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流海葬沙(五)

第五章:裸男兰花

这个宾馆是没办法住了,办理退款手续的人又太多,估计得好久,再加上警察封锁现场,媒体报导,显得很乱。

我觉得还是别让警察看到我比较好,就趁着人多,偷溜了出去,反正是自杀,大家也都看到听到了。

现在我不想回家,就在大街上溜达了一会,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令我想到学生时代等公交车“过尽千帆皆不是”的感概。

走在大道上,冷风轻轻吹过,正好无人识让我心中舒坦,想起曾有一个友人说起我就像“孤独症患者”的时候,我觉得很开心,自由自在,忘记该有的感情,似乎是某种程度的超脱尘世,我不渴望被理解,只是希冀能够一直这样走下去。

父母虽不在,却给我留下一大笔遗产,让我衣食无忧,想起父债子还的案例就觉得自己格外幸运,他们虽然已经不在,但我记得那份陪伴,即使不言语,也依然安心于在身边。

我打开了我们共同住过的家,似乎还有余温在,我为什么要怕,有人会伤害我呢?都这么久还不动手,或许是有所图。

家里跟我离开之时,一模一样,就像没人踏足,我又简单的冲了一下澡,就往卧室走去。

我打开灯,床上显然有一个人,见他睡熟了,就从衣柜拿了薄被,关上灯,锁上门,在沙发躺了一夜没有睡着。

农泊温这个家伙怎么跑到我家里来了。

第二天早晨,我听见把手晃动的声音,是了,我在锁心插了钥匙,他不可能出来的。

我连忙取下钥匙,见他睡眼惺忪,表情慵懒,不知该怎么形容。

「早晨好。」我礼貌的应当一句,便希望他早点离开。

他挺不识趣,非说「你的床不错,软趴趴的,睡得很舒服。」

我心有不悦「不请自来,你这是非法入室吧?」

他笑呵呵的答道「怎么会呢,我这可是帮你侦查有没有第二个人在。」

我假装夸奖道「农警官撬锁的技艺似乎很不错。」

他笑得更深「自然,我也算是资深警察了。」

不知该怎么形容他的厚脸皮,我嘴角抽搐了一下「那侦查的怎么样了,我这里安不安全?」

他很是实诚的答道「安全,当然安全。」

我想他赶紧出去,灵机一动便说「农警官,还没有吃早餐吧,我们下楼去附近的小吃店看看。」

他摇摇头,径直走到我的厨房「这里有米又有菜,我给你做一份早餐好了。」

我心底不悦,面上没有表达出来「哪能麻烦你呢?」

他微笑着「咱大学可是舍友,四年的感情为你炒个菜又咋了,让我做,你还没有尝过我的手艺吧。」

见他自告奋勇,我也不好再做什么「好吧,随你。」

厨房传来锅碗瓢盆的声音,我闷闷的等在沙发上,看了一会书,想着等他走了,要把床铺全部换下来洗一遍。

他做好了早餐,请我吃,看了丰富的菜色,我犹疑着尝了一口,味道很不错。

我说道「以前都没见过你有这样的才能。」

他笑了「我只做给喜欢的人。」

听懂了他的意思,我假装不知「会做菜的一般是厨师,很多女孩子喜欢的反而是伟岸有英雄气概的男子。」

「哈哈,你说我啊。」他回复着「再怎么跟歹徒搏杀,武力高强,喜欢的人还是得追,不然不真诚嘛。」他看着我「说实在的,他喜不喜欢我不要紧,重在追求。」

我挑眉「你不会是信奉喜欢就追,爱就强上,这样非主流的爱情观?」

他笑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我反问「真看不出来,毕业几年你怎么就这样了?」

他嘿嘿笑了「是不是以前觉得我特温柔,会照顾人。我告诉你这都没用,对所有人好就是中央空调没人喜欢,喜欢就要胆大,心细,勇敢。」

我问道「你似乎在爱情方面还拜了一个师傅,有所领悟?」

他点点头「因为有了喜欢的人,可不能自己瞎摸索,错失良机。」

我摇摇头「不同的人需要使用不同的追求方式,你出去吧,我不想看见你再出现在我的家里。」

他没有生气,反而是笑了「方法用错了再另寻他法,下次见。」打开门,他就头也不回的直接出去了。

虽然表情如常,可是行为还是暴露了他的怒气。

看着门,我想:就这样放弃我吧,我不会喜欢任何人的。

昨天像一场梦,虽有人自杀,甚至发生在我身边,于我而言确实没有任何感觉,我还是如常上班。

晚上去宾馆退了房,找人换了锁芯,简单的吃食后,突然有人敲门,透过猫眼可以看到奇异的花,一张陌生的脸孔。

「我是邮递员」他自我介绍「有人给您寄了一捧花。」

我打开门收了花,签了字。

那些花束真的非常奇特,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是意大利兰花又被称为“裸男兰花”,真是令人恶寒的花朵。

打开贺卡,只见上面用红笔写了四个字「我渴望你。」跟那次在警局照片上见到的刻字是一模一样的。

如果这是那次虐尸的凶手寄来的,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

我把贺卡撕的粉碎,心里好受了很多,以为拿这个就可以恐吓我吗?

不对,我把碎片翻了出来,突然想到,这上面的字真的是用红笔写的吗?

虽然不情不愿,也不得不求助我在警局唯一认识的农泊温,他用鲁米诺试剂检验了一下,这是用血迹写成的,他再把血迹拿去比对,发现此血正好是昨天宾馆跳楼自杀的人的。

农泊温调侃我道「这不就说明这是死人寄来的贺卡吗?看他对你情谊深厚。」

我摇摇头「我根本不认识这胖子。」

他安慰我道「他是自杀,现场还有很多证人,不会跟你有什么干系的。」

我提出疑问「他跳楼死后,警察很快赶到,也就几分钟尔尔,他如果是在他刚死就提取的,那么那个人岂不是早就知道这个人会死?」

他提问「你怎么不怀疑警察来的速度太快,就像有人通知一样。」

我问他「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没有告诉我。」

他答道「这个胖子虽然是自杀的,但是他的身边却有一张印着E的卡片。」

BE?应该还不完整,我想,凶杀还没有结束。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