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白狄」盛放于悬崖的金鱼草

金鱼草又名龙花,当你挤压它的时候会像嘴唇一样开张闭合。最奇妙的是花瓣凋零后,种子荚会被留在后面,像一个头骨极其恐怖。

李白觉得自己就是那颗金鱼草,人们只看得见开花时他的潇洒自在,霸气洒脱,却无法窥见他真实的内心。

他深爱着狄仁杰,是想要把此人生吞活剥的喜欢,不仅仅是想要靠近,更是希冀杀死他。

这样那双清明澄澈的眼睛就会一直看着自己了,这样他就仅仅是他一个人的了,这样他们就会永远在一起了。

龙阳之癖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不被允许的,因此他爱的痛苦,更爱的卑微,他怕被怀英察觉,再也不理他了,他恐惧成为怀英的污点,被人拿去当饭后餐余的谈资,而解决这一切,似乎只有死亡。

那天,阳光明媚,狄仁杰跟李元芳在一起出门办案,李白跟在身后。

李白想:小耗子实在太麻烦了,护狄仁杰左右,让他不得靠近,他得趁李元芳不在的时候下手。

狄仁杰检查尸体后,慢慢回想细节,他察觉到有人在暗处窥视着自己,便要李元芳去查看。

李元芳闷闷不乐的说「除了李白,还有谁,狄大人,那个人对你心怀不轨,每次眼神都跟随着您,您当真不管他吗?」

狄仁杰道「他想跟就随他吧。」说罢,狄仁杰继续想细节,突然要李元芳去街巷帮他买个烧饼,他觉得很饿了。

李元芳知道狄大人这是想要见李白故意支开自己,就躲在暗处查看,李白在,他怎么能让这个危险人物与狄大人单独相处呢。

狄仁杰一声招呼,李白便出现在他的面前。李白用毫不掩饰的炽热神情看着狄仁杰,让狄仁杰不适,以前还知道掩饰,此刻如此锋芒毕露,他觉得不对劲。

「李白,你跟着我做甚,我记得我告诉过你,狄府不会收留你做衙役的。」

李白坦然「是啊,我知道,本来因为你拒绝我而感伤,但我现在只要做一件事就不会再伤心了。」

狄仁杰怒道「真是执迷不悟。」

李白温柔的说道「怀英,如果有一个办法能够让我们永远在一起,你会愿意吗?」

狄仁杰摇摇头「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如今有妻有儿,你难道还想当第三者,破坏我的家庭不成?」

李白突地感到难过,眼泪在眼眶打转「怎么就是不等我归来呢,为什么要成亲,我曾经离开长安也是为了你啊。」

狄仁杰言辞激烈「你在胡说什么,我们不过是朋友而已,成家立业,难道不是一个男子该做的吗?」

李白落下泪来「朋友,朋友,你就拿我当朋友,难道你看不出我有多喜欢你吗?」

狄仁杰闭上眼「你终于说出来了,不再是眼神漂移,有所顾忌,告诉我,你是来杀我的吗?」

李白点点头「是,我确实喜欢你喜欢到想要杀死。」

狄仁杰睁开眼「动手吧,只给你一次机会,杀的死就杀,杀不死以后别再来找我,我不承认有你这么一个朋友。」

李白呜咽着,眼睛睁着很大「怀英,这是你欠我的,我还会来找你的。」说着他便绝尘而去。

李元芳出现了,疑惑的问道「狄大人,你就不怕他真的冲过来。」

狄仁杰冷静的说道「你在,他又怎么会动手。」

李元芳摸了摸后脑勺「狄大人怎么知道我不会走?」

狄仁杰答道「以你的小心谨慎,怎么会允许李白跟我共处一室,好了,我们不谈论他,对于这个案件我已经有眉目了,我们去揭露真相吧。」

自那以后,李白离开了长安城,离开这个伤心地,他又一次出走西域,等他回来的时候,他发现他还是放不下对狄仁杰的情。

回来时,李元芳出去执行任务正好不在,李白溜进狄仁杰的书房,见他一个人独自在办公,他看着他,面露难色,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反倒是狄仁杰唤他进来。

「是李白吗?」

「是我」

「进来吧」

李白蹑手蹑脚走进去,他怕被怀英怪罪,自己当年那般肆无忌惮,以下犯上。

狄仁杰神色平静,他放下笔,轻轻的说「回来了」

李白答「嗯」两个人有说不出的尴尬。

狄仁杰说「回来就好。」

李白看着他,不知该说什么,等待下文。

狄仁杰问道「都想清楚了吧。」

李白答「想清楚了」

「怎么想的?」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李白低下头,两手互相挑逗着「我决定还是一直喜欢你好了,虽然是一厢情愿,于我而言是最好的结果了。」

「如果你不给我造成困扰,我允许你偷偷喜欢。」

听到这话,李白抬起头,看着狄仁杰,眼里亮晶晶的,有些感激的成分。

「这些年」狄仁杰说道「我也想清楚了,人有欲是天性,这我抑制不了,所以你做什么只要不危机到我,就与我无关。」

李白本来高兴的情绪瞬间低落下来「怀英还真是冷酷无情。」

见他可能要落泪,狄仁杰觉得有点慌张「别再像一个女孩子一样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这对我没有什么用。」

李白的情绪被这句话调动了起来「我才不会哭呢,既然我不会危及到你,那么,我在这里当差也应该是被允许的吧。」他站在狄仁杰面前,双手撑着桌案「我武功盖世,有勇有谋,你应当任用我这样的人的。」

狄仁杰直接拒绝了「这跟养虎为患有什么区别?」

李白说道「怀英你怕了吗?难道我现在公布关系就不会影响你的声誉吗?一向公正的狄仁杰大人怎么能够允许自己因为私情废了大事,而对我差别待遇呢?」

狄仁杰看着李白,眼睛快冒出火来「几年不见,你倒是伶牙俐齿多了。」

李白答道「大人的观察力也在日日提升,很快就发现躲在暗处的我了。」

狄仁杰叹息「罢了,罢了,我就让你跟着我办案,不过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不准惹是生非。」

李白摇摇头「为了您好,我当然不会做出格的事情。」

两人在一起形影不离,关系上却没有什么改变,仍旧疏离。

李元芳对李白不满,因为狄仁杰的坚持,却也没说什么。

某次,外出办案,李白因保护狄仁杰生命走到尽头,他还来不及说一句话就气绝身亡。

狄仁杰看着李白,头一次承认了他对李白的感情,将他烧成骨灰之后,葬在了悬崖边上。

时年6月李白的骨灰里长出金鱼草。

金鱼草花期短又很快凋零露出丑陋的种子荚,虽然外表像骷髅,极其恐怖,实际上孕育着希望又没有什么毒性,就像李白一样。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