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仞濯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流海葬沙(二)

第二章:人体艺术品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知这句话是否是对我的讽刺,我在学校图书馆担任管理员,却因为凶案牵扯被抓入警察局配合调查。

黑暗的屋子安静恐怖,桌上有一个白色电器红灯闪烁,两盏白炽灯直刺我的眼睛,仿佛我就是那个犯人。

有两个警察,一个年轻,一个年长。

年长的警察用锐利的眼神逼视我,询问道「你知道大兴宾馆房号304死人了吗?」

我点点头。

他看着我的反应好像有了一些眉目「那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我摇摇头。

年轻的警官大喊「说话啊,不懂得配合吗?」

我连忙回答道「我不知道他怎么死的。」

他们的问题像连珠弹一个接一个「那你知道死者是谁吗?」

我从容应答「我的大学同学周礼」

两个警察皱眉互看了一眼接着问「你昨天用身份证到大兴宾馆开房是为了何事?」

我答道「因为家里面不安全,我怀疑有其他人在。」

两个警察显然不相信我的说辞「昨天半夜3点半你打了报警电话告知大兴宾馆304发生了命案,是出于何意?」

我摇摇头「我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年轻的警官看我如此,觉得我不见棺材不落泪,义愤填膺的说「一切证据全部指向你,难道你不为自己辩白吗?」

听此我只是无奈的摇头「不是我做的,就没有决定性的证据证明就是我,我根本无须担忧。」

年轻的警官听到我的话想发作,被年长的警官制止了,他拿出几张现场洗出来的照片递给我,我不解他的用意仔细看了看。

第一张照片是周礼死的惨象,他被截肢摆成了怪异的姿态,就像是蜘蛛。

第二张照片是周礼的背面,用小刀刻出醒目的大字「我渴望你。」

第三张照片是地上的卡片「B」不知其含义。

我闭上眼睛归还给警方,复又睁开,手紧紧握成拳「请问为什么会怀疑是我?」

「布达拉餐馆有你和周礼的纠纷监控录像,可以判定动机是出于仇杀报复。」

这一刻我觉得无比平静,甚至对于他们的武断想笑,如果可以直接判定我是罪犯,就可以给社会民众一个交代了。

「你们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可是还有很多细节证明我无罪。」我坦言「首先是人物身上的切口,那么整齐干净的切口,凭我是无法切出来的,其次,既然有刻字,只要与我平常的字体进行比对就可以证明不是我刻的,另外,如果我真的要杀死周礼为什么把地点选在我定的房间里面,这不是非常愚蠢吗?还有,我又不是变态,仅凭他打了我就杀人也太幼稚了。」

年长的警察说「大兴宾馆里面没有装摄像头,你不能用理论证明你没有杀人。」

我非常不满「难道你们想要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关押我吗?」

「不是关押」警察说道「是配合我们调查。」

「可以」我直视他的眼睛「不过我的工作需要找个人帮忙代理,我不想因为怀疑而丢了工作。」

年轻的警察说道「你看到这么残酷的画面还能从容冷静没有被惊吓到,如同看到常物,即便人不是你杀的,也和你脱不了干系。」

听到这话,我感到愤怒,想起了父母双双卧轨的惨状,我闭上眼睛「询问完毕了吧,我可以去休息了吗?」

坐在警察局的黑沙发上,我反复思索,我究竟得罪了谁,才招致如此祸患,这些年我自我封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宿舍里,除了看书就是上课,偶尔帮舍友打扫,买饭,他们自然不会恨我,一切有果必有因,我相信只要努力查找就可以找到不寻常之处。

这么说,我得联系一下曾经的同学,从他们口中得到一些我不曾注意的事情。

我打开手机,发现只有农泊温的电话,当初还是他说,大家同为一个宿舍,应该互相照应,让我存了他的电话,有什么事情找他帮忙就是。

打了电话,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我走过去,发现他被电话声吵醒了。

他抬头看看我,揉了揉眼睛,复又看看,不可思议的摸了摸我的脸,我打掉他的手,他笑了笑「北陌,你怎么来了。」

我轻轻说道「被当成嫌疑犯,抓来的。」

他睁大了眼睛,仿佛我在说天大的笑话。

我问他「你不知道这件事?」

他笑了「这事我昨天就知道了,没想到他们会怀疑你。」

对他的回复我心存疑虑「难道你就不怀疑我吗?」

他笑得更开心了,就像盛开的桃花「谁都可能杀人,北陌你绝对不会。」

我有了兴趣问他「怎么这么相信我?」

他莞尔一笑「你如果都杀人了,我就不会相信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了。」

「哈?」我看着他「你没有正面回答问题」

他突然靠近我,在我耳边说道「你可帮我洗过内裤呢,这都不嫌,被人打一下算什么?」

我不知道此刻什么表情,莫名讨厌眼前这个人,那么久远的糗事,他居然还记得。

见我不悦,他说到正题上「你不是有事找我吗?」

我问他「你一向很细心,能发现我发现不了的事情,以前,在大学里面,是不是我得罪了什么人?我自己没有发现?」

他噗嗤笑出声「如果你得罪了人,那就是喜欢你的人太多惹人嫉妒。」

我意有所指「比如说,魔鬼,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听到这个名字想了想「如果是疯狂追求你的人倒有一个。」

我迷惑的望向他「我可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

他道「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他从来没有接近过你。」

正谈话间,有人唤他出去执勤。

临走前,我问他「不如把班群群号给我?」

他报了群号悠悠离开,转过来冲我眨了眨右眼「等我回来」

评论

热度(4)