她听闻全身发抖,一溜烟人就不见了。

我打开QQ之后,发现她已经删好友甚至屏蔽了我,连电话都变成了关机,后来转为空号,我看着这一切,一时缓不过神来,跟她相处就像一场美梦,现在美梦破碎,我竟不习惯了。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