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忘羡直播

魏无羡「蓝忘机,你也太无趣了,寡言少语,也不怕把自己憋死」

蓝忘机「……」

魏无羡「说你,你也不怼回去,要是我会发疯的」

蓝忘机「我不是你」

魏无羡「哼,你不陪我玩,我就去找江澄,去找温宁,去找绵绵」

蓝忘机「你敢」

魏无羡「我夷陵老祖是谁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断不能吊死在你这一棵树上」

蓝忘机「你最好记得你说过的话」

魏无羡「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蓝忘机「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魏无羡「我整天跟你这个闷瓶子在一起,我很快就会窒息而死的,你该反思一下自己」

蓝忘机拿出琴

魏无羡「喂喂喂,你来真的」

蓝忘机「最后给你一次机会」

魏无羡「你的机会我才不要嘞,总之就太闷了,我要出去,我要离开你」

蓝忘机弹琴

魏无羡「我的天,谋杀亲夫唉,蓝湛你也真干的出来」

魏无羡「蓝忘机发疯了,谋杀亲夫了,啊啊啊,救命啊」

蓝忘机「你给我闭嘴」

魏无羡「我很早以前就说过,嘴巴就是用来说话的」

魏无羡「你来打我啊,打我啊,追不到我吧」

魏无羡「呦嘿」

魏无羡「呜呜呜呜……」

魏无羡内心「蓝湛,你个卑鄙无耻下流龌蹉的家伙」

蓝忘机「坐下」

魏无羡内心「哼,不说话就不说话,老子找别人去了」

蓝忘机「你敢走一步试试」

魏无羡内心「不畏惧强权,依然故我」

蓝忘机「你」

魏无羡「老子不说话也能气死你」

蓝忘机一把抱住魏无羡

魏无羡「卧槽,又来这一招,都是男人有啥好抱的」

蓝忘机「我要让你记住你是谁的」

魏无羡「呜呜呜呜」

蓝忘机解除禁言

蓝忘机「我告诉你嘴是用来做什么的」

魏无羡内心「可以,可以,蓝二哥哥的吻技越来越好了」

魏无羡意犹未尽,反扑蓝忘机

魏无羡「忘机,我真是爱死你了」

蓝忘机反压回去「作为一个受要有自己的修养」

魏无羡「切,明明就是你不济」

蓝忘机「你再说话,我继续禁言」

魏无羡「天天拿这个压我」

蓝忘机「你不乖,我只好让你变得乖一点了」

魏无羡「好啊,好啊,我看看蓝二哥哥怎么把我变乖」

魏无羡「唔嗯」

魏无羡内心「吻的太用力了,蓝湛你要不要这么拼命啊,呜呜呜」

一吻闭,魏无羡喘气「我投降,投降还不行吗?」

魏无羡「蓝湛,你轻点轻点」

蓝忘机「记住,你是我的」

END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